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690章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火上架着烤鳄鱼,炭火里埋着鸟蛋,那边还架了个汤锅,里面炖着熊掌,再加上采的蜂蜜泡的蜜水。天籁『小说WwW.』⒉
  
      烤着火,仰望星空,许多烦恼的事情也去了大半。
  
      李世民打着饱嗝,山珍野味食材新鲜,又有李这个烹饪大厨,一时贪嘴,多吃了点。喝着蜂蜜水,李世民叫李去散会步,消消食。
  
      君臣两个在营地里漫步,禁卫们在周围二十步外拱卫。
  
      “当初朕听信你的建议,启用了李靖和李绩,让他们为大唐镇守北方,二李果然不负你的推荐,也不负朕的信任。先灭苑君璋收复代北云朔蔚三州,如今又兵出长城,捷报频传。自兵出长城以后,一路势如破竹,横扫草原。先后击破数百个大小部落,俘虏十余万突厥人,俘获的牛羊马匹骆驼更是百万计······”
  
      李世民越说越兴奋,在如今的这个国内困难的局势下,北方有这样的大好消息,真是振奋人心。
  
      李靖和李绩的本事,那当然是没的说了。
  
      上次的代北一战,也充分证明了他们的魄力和果决,要不然李世民也不会下决心,把河北河东的数万大军交给他们统领出征。而两人也没有辜负李世民的期望,一出长城,就如同两把尖刀,狠狠的捅进了漠南突厥人的心窝子里去。
  
      “颉利要完了,他已经派人向李靖和李绩二人求和,让他们给朕转呈求和信。哈哈哈,这个该死的颉利,他继任大汗这几年来,屡次三番的侵袭我大唐疆土,威逼勒索,现在想要求和,晚了。”
  
      大唐在颉利最倒霉的时候,给颉利背后来了一刀,这一刀很不地道很不仗义。但颉利以前也一样对大唐不仗义,现在大唐又何必对他讲什么仗义。
  
      本来在漠南,颉利的实力还是过突利和郁射设的,毕竟突利堂兄弟俩也不是铁板一块,各有各的野心,都不想为他人做嫁衣裳,这让颉利一直占有上风。
  
      但唐军的这一刀,彻底的把颉利的优势化去了。
  
      铁勒人在漠北跟突厥人开战,牵扯住了颉利许多力量,现在唐军又在长城出兵,狠捅他一刀,这让颉利后院失火。再加上金山西突厥人陈兵边境,又牵制了西面不少兵马,现在颉利确实是捉襟见肘了。
  
      “陛下,我觉得可以让英国公和卫国公暂时先撤回来。”
  
      夜风里,李抱着手臂,夜色有点凉。
  
      “现在撤回二李,为何?形势正一片大好啊?”
  
      李知道前方形势一片大好,还知道李世民有些为这形势迷惑住了。
  
      “陛下,莫忘记我们最初的目标。”
  
      这次插手北方草原之战,大唐也是因为北方形势突变,不能不涉足其中,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大唐在北方的形势和利益。但在一开始,李世民和李还有房杜等宰相,都达成了一个共识。
  
      那就是这一次以干涉为主,但不能过深的干涉。
  
      因为大唐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卷进去,北方的战争,应当让颉利跟突利和郁射设去打,让铁勒和突厥人打,甚至让东部突厥和西突厥去打,总之,他们才应当是战争的主角,大唐只是那个在一边看戏,偶尔拉拉偏架,趁机踢两脚打两拳的那个人。
  
      虽然打算趁这次突厥之乱,把阴山以南收回来,但这是个总目标。
  
      “陛下,两位国公出兵之后,突袭重创了颉利,现在颉利实力大弱。他的实力甚至都已经不及突利和郁射设两人联合之力。这个时候,我们若是继续猛打颉利,那颉利马上就要亡了。颉利亡的这么快,臣觉得并不符合我们大唐的利益。”
  
      李世民的兴奋慢慢退下来。
  
      李的这盆冷水泼的突然,可却有效果。
  
      大唐又不是真要支持突利当大汗,大唐的目标是削弱突厥的实力,不管谁当突厥大汗,那突厥都是大唐的敌人。只有一个虚弱的突厥,才是让大唐安全的邻居。
  
      只有一个虚弱的突厥,大唐才有机会,收复阴山南部。
  
      “英卫两国公这次抢了不少了,而且出击也够远了,还是先撤回来,把抢到手的战利品都带回来,彻底吞到肚里才更安全。”
  
      现在撤回来,一来是避免孤军深入,五万兵马兵分两路,一路才两万五千人,数量并不算多。颉利他们虽然自己打的厉害,但他们的实力还是不弱的。
  
      再说了,现在撤回来,不但避免这些刚到手的战利品再失去,而且如果唐军攻到颉利汗庭,那么到时还可能引得突利、郁射设他们也合力对抗唐军。毕竟他们都在争突厥大汗,但却不希望大汗还没争下来,突厥却被大唐给占了。
  
      攻的太急,唐军就会让他们感受到巨大威胁,他们可能会讲和会罢兵,甚至可能联合起来一起对付唐军。
  
      这个时候见好就收,让颉利他们继续打去,唐军摆出一个只抢一把就走的态度,挺好。
  
      “万一突利他们打不赢颉利呢?”李世民问,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
  
      “陛下,这个不用操心,若我估计的不差,西突厥的统叶护估计也是有些坐不住了。最迟明年,他肯定就要挥兵东进,到时侯,草原上又会是一番龙争虎斗。咱们不管他们怎么打,咱们就按我们的计划进行就是。”
  
      “可以让郭孝恪北上了。”
  
      郭孝恪现在是麟州都督,在朔方道的东面。朔方道北面黄河以南地区,现在麟州北面那块,就是胜州还在突厥人手里,上次的和议里,这块没有划入唐朝。
  
      “在东北这边,我们让二李把兵马回撤,但也不需要完全撤回长城内,比如朔州西面,可以以紫河为界,兵马暂时屯驻在这一线,这样我们既能够随时威胁到颉利的汗庭,同时也算是保留了一片缓冲区,让我们更好的守住长城一线。云州北面,也往长城外推进几百里,把这片区域里的人畜全都迁入关内,让那里成为无人区,做为缓冲地带。”
  
      “而在朔方道的东北面,也就是河南地的胜州,我们必须出兵趁机夺下。夺下胜州就好,不需要渡河北上。”
  
      一步一步的来,每走一步,都要稳。
  
      要让突厥人既难受,可又只能接受。如果用力过猛,那突厥人可能就要忍不住回头过来了,不做为,那会错失大好机会。
  
      “河套什么时候收复?”李世民问,“无忌最近连续上奏,都请求朕允许他出兵攻占后套。”
  
      后套就是丰州,这是郁射设的地盘。
  
      “暂时还不能出兵攻打丰州,那是郁射设的地盘,我们现下不能谁都打,咱们现在只能先打颉利。把代北一线稳固后,我们让郭孝恪去把胜州拿下,兵马逼近前套平原,直抵黄河南岸。然后我们坐山观虎斗,等郁射设和突利、颉利三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到时就可以再把郁射设卖了,我们可以跟突利谈谈,继续支持他做大汗,并帮他灭了郁射设,条件就是让他承认把后套给我们。”
  
      “当然,到时如果颉利败亡,我们也可以收容他,并给予庇护的。那个时候,颉利成为丧家之犬,我们就可以公开庇护颉利,派兵进驻前套,以保护颉利之名,占据前套,收编颉利所部,这样一来,前套、后套、河曲地,就全都是大唐的了,阴山以南,尽复我汉家所有!”
  
      这并不是什么太复杂的计谋,很简单浅白。
  
      就是利用突厥的内战,分化拉拢,合弱离强。先支持突利和郁射设起来跟颉利可汗干,唐军还出兵把势大的颉利捅他几刀,削弱下他的实力。
  
      等颉利势力削弱了,那唐军就可以在一边看着他们三家继续斗。斗到差不多了,唐军就能出来把要出局的颉利给招降了,然后趁机占据颉利的地盘。
  
      或者唐军也可以先把郁射设给干掉,吞并后套,反正那个时候,他们都虚弱了,唐朝许诺支持颉利或突利,帮他们干掉郁射设,他们不答应也不行。
  
      事情就是这么的简单,很多事情都是如此,本来很简单。突厥不内讧,大唐一点机会都没,要想干翻突厥,得韬光养晦休养生息多年,才能积聚实力与他们开战。
  
      但现在,突厥人自己乱了,那大唐就处处机会。这就和中原隋时天下一乱,突厥人也就能在中原册封许多个天子、可汗一样。
  
      “西突厥东进,又如何?”
  
      “西突厥啊,不用怕,他们东进,先是进入漠北,那里铁勒人正造突厥人的反呢。当年铁勒人也是臣服过西突厥人的,可后来又再归附东-突厥人,如今又造东突厥人的反,这些铁勒人可不受突厥人的欢迎,我认为统叶护若挥兵东进,必然是要先镇压铁勒人,以夺取漠北控制,然后才挥兵南下漠南。”
  
      但铁勒人岂是那么好搞定的,如今的铁勒人可是很强的,陀延陀的夷男本事也不小,只要大唐给夷男提供点帮助,有大唐在后撑腰的夷男,肯定也不会怵统叶护可汗的,到时就让他们在漠北继续打吧!
  
      “文远,你这计谋很毒啊。”
  
      李笑笑,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在国与国之间,就更没有什么卑鄙与高尚之说了,有的只是利益。为了能干掉突厥这个强敌,不管什么毒计,只要实用,李都愿意用。(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