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十五章 开始动手
    傍晚的时候老爹回来了,褡裢里还背着张超托他买的碱石、芒硝、石灰等物。进了门,老爹看到大变样的破窑洞,也不由的惊讶出声。
  
      破旧的窑洞,盘了火炕改了新灶,张超还顺带着他的张家班把旧窑洞里里外外的倒饬了一遍。几样简易的床榻桌柜擦洗过重新摆好,屋里也重新用黄土填平夯实了一遍。甚至窑洞墙壁和屋顶上也都打扫过了,蛛丝网以及烟灰等都扫过了,旧窗户柯山也修过了,还换上了新的芦苇窗帘,破窑洞这么一弄,倒也显得敞亮了几分,井井有条起来。
  
      老爹屋里院里的走了几遍,满意的微笑。
  
      “你都把炕盘起咧。”
  
      张超笑着在一边讲了下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老爹听说张超收了柯山柯五做徒弟,还成立了一个张家班,准备以后专做盘炕改灶手艺,倒也表赞扬的点头。“村正老哥是个精明人,也是个讲规矩的人,他这也是为你们好。”
  
      “这炕灶真好用?”老爹围绕着新炕灶转了几遍,最后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牛皮已经吹出去了,张家班都搭起来了,若是最后发现没用,那就尴尬了。
  
      “三天后你就知道了。”
  
      炕还不能马上睡,灶也还得干燥。
  
      因此晚上这顿,吃的是张超两个徒弟的孝敬。现在张超一家已经不再是两口人了,两个军府派来的仗身,县里派来的两个白直和执衣,这四个人现在都在张家听差,因此他们吃住也在张家。
  
      柯山和柯五知道老爹家今天开不了伙,便各自送来了做好的蒸饼。
  
      两家送来的蒸饼其实是黄馍馍,糜子磨面后做成,里面还放了红枣泥做馅。量还算很足,可张超吃起来依然感觉很酸。
  
      勉强吃了两个,张超就没胃口了。
  
      趁着天还有些亮色,张超便取了碱石、芒硝、石灰这些准备提炼碱。
  
      芒硝化学名十水硫酸纳,碱石也是天然碱为水合碳酸氢纳,石灰则主要是氧化钙。芒硝能够制纯碱和硫酸,碱石也能制造纯碱。
  
      若是在后世用这些东西提炼碱非常方便,有许多种方法,还高效高能。但在大唐,则很多材料没有,因此会比较麻烦一些。不过张超需要的量不大,也对纯度没那么要求高,因此复杂点,也还是能得到想要的碱。
  
      两个府兵和村里的两个后生见张超拿着许多药材在院子里摆开,还开始架起了瓦罐生火,虽然好奇,可都没凑过去,反而离的远了些。
  
      老爹倒是过来看了几眼,感觉张超像是跟道人烧丹似的。问了两句,张超说不是炼丹,只是做一味药,用来做面食的调料,面食里用了后就不发酸还能蓬松好吃。他有些不能置信,但也只是摇摇头,就到一边去了。
  
      他今天已经去县里请了风水师,等明天就要来看风水。等风水看过后,就得正式准备开始建窑洞了,建窑洞会有很多事情,他要考虑的事情很多。
  
      没人打扰,张超便一人认真的做起了自己的实验。这是一个由多个化学反应,最后通过一道道的程序,最终提炼出自己需要的东西的实验。
  
      碱石,也就是咸水湖里的天然碱块,药店有售。芒硝和石灰药店一样有售,似乎这年头各种化学品,不是入药就是炼丹,因此别的地方很难买到,但大夫和炼丹道士手里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化学材料。
  
      明朝神医李时珍的本草纲木里就有写碱石,到明代时已经有聪明人发现在提炼碱石可以得到碱,用来洗衣和做面食,大赚其财。不过在眼下,碱石的作用就两个,一是一些药方里用做药材,二就是道士们用来炼丹了。
  
      天然碱最方便加工出烧碱,先把碱石弄成碱液,然后加入一定量的石灰,最后经过多道工序,最终就成了烧碱。
  
      不过张超需要的是做面食的食用碱,而不是这种腐蚀性极强的烧碱。
  
      但张超还是先提炼合成了一小部份烧碱出来,只因为烧碱最好合成,而且烧碱也还是很有作用的,比如造肥皂,造纸,可都需要这种东西的。张超仔细的查看了自己造出来的烧碱,品相不是那么的好,纯度也不高,但绝对是烧碱,这玩意有了,以后就能造肥皂了。
  
      不过现在张超不急造肥皂,刚才烧碱的提炼成功,让他知道自己脑子里记得的那点化学知识还是有用的。烧碱提炼成功,那说明制造纯碱和小苏打的方法甚至是制造硫酸的方法都是可行的。
  
      只不过要更复杂一些。
  
      张超战斗热情高涨,接下来热火朝天的投入炼制之中。
  
      老爹一边在考虑着造房子的事情,一边则不时的往院里看几眼。见张超心无旁鹜的在那里折腾,唯有苦笑。
  
      折腾了小半天,经历了几次接近成功的失败之后,张超终于提炼出了纯碱、硫酸。最终又趁热打铁,利用纯碱加工出了小苏打。
  
      纯碱也称碳酸纳,而小苏打则是碳酸氢纳。纯碱和烧碱一样,也是不能直接食用的,但是加工成小苏打后,则可以成为食品添加剂。
  
      有了纯碱再制作小苏打就很简单了,直接把纯碱溶液通二氧化碳就能得到了。
  
      “三郎,天不早了,别弄咧。”老爹忍不住过来叫道。
  
      “弄好咧,老爹。”张超笑着对老爹道,他的面前,几个陶碗里已经是他的几样成品了,烧碱、纯碱、小苏打、硫酸。
  
      每样数量不多,可起码成功了。
  
      老爹看着张超面前那几个碗,里面有粉末也有液体,隔着老远就能闻到刺鼻味。
  
      “这就成了?”
  
      “嗯,成了。”
  
      “这个东西能用来发面,我怎么闻着刺鼻呢?”
  
      “这四个里只有这个面碱是用来发面的,其余几样不是。”张超把小苏打指给老爹看,为了方便,他直接把小苏打称为面碱。
  
      看着老爹还将信将疑的样子,张超打算用事实说话。
  
      “老爹,我现在就用这个做点蒸饼,到时你一看就知道有没有用了。”
  
      张超打算就做今天晚上吃过的黄馍馍,刚才他吃的少,因此筐里还剩了几个,到时做好了一起比较一下,高下立判。
  
      “拿糜子面来。”
  
      老爹把磨好的糜子面拿来,糜子也称黄米或者黍米,比粟米要大些。
  
      “老爹,再拿点大黄米面来。”
  
      糜子面也有糯和粳之分,一个软一个硬。大家习惯把硬的称为糜子米,这种米不粘,适合蒸饼。而软的则习惯称为大黄米,这种则适合做糕点。
  
      张超要做黄馍馍,并不打算如张家沟的村民一样全用糜子面。而是采用了混合,糜子面七合,再加三合的大黄米面。
  
      七比三混合后的面粉一起,加水混合均匀。
  
      和好面好,张超把他装入一个大碗里,拿了块湿布盖上。
  
      “等他发一个时辰的面。”
  
      做面食等发酵是个没办法的事情,急不得。
  
      张超便和老爹一起,坐在屋里生了盆火,几个人一起烤着火一起聊天。谈的还是建新窑洞的事情,得请哪些窖匠,请哪些村民来帮工,该买些什么料,还要得买菜之类的,事情很多。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就已经过去了。
  
      这个时候天也完全黑了,村里开始寂静下来,多数村民都是日落而息。晚上舍不得点灯费油,要么烧堆火烤烤,要么就只能早早上床。
  
      老爹点起了油灯,油灯用的的豆油,虽是点灯用,却并不便宜。太平年月都得一百来文一斤,现在粮食贵,这豆油也跟着贵,一斤得好几百文,点一个晚上,起码得一两油,要数十文钱。
  
      面已经发酵过了,现在要开始放入酵头二次发酵。
  
      张超把化好的老面酵头与发过的面混合均匀。
  
      可惜没有糖。
  
      这年代蔗糖都还只是印度人才会些最初级的提炼技术,这样的蔗糖还昂贵无比,且极为稀少。大唐的百姓要吃甜,多数只能吃蜂蜜。
  
      要么就是吃麦芽糖,大唐的麦芽糖甚至还有个专门的名字,叫做饧。而大唐的甜品饴,也就是加饧的饮料,甘之若饴,就是来自于此。
  
      老爹家里既没蜂蜜也没麦芽糖,更没庶糖,张超也只得做罢。
  
      放入了化好的老面酵头后,张超又加入了一点点的面碱,这也是他的黄馍馍与大唐蒸饼最大的不同了。
  
      加入温水,把面团和成软硬适中之后,张超把面团放入一个大碗,再次盖上。这一次,得发酵四个时辰。
  
      “好了,等明天天一亮,面就发好了。”
  
      “这就好了?”老爹他们都觉得惊讶,也普通的蒸饼也没啥区别啊。
  
      “家里有红豆和红枣不,有的话,我做点红豆泥饼馅,明天放蒸饼里。”
  
      柯小八连忙道,“我家有,我家有,我去拿来。”
  
      不等张超回话,他就已经跑出去了。
  
      一会,柯小八就已经跑了回来,果然拿了红豆和红枣。张超便把红豆和红枣洗净蒸熟再做成红豆馅,完事,大家还都看着他。
  
      “现在大家都去睡一觉,明天早上面发好了,就做红豆枣馅蒸饼。”
  
      简单洗洗,张超睡去了。
  
      天还没亮,张超就被叫醒了。
  
      睁开眼睛一看,老爹还有其它四个全都衣服穿的好好的站在他床边呢。
  
      “三郎,面发好了哩。”
  
      张超看他们一个个红着眼睛的模样,估计昨晚他们都没睡好。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