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五十七章 浸猪笼
    “事情就是这样,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王家的厅堂里,张超如一个嫌犯一样的站在那里呈堂供述。七女八女这个时候也梳理好了头发整理好了衣衫,老实的坐一边,如同是出庭的证人。
  
      王老伯夫妻,还有他的兄弟王五伯夫妇也在,另外柯五这个王家女婿自然也在的,其余柯山等人则在外面并不参与。
  
      家丑不可外扬。
  
      今天这事,王老伯觉得自己家的脸全都让两女儿给丢光了。
  
      原本他还以为是张超醉后发酒疯,主动招惹自己女儿,谁知道事情真相居然如此可怕。居然是自己两个女儿主动,还因此打架。
  
      丢人啊,先人祖宗的脸都给丢干净了。
  
      这一刻,王老伯都恨不得把两女儿装入猪笼扔河里浸死算了。
  
      七女八女也都先后供认了她们的罪行。
  
      “我打死你们两个不要脸的。”王老伯抄起一根擀面杖,张超连忙上前挡住。
  
      “王伯,这事情其实没什么,说清楚了就没事了。都是五伯家的猴儿酒,酒力太厉害,七妹八妹她们不胜酒力,才一时胡闹了些。”
  
      在张超看来,毕竟也没发生什么嘛,顶多就是醉酒后的一个玩笑,事后当个笑话就好了。
  
      “王家的脸都让这两丢尽了。”
  
      王伯又怒又羞,事情水落石出了,可结果比预料的更坏。要是张超酒醉失礼,这事情虽不好听,但好解决。可现在居然是自己女儿主动的,还是乘人酒醉,这要传出去,不但王家家声败坏了,而且两女儿还得背个****之名,以后名声就完了,谁肯娶这样坏名声的女人?
  
      “我打死你们算了!”王伯越想越气,这回是动了真怒,张超根本拦不住,连忙对七女八女道,“你们快先回屋避避。”
  
      柯五也连忙过来劝阻老丈人。
  
      王伯母也在一边哭泣着拉王伯。
  
      “今天的事情我绝不会说出去的,回头再拜托知道今天这事的乡亲们都不要乱传,就没事了,不用打打杀杀。谁还没有犯个错的时候,何况两个妹妹也只是酒醉失态而已。”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怎么可能瞒的住。与其等她们以后被人唾弃指指点点,还不如现在就打死算了。”
  
      “王伯,你先消消气。”
  
      好不容易让王伯消了些怒气,重新坐下。
  
      可是厅里气氛依然很沉重。
  
      张超也觉得非常尴尬,他刚才确实忽略了这年代人对于名声的看重。若是今天这事没有外人知道还好,可现在起码有好几十个村民也见证了今天的这场闹剧,万一有一个没把住嘴,那以后七女八女名声就完了。
  
      王伯母突然走到张超面前就要下跪,慌的张超连忙让开。
  
      “三郎,我知道我家七女八女配不上你,可现在你能不能救救她们,你就当是行个善,把她们带走吧,这个家真的容不下她们了。”
  
      “带她们走?”张超愣住,带去哪?
  
      王老伯在那边呼哧哧的喘着气,听到妻子的话,也有些动心。
  
      “三郎,你带她们走吧,我就当没有这两个女儿了。”
  
      “我...”
  
      这怎么看都像是套路啊,自己把她们带走,这算什么,没名没份的,以后不是更说不清楚了吗?说实话,七女八女长的只是一般,有些营养不良,经常干活,因此还皮肤有些微黑,手脚都有些粗糙。
  
      最关键的是,这两丫头就是纯粹的唐朝乡下姑娘啊,大字不识一个,更没有半点见识。让自己娶她们,想想就让人害怕。
  
      而且自己就算答应,可也只能娶一个。大唐律法,良贱不婚,良民不得娶贱民,另外还有一个规定,庶民不得重婚。
  
      庶民不得重婚就是不得纳妾。
  
      如果没有官职勋爵,普通庶民纳妾那可是违法的。按律法规定,亲王可纳十二妾,郡王和一品官能纳十妾,二品八妾,三品六妾,四品四妾,五品三妾.....
  
      而如果只是无官无爵无勋的庶民百姓,只能一夫一妻,这也叫匹夫匹妇。只有等到四十岁还无子,这种情况下,朝廷才允许庶民纳一妾,这还得经过父母同意、妻子同意之后才行,而且纳妾禁纳贱女为妾,那些什么奴婢、乐伎、罪犯女等,都是禁止纳为妾的,否则就得吃板子甚至是劳改。
  
      张超现在虽是品子,也是良民,老爹虽是九品职官视七品勋,可老爹能纳妾,张超却依然没资格。
  
      七女八女,他最多只能娶一个,另一个连纳为妾都不行。
  
      况且,张超根本不想娶她们啊。
  
      才认识两天的唐朝姑娘,实在是难以接受。
  
      王老伯看到张超的样子,心里一暗,也明白张超的态度了。也是,张超那也是武官之子,家里还有五百多亩地,还有早点和修炕这样赚钱门道,日进数千呢,人家还有个当国公的义父,怎么可能愿意娶他的女儿。
  
      门不当户不对。
  
      是自己奢望了。
  
      王老伯长叹一声,有些落寞的道,“三郎放心,我们知道本份,你要是好心,就把七女八女带去张家,以后他们就是张家的侍女奴婢。”
  
      “你要是觉得为难,我们也不勉强,反正这家是容不下她们了,回头我就打死她们埋了。”
  
      你这不是在逼我嘛,张超心中无奈的道。
  
      这事真是冤枉啊,本来什么事也没,现在结果却摊上这大事了。不答应,那王老伯估计真有可能打死七女八女,虽不是自己打死的,可要因自己而让两姑娘就这样死了,他也难以接受承担啊。
  
      可自己要是答应,又有些被强迫的感觉。
  
      张超想来想去,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选择。
  
      “王伯,这事说来也是怪我,要是我不来,今天不让大家来吃饭喝酒,我要是不喝醉,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这事情......王伯,要不这样吧,我先接两位妹妹去张家沟,她们也跟三姐很久没见了,过去住些日子,做做客。”
  
      “也没有一直在三女家做客的道理。”
  
      张超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做什么承诺,打什么包票,要不然这事情可就真的再脱不了身了。
  
      想了想,张超道,“王伯你知道我家现在做面点卖,卖的还不错,需要很多人手帮忙。我看,不如就请两个妹妹去我那帮忙做事。包食宿,每月再给六斗糜子做工钱,你们看怎么样?”
  
      “这......”
  
      王伯也没料到,张超还有这么一个解决的办法。虽然这实质上还是没能真正解决问题,以后两个女儿还是得面临嫁人的问题。
  
      但细一想,这也算是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先让这两个女儿离开王家庄去张家沟,至于以后,以后再说吧。
  
      张超让王伯母去问七女和八女,看她们两人是否愿意。
  
      两丫头这时酒意也全醒了,吓的瑟瑟发抖,真怕父亲把她们打死埋了。听母亲说张超愿意接她们去张家沟,虽然只是给她们安排个事做,不是嫁进张家,但也还算不错的结果了。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张超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七女八女死罪虽免,活罪难逃,王伯对着两女儿动了家法,每个都打了二十棒,若不是张超和柯五他们劝说,估计打的更多更重。就算如此,两人也被打的路都走不好了。
  
      王老伯夫妻又挨家挨户的到乡邻们家里拜访,送上野猪肉做礼物,请求大家不要乱传。
  
      事情这么一闹,张超也没法继续在王家庄呆下去了。
  
      找王五伯借了一辆牛车,载着七女八女还有九女一起走了。本来说好只七女八女去,结果九女也要去,王老伯觉得九女去了如果一月能赚六斗糜子也是非常不错的。
  
      王伯答应了,张超也没法拒绝,只得把王家三姐妹一起带上了。
  
      王伯夫妻一直送到了村口,还把昨天腌好的两只野猪后腿和二十斤野猪肉肠都给张超带上了。
  
      骑在老白马上,张超有些无精打彩。
  
      来趟蓝田,本来说是躲避李世绩,顺便打几天猎的,谁知道,这才两天就出事了。现在王伯把三个女儿都交给自己了,压力好大啊。
  
      赶了半天路,终于在傍晚回到了张家沟。
  
      一进村,就看到老爹已经闻讯在村口等他了。
  
      “你还知道回来?”
  
      张超只得腆着脸跟老爹笑道,“爹你别生气,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李叔和您都是为了我好,可我真不想去河北。这战场上兵慌马乱的,我这武艺都还没练好呢,连马都骑不好,万一出点意外,你可就没人养老送终了。”
  
      老爹吹胡子瞪眼,被张超这么嬉皮赖脸的一说,准备好的话也骂不出来了。想想也是,既然张超不愿意去打仗,那就不去了。
  
      “爹,以后我一定都顺你的意,听你的安排,你说一我不说二,说去东我绝不去西。只要不是让我去打仗就行!”
  
      “真的?”老爹问。
  
      “绝对。”
  
      老爹点了点头,“那就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明天早上,跟我去趟长安。”
  
      “去长安做啥?”
  
      “你义父跟你寻了一门好亲事,我觉得对方也很不错,已经同意了,明天带你去拜访下人家!”
  
      “什么!订亲?”张超忍不住惊呼一声,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