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五十三章 黑野猪
    皇帝打猎都是围猎,四面合围而猎。
  
      不过张超他们,却没有这么大的排场,他们打猎,更多的是用陷阱。挖陷阱放兽夹,这也是最简单却也很有效的一种打猎方式。
  
      不需要很多人,也不需要很多的装备,就算是最普通的百姓也可以。
  
      王老伯是个老采药人,有空时也放夹子设陷阱。就在王家庄后面的山里,王老伯还有一条专属的陷阱路线。
  
      “这条路线还是我父亲传给我的,我父亲是从我祖父手里继承的,我祖父是从我曾祖父......”
  
      王老伯说到这条捕猎路线时,很有些自豪的谈起了他们家族对这条路线的久远拥久权。“再过两年,等阿郎大些,我就要带着他来巡这条路线了,将来,也要由他继承的。”
  
      走的腿酸无比的张超,手拄着一根木棍,听了之后不由的几分惊讶。原以为打猎设陷阱都是很自由的,谁知道,这东西居然也是世袭家传的。
  
      按王老伯的话说,每一条路线都很重要,一般都是世代父子相传的。哪个猎人要是敢越界在别人的路线上设陷阱,那就是很严重的事情。当然,若只是拿弓箭打猎,这倒没太大关系。
  
      进入冬季,食物减少,要捕猎就主要靠设陷下夹子。
  
      王老伯的捕猎陷阱很多,五花八门,针对不同的猎物有不同的陷阱。比如捕一些小狸子,则有一种相当简单的夹子,拿一根长竹筒打通,在底部上面点位置打几个洞,然后用油脂把竹筒内壁抹的光滑。
  
      寻到狸子常出没的地方附近,放一只蛤蟆或一只老鼠到竹筒底部,再在事先打好的几个筒壁孔上插下竹钉,这样那只做为饵的蛤蟆或者老鼠就被关在了竹筒底部出不来了。
  
      冬季里,饥饿的狸子闻到了竹筒里的食物,就会钻进竹筒里面,可却只能看到吃不到。当他们无奈想要退出来的时候,却会发现,进去容易出来却很难,狭窄的竹筒本来就空间很小,尤其是里面抹上了油脂后,狸子会在里面打滑,很难出来。
  
      还有一种陷阱,同样是用竹筒,但却要复杂一些,一个竹筒,中间筒壁上挖出一个洞,里面有一个绳套,把竹筒埋在一些大的猎物如鹿、麂等路上,它们的脚一不小心踩到那个绳圈,一带动,那个插在竹筒上的几根曲起的竹片就会弹起,那个绳索就会收回筒口,猎物的脚就会卡在那个筒口出不来。
  
      还有一种更强力一些的夹子,则是捕野猪的,用铁制成的夹子,跟一个大号的捕鼠夹一样。野猪一踩进去,甚至能把猪蹄给夹断。
  
      老伯还向张超介绍了几种专门捕鸟的陷阱,都非常简单。其中一种最简单的,只需要一个麻线就行,随地取材,砍一根指头大的树枝,留下半截,然后弯下,用麻线绑住一端,下面用几根树枝做一个简易的卡子。
  
      当鸟经过时陷阱上时,就会触发陷阱,吊住它的脚,把它吊起来,让它根本无路可走。
  
      “就是这样,你来试试。”
  
      张超看着王老伯只用了一根麻绳,片刻就做到了一个简单的捕鸟陷阱,不由的惊叹。可当老爹让他来做一个的时候,他却总做不好,不是自动就弹起了,就是触发不了。折腾了好一会,王老伯和柯山亲自示范了好几遍,他才总算做好了一个。
  
      一个老道的猎人,会每天都去检查自己的陷阱,并维持自己的路线。
  
      维持好一条固有路线,要做的事情很多,并不简单,比如得定时清理道路等等。
  
      王老伯走在自己的路线上,就如同国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地,对每一棵树每一个坡都一清二楚。
  
      一片数里大的地方,有着王老伯的数条小线路,合成他的专属路线。在这片山林里,有着大大小小数百计的陷阱和夹子。
  
      “有猎物!”
  
      走了一段路,查看了十几个陷阱都没有发现猎物,当张超有些失望的时候,终于发现了第一个猎物。
  
      一只野猪被一只铁夹子夹住了腿,那是王老伯最大号的铁夹子。
  
      野猪看上去挣扎了很久,可那铁夹子上全是铁齿,巨大的咬合力把野猪一只前脚死死的夹住,都快夹断了。野猪想要逃走,但夹子用绳子绑住拴在了一旁边的一颗大树。
  
      张超兴奋的想要冲上去收获战利品,王老伯一把拉住了他。
  
      “小心,山林里的受伤的野猪非常凶猛,一熊二虎三野猪,受伤的野猪仅次于人熊和老虎的。”
  
      一头受伤的野猪发起狂来,可是十几个汉子都拦不住。
  
      野猪经常会在松树上磨蹭,使身上沾上一层厚厚的松脂,这层松脂加上泥土等裹在身上,坚硬无比,犹如一件铠甲,寻常刀枪难入。
  
      尤其是它的那一对獠牙,又大又尖,一旦被撞上,立马就会被捅出两个血洞,不死既残。
  
      眼前的这只野猪很大,黑乎乎的起码有三百斤。
  
      还好夹中它是一只大号夹子,要不然小一号的夹子都困不住它。
  
      “那现在怎么办?”
  
      “杀死它。”王老伯很淡定的说道。
  
      在后世,野猪都成了二级保护动物,但在这年代,野猪遍地都是,还是让百姓相当讨厌的野兽,他们会糟蹋庄稼,甚至有时还会袭击人。虽比不上老虎那种让人谈虎色变,可也着实是个人人讨厌的害兽。
  
      老伯让大家退后一段,远远的离开野猪能攻击到的范围,然后让柯五用弓射。
  
      柯五是个府兵,还是个弓手,因此他不但弓射的好,而且还有一把强弓。他的弓比王老伯的猎弓好太多,王老伯的猎弓不够强劲,普通百姓也不得拥有强弓劲弩长槊铠甲这些厉害的武器。
  
      “好类。”
  
      柯五摘下了自己的弓,弓已经上弦,取出一支箭,对着了那只不停嚎叫的野猪。
  
      弓弦声响,箭啸而出。
  
      野猪一声惨叫,摔倒在地。
  
      再细看,柯五的那支羽箭已经插在了野猪的一只眼球上。
  
      “好!”张超还是头一次看到柯五射箭,居然就是如此精彩绝伦。那野猪虽然离的不过十余步,可好歹那是头活野猪,还在乱动呢。
  
      那只箭有三分之一没入野猪脑袋,大黑猪尖叫了一会,终于死了。
  
      “动手,咱们得抓紧时间了,时间一久,万一狼和老虎闻到血腥味过来,就麻烦了。”
  
      山林中,不论是独行的虎还是成群结队的狼,都是猎人不敢硬惹的动物。
  
      这只野猪太大,因此不方便直接抬着下山。
  
      老伯打算就地宰割,然后把一些不要的内脏等扔掉,切割成几大块后,大家分别带走。
  
      “一二三,用力!”
  
      一群人,抓猪脚的抓猪脚,抓猪耳的抓猪耳朵,扯尾巴的扯尾巴。
  
      张超力气最少,还不如小八小十三和栓子几个年纪比他小的少年。
  
      因此他便得了一个扯猪尾巴的任务。
  
      几人用力,将那大野猪抬到了开阔点的路上,柯山这个刀牌手掏出一把短尖刀就要给猪放血。
  
      张超连忙叫住了他。
  
      “这也太浪费了,大家把水壳都来拿过来,把猪血接起来。”
  
      “猪血太腥了,不好吃。”
  
      那是你不会吃,张超心里鄙视了他一回,猪血岂会不好吃。不过张超坚持,大家还是把各有自装水的葫芦都给取了过来,喝了几口水后把水倒光。
  
      张超收集了水壳,才让柯山继续。
  
      柯山也不愧是一个优秀的刀牌手,虽不是屠夫,可却一刀捅进了猪颈,准确的捅到了猪的血脉,鲜血哗哗流出,小十三和小八、栓子三个轮流拿着葫芦上前接血。
  
      温热的猪血流进一个个葫芦里,几乎没有被浪费掉。
  
      七个葫芦最后装满了六个,这些葫芦每个差不多能装两斤多点,差不多接了十多斤血。
  
      趁着血还热着,张超连忙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盐包,随身带着这些盐,本来是打算在山上弄点烧烤吃的,现在却另有用途。
  
      猪血好吃,做起来也简单。接下刚宰杀的猪新鲜猪血,加点盐摇匀让它凝固,然后吃的时候,再过一些水,水开了,猪血颜色变了,就可以捞出来,用冷水冲一下,就成了极好的材料。不论是煮着吃还是炖着吃,都是极方便也极好吃的。
  
      放干了猪血,柯山柯五和老伯三个则开始给猪剖腹破肚。
  
      三个老爷们直接把猪的两个前蹄吊起来,然后合力把猪挂到了一棵树干上。柯山一把猎刀很流畅的就把猪肚打开了。
  
      满肚着的心肝肠肺一下子都出来了。
  
      柯五一把抱着这些就要扔掉。
  
      张超一见,连忙又大喊制止。
  
      “等一下,这些不能扔,都是好东西啊。”
  
      看着这些内脏,张超可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无数种好吃的菜,酸辣肥肠、炒猪肝、油淋腰花、凉拌猪肚、炖猪肺、猪心汤.....
  
      尤其是野猪的胃,后世一只真正的野猪肚,可是能卖上千块钱的,好多人都特意找这种野猪肚去吃,说是能治胃病。
  
      张超一样也舍不得浪费掉,都是好食材啊!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