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 第四章 赚钱门路
    老爹正从水缸里往铁锅中加水,闻言笑着望向他,“是以前跟你师父在山里时用的吗?”老爹似乎真的对张超说过的跟师父在深山避世居住的事情深信不疑。
  
      “嗯,那灶也是我师父自己打的,确实好用。好烧省柴,还没烟,烧火根本不会灭,能省一半多的柴。”张超倒没有夸张,张超家的灶没改以前,烧开一锅水大约要十五到十八分钟,但改了节柴灶后,烧一锅水只要十二分钟,而且节省一半多的柴火。
  
      “灶不都这样,没必要改吧,就这样烧烧就是。”张老爹是个武人,现在又是个鳏夫,对这些倒不是太在意,平时都这样烧的。
  
      张超想改灶,可不仅是为了让自己以后烧火更方便。而是他觉得这是一个商机啊,家里余粮都没还得借,这日子过的不好啊。何况还只有这么一间窖洞,现在张超也是这家的一份子了,他希望家里日子能过的更好些,能吃白面,住大房子。
  
      但光靠种地,以这年代的生产技术不太现实。
  
      “老爹,你说若是我们灶改好了,真的能好烧又省柴,你说你愿意用不?”
  
      “当然愿意用啊。”
  
      老爹把切好的一条条的宽面条扯成一小片一小片,一边扯一边往锅里扔。
  
      张超看出来了,这个什么唐朝的面食不托,原来就是一个面片汤嘛。
  
      “那你说有这么好的节柴灶,别人家愿意改不?”
  
      “有好的大家当然也愿意用好的。”老爹点头,这年头做菜做饭可没有煤气灶也没有电饭煲,全都得烧柴火灶。一年到头下来,要烧许多柴火。乡下人每年得花很多时间上山打柴,而那些城里人,他们烧柴,就只能买。乡下人还能就地取材上打砍柴或者烧麦杆,可对于城里人来说,那也是一笔不小开支。甚至不少乡下人平时都还是以打柴为副业,空闲时砍柴然后送进城卖。
  
      张超嘿嘿一笑。
  
      “老爹,现在也是冬天,田里也闲着,山里也封了,大家闲着也没有个啥收入。你说我们有这个技术,去帮人家改灶,这不也能赚点钱嘛,而别人改了新灶,以后也能节省好多的柴火,还省时间呢,这不是两好嘛。”
  
      “你想靠这个赚钱?”张老爹倒是有些意外,手里扯面条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张超也不掩饰自己的想法,赚钱,改善生活,过更好的日子。
  
      张老爹越听越惊讶。
  
      “真的有这么好用的省柴灶,而且你会垒?”
  
      “会。”张超不怂。
  
      老式灶从结构上来说,很不合理,燃烧不完全,保温性差,热损失大,所以相对的效率一真比较低。最大的缺点就是灶门大和灶膛大,而且没灶箅,有些甚至没烟囱,吊火也高。
  
      新式的省柴灶,则是变成了小灶门小灶膛,添加了灶箅和烟囱,吊火也改低。这种结构就比较合理,有了一个完整的通风系统,让柴火可以更充分的燃烧。特别是还增加了保温层和拦火圈,大大延长了高温烟气在灶膛里的回旋路程和时间,使得热量损失减少。
  
      灶箅的设置,也使得柴灰能够及时的落入灰室,使得灶膛里保持良好通风,增加氧气。
  
      省柴灶主要还是从三个方面达到节能,让燃料燃烧更加充分,传热保温更好,加上较好的利用了余热。
  
      张超把新灶的种种特点,用老爹能听的明白的话语一番解释后。
  
      老爹很高兴的笑了。
  
      “蕞娃,说的还真是这么回事。没想到,一个灶台,也还有这么多讲究呢,你师父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
  
      “一法通,百法通,师父研究过格物之学。”张超也不好解释一个隐居深山的和尚,怎么会去钻研改良灶台,便只能用这种装逼的词语解释。
  
      “说的好,一法通百法通,果然是高人。”
  
      张超嘿嘿笑笑,挠挠头。
  
      “行咧,回头我就叫上柯五他们几个过来,一起按你的方法改下这个灶,若是到时新灶真有你说的这么灵,那这倒也能成一桩事。”
  
      “老爹,你说灶真好用的话,改一个灶收多少钱合适?”
  
      老爹继续扯面条下锅,笑骂道,“看你倒不像是个和尚反像是个商人子,头脑也太精明了。还收钱,真好用,到时乡里乡亲的愿意改灶,就去帮忙改下。反正冬日里也是闲着没事,帮人改下灶,一天混两顿饭吃就好咧,还收啥钱,都乡里乡亲的,我们不能太钻钱眼里去了。”
  
      张超有些目瞪口呆。
  
      就混一天两顿饭吃?老爹你也太朴实过头了点吧,改灶可不光是干点体力活啊,这里面包含着技术啊。
  
      还是独家技术呢,改好了灶,那可是大大节省柴火和时间的啊。
  
      柴火难道不是钱,时间难道不是钱?
  
      这怎么能叫钻钱眼里去了呢,这是合理的劳动报酬啊。
  
      “老爹,帮村里乡亲改不收钱没关系,但外头人咱也不认识啊,若是他们也想改,咱应当收还是要收的。我也不是好钱,只是想赚点钱把咱们这窖洞修一修,若是能再给你老找个合适的女人做伴,不更好嘛。”
  
      “跟你说这个,你扯那些没用的作甚!”
  
      自给自足的古典农业时代的百姓,就是朴实,没有太精明的利益考虑,不会金钱至上。你不能说他们观念落后,而应当说他们朴实但却更有人情味。
  
      “午后我去趟军府,这次出征的补贴钱粮还没有领咧,正好也要买点鱼肉买点衣服回来。明天办几桌酒席,请乡里乡亲还有村正里正他们一起过来,我们正式的认个父子,也报官府登记手实。”
  
      张老爹是外乡人,这里也没有张氏家族的其它人,本来老爹收张超为子,是要经过宗氏允许的,最后要登记族谱上的。只是因隋末战乱,许多事情都打乱了。老爹一人在这里,不过有些手续还是不能免的。
  
      办几桌酒席,请乡邻来也是一个见证。请官家人来,则是为张超落籍上户口。
  
      这场酒席过后,张超就真正成了张老爹的儿子,成了张家沟一员,也将成为大唐帝国的一名子民。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