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五十四章 杀猪饭
    一头野猪,能做成多少道菜?
  
      就算是身为吃货的张超,也说不清楚,能做成的菜实在是太多了。就是同一个部位,都能随便做出十几道甚至几十道不重样的菜式,后世中国的各大菜系,猪肉菜式都占了很大比例。
  
      张超指挥着小八三个把猪肚、猪肠里的野猪食物残渣清理掉,另一边的王老伯和柯山柯五三个则在大块分割着已经扒去了内脏的大野猪。
  
      暂时是没空去猪毛了,因此只能先连毛一起切割。
  
      有着两颗大牙的猪头先被切了下来,然后是四条猪腿也被切割了下来。
  
      接着把猪颈也给卸了下来,再把猪腔顺着排骨切分成了数大块。
  
      “好了,今天先回去了。”带着这么多生肉,王老伯也不敢多留,血腥味很容易招来野兽。今天的的猎物很不错,足够了。
  
      七个人,每人来时都背了一个柳筐,因此回去时倒也很方便。
  
      柯山和柯五每人扛了一只野猪大后腿,筐里又各背了一大块腰肉。老伯背了猪头和一块猪肉,小八他们三个少年,则分别背着猪内脏、猪油等。
  
      倒是张超,最是轻松,大家都知道张超空手走路都跟不上,因此便只让他背了那六葫芦的猪血。
  
      好在大家还没深入山中,刚来就回,也还不算疲惫。
  
      回去的时候走的很快,张超一直落在后面,看着小八三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背着好几十斤东西,都能健步如飞,心里十分惭愧。
  
      一路平安返回到了山脚的王家庄子,张超不由常叹一口气,他两腿已经酸楚的不行,都快要走不动道了。
  
      “我们回来了!”王老伯远远的就冲着自家的小院喊道,八女九女十女还有王小弟都冲了出来,看到大家背着的野猪都欢喜的围着打围。
  
      “七女,带着妹妹去烧水,要刮猪毛。”
  
      张超也顾不得腿酸,连忙跟着进厨房。
  
      “这边小灶也烧火,我要把这猪血给煮一下。”
  
      王老伯家的灶还是老式的灶,他家的灶有一个特点就是大,一般的灶只有一个烧火口或者两个,而他家有三个,而且能架五口锅。
  
      山里百姓家的姑娘,没有那么金贵,不会说整日呆在闺房阁楼不见客,那只是大户千金小姐。一般人家,别说见客了,平时还得下地干活,打小就得开始扯猪草喂猪放牛洗衣服等等了。
  
      老式灶很难烧,十六岁的七女很麻利的指挥着两个稍小点的妹妹分别在两个灶口烧火。
  
      张超提着几葫芦的猪血站在一边,要亲自动手。
  
      七女一把推开张超,“让我来就好了,不必麻烦三哥哥动手。”
  
      把葫芦里的猪血倒入冷水锅里,又往里面撒了些盐,又让七女切了些姜片,再往里倒了一点点麻油。
  
      火烧起来。
  
      “拿筷子慢慢划动,让这些猪血均匀受热。”
  
      “先烧小火,火别大了。”
  
      张超站在一边,七女则负责操作,八女九女则负责生火烧水,很快猪血便慢慢的变色凝固。这时张超又让七女拿把把锅里的猪血划成豆腐块一样的小块。
  
      又煮了几分钟的样子,张超便满意的点头,这猪血已经煮好了,可以收起来放凉水里泡一下,然后就可以拿去加工烹饪了。
  
      “这就好了吗?”
  
      “嗯,好了,你可以吃一块试试。”
  
      七女铲起一块来,咬了一口,果然,很鲜。并不腥,出人意料的好吃。
  
      “真好吃。”
  
      “我也要。”八女九女也连忙过来试吃,吃过后纷纷感叹好吃。
  
      猪血炖汤,或者炒冬笋,或者加点酸菜炒,都更加好吃。
  
      初加工后的猪血,其实已经很好吃了,张超让七女打了一盆,端到外面给大家吃。王伯柯山等人吃了后,都大赞好吃。一群人,直接拿手从凉水盆里捞猪血块吃。
  
      吃过猪血,水也烧好了。
  
      王伯他们刮猪毛的方式很特别,是要先直接把猪皮扒下来,然后再刮。
  
      张超又看不下去了,猪肉不带皮,可就没了那个味了。做五花肉等菜,没皮还吃什么。之前老伯他们在山里的时候就打算把整张猪皮扒下来,张超就反对。
  
      老伯他们的想法是扒猪皮下来单卖,和牛皮马皮兔子皮一样,猪皮也能做鞋子衣服之类的。
  
      不过张超想的却是猪肉没了皮不好吃。
  
      烧水烫皮,刮毛,然后再用火烤一下皮。
  
      留下满地的猪毛后,这只野猪终于成了一块块皮肤光洁的猪肉了。
  
      九女拿着扫帚出来扫地。
  
      “等一下。”
  
      张超再次喊停,刚才刮下来的那些猪鬃毛可是有用的,这些猪鬃毛很长很硬,可以做刷子。加工一下,就能制做出牙刷、鞋刷等,张超可是受够了用柳树枝或者用手指头刷牙,他得自己制作一把牙刷。
  
      听说皇宫和那些豪门之家其实早有了牙刷,还有象牙柄、黄金柄、白银柄、檀木柄等各式名贵牙刷,可普通百姓没有,一般的市面上也难碰到。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柳枝也能用,干嘛还要费那个钱。
  
      其实制作一把牙刷很简单,削一块木片,然后在一头打上许多小洞,再找一把猪鬃毛剪齐,然后一头填进牙刷柄上的小洞,再用线绑好固定,就行了。
  
      听了张超的打算,七女等都觉得张超好奇怪,不过还是满足了他,把那些又长又硬的猪鬃毛给挑了出来洗净放一边晒干。
  
      猪杀好了,肠子等也都洗好了。
  
      张超满意的看着这一盆盆的肉,三百多斤的大野猪,最后也还有二百来斤,很不错。
  
      野猪瘦肉多,肥肉少。
  
      不过二百来斤肉,大家也不可能一天吃完,虽然现在是冬天,但也放不了几天。因此这些肉还是得熏着。
  
      “肠子洗好没?”
  
      “都洗好了。”小十三几个无力的道。跟着臭哄哄的肠子等对付半天了,可不好受。
  
      张超打算先做点香肠,这时节天气,正是晒香肠的好季节啊。其实腌香肠的历史很久了,在南北朝时就有了,北魏的齐民要术里还专门有记载。
  
      不过一般的普通百姓家里,还是没有腌香肠的传统,主要是这年头饭都吃不饱,哪还有钱腌香肠。平时晒点鱼干咸菜什么的就不错了,若是能养猪,肯定也是卖掉而舍不得吃的。
  
      香肠也叫****,其实很简单,后世张超自己都腌过。
  
      张超说要灌香肠,大家都不反对。
  
      只不过没人知道怎么做。
  
      “我会,大家听我的就行。”
  
      取前夹心和后腿部份精肉和足膘肥肉二十斤,切成小方块,撒盐,搅拌均匀先腌个半小时。二十斤肉,十四斤瘦肉六斤肥肉,再配两斤盐。
  
      本来还要加点白糖、酱油和精等,可惜王家没用,便只能这样简单的加盐而已。
  
      等肉腌好后,便把肉灌进肠衣里。
  
      “记得拿针在肠上戳眼放出里面的气,用手挤抹,隔一段用线扎牢。”
  
      灌香肠还是七妹三姐妹做的最好,小十三他们总是没耐心。
  
      “好了,现在在把这些香肠挂到墙上晒太阳就行了,有太阳时早上拿出来,晚上收起。晒个七八天,就可以放到家里晾晒通风,不必再拿出去晒了,最多一个月,就可以吃了。”
  
      腌了香肠,自然少不得再腌点腊肉和火腿。
  
      腊肉和火腿的腌制其实也很简单,盐用的多点而已,先腌后晒,特别是腌晒过后,拿到厨房挂在灶口上,每天做饭时的烟熏火燎,完全不用担心会坏。
  
      这种烟火熏出来的腊肉火腿,虽然外观不太好看,可是洗净后不论是蒸还是炒,那真是美味。
  
      猪舌、猪肝、猪心这些也都能腌晒,腌晒过后吃起来有种特别的味道。
  
      野猪的油不多,没有家养的猪那么多的板油,可也取出来不少油,直接锅里加点水,熬猪油。
  
      熬下的猪油渣,也是难得美味,特别是趁热吃,嘎崩脆特美味。要是加点萝卜干炒的吃,也是极不错的。
  
      腌完香肠、腊肉、火腿后,张家便开始做午饭。
  
      午饭相当的丰盛,这也是一顿极不错的杀猪饭。
  
      张超自告奋勇,充当了今天这顿杀猪饭的主厨,而七女八女九女三人则是张超的助手,小十三他们几个则充当切菜工。
  
      红烧肉、小炒肉、红烧狮子头、血肠、黄豆炖猪脚、萝卜炖排骨、炒猪肝、拌耳丝、烧猪尾、炖猪头、炒猪血,就连后世人普遍不吃的血脖,也都剁了和酸菜以及新鲜的冬笋,炖了一大锅酸菜冬笋煮肉片。
  
      王家的屋里,摆了整整四张桌子,王老伯把王家庄的各家男人都叫过来一起吃这杀猪宴。
  
      桌上那满满一桌各式各要样的猪肉宴,看的王家庄的男人们都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一头野猪居然能做成这么多道菜。
  
      尤其是这许多菜都是炒菜,这是他们不曾吃过的。
  
      若不是调料和配菜不足,张菜完全可以拿这头野猪做出一百零八道全猪宴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