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三十四章 血债血偿!

  “长老,宗主,不好了,那徐缺杀上来了!”
  “他疯了,带了一堆尸体上来,还把几位精英堂的师兄都杀了!”
  议事厅外,几名天武宗弟子连滚带爬的逃了过来,跪倒在门外,惊慌失措的喊道。
  “砰”的一声,议事厅大门豁然大开,几名长老满脸惊容的走了出来。
  “你们说什么?那徐缺杀我宗门弟子?”
  他们很是骇然!
  精英堂的弟子都是金丹期的修为,而且每个人都曾下山历练过,实战经验丰富,怎可能被一个区区结丹期的给杀了?
  “那小畜生,活腻了!宗主,老身这便去将他人头摘下来。”老妪气得七窍生烟,咬牙怒道,掐出飞剑便要冲出去。
  张丹山脸色一沉:“孙长老且慢,此人不能杀!”
  “什么?”老妪顿时瞪大了眼睛,“宗主,那小畜生都到我们天武宗上杀人来了,还能轻易放过他?若是传出去,我们天武宗还如何在火元国立足?”
  张丹山也动怒了,厉声喝道:“闭嘴,若非是你自作主张,这件事会闹得这么大么?”
  “宗主,你……”老妪当场呆住。
  在场几名长老也愕然,孙长老可是帮助天武宗开山立派的老功臣啊!
  而且一直以来宗主都对她礼让有加,可现在却因为一个徐缺,竟然对孙长老发火了!
  “你们别忘了他师父是段九德!我说过,那个人我们谁都惹不起,徐缺身上有一张秘符,倘若他遇到危险将秘符捏碎,段九德便会立刻赶过来,到时候别说天武宗,甚至整个火元国都得完蛋。”张丹山脸色阴沉道。
  几名长老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整个火元国要完蛋?
  我的天啊,那段九德究竟是何方神圣?
  难怪宗主都如此忌惮,看来真的惹不起啊!
  “唉,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总不能任由他在天武宗杀人泄愤吧?”
  几名长老苦恼道。
  老妪脸上神情则一阵阴晴变幻,显然张丹山的话震撼到她了,让她终于明白,那个段九德是真的惹不起的。
  几番犹豫后,老妪狠狠咬了咬牙,做出退让道:“宗主,此事老身愿意负责,现在便出去给他一个交待。”
  “你想如何处理?”张丹山问道。
  老妪眼眸微闭,深压了一口闷气,从储物戒中取出一瓶丹药,说道:“老身亲自带着这最后一瓶养神丹,向他赔礼道歉!”
  张丹山脸上神色这才有所缓和,微微点头道:“养神丹虽然珍贵,但以他的眼界,恐怕还不够,待会多拿上几件法器。”
  “是……”老妪咬着牙应道。
  看得出,她内心是有多么的不甘!
  随后几人便瞬身掠起,驾驭飞剑,快速朝练武场而去。
  不多时,他们终于赶到。
  可入目所看到的一切,却令这几位元婴期长老,包括婴变期的张丹山,纷纷动容!
  只见徐缺站立在练武场中央,左边是上百具血肉模糊的阴鬼门弟子尸体,右方堆叠了数名天武宗精英堂的弟子尸体,鲜血染红了整片原本白净无暇的练武场!
  但让几人如此动容的原因,是那具躺在乱尸群中的黑袍老者尸体。
  “阴鬼门门主死了?这……这些人,都是你杀的?”一名长老无比震惊的看向徐缺道。
  “终于肯出来了?呵呵,等我将这老太婆宰了,你们就知道是不是我杀的。”徐缺看到几人出现,冷冷一笑,眼眸直接锁向了老妪,杀气沸腾了起来。
  老妪顿时感觉脊背一阵发寒,内心一颤。
  几名长老更是骇然!
  阴鬼门那老怪也是元婴期的存在啊!
  竟然死在这小子手里?
  这……怎么可能?
  ……
  与此同时,那些原本四散逃窜的天武宗弟子,见到宗主与长老都出来了,顿时拥有了底气,纷纷围了过来。
  每个人都满脸愤慨,怒视着徐缺。
  有人大吼道:“宗主,此人下手太狠了,几位师兄不过是说了他一句,便被他杀了。”
  “对啊,宗主,你得替死去的几位师兄报仇啊!”
  “必须将这个恶贼千刀万剐!”
  ……
  面对这千夫所指的场面,徐缺淡定从容的笑了起来:“别着急,待会我就送你们去陪你们的师兄!”
  众人愈发恼火,大骂道:“你这杀人不眨眼的混账,我师兄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今日我们天武宗定会将你千刀万剐!”
  “让你生不如死!”
  ……
  练武场上的骂声愈演愈烈。
  唐雪茹站在人群里,脸上也带着怒意,最终一步迈出,举剑指着徐缺斥道:“昨天见你为那女子流泪,还以为你是重情重义的好人,没想到你是这种是非不分的混蛋。我都跟你解释过了,昨夜我们只是路过,并非阴鬼门的帮凶,为什么你还要在这里乱杀人?”
  不止是她,几乎整个天武宗弟子还不明真相,以为徐缺是嗜杀成性!
  徐缺却是摇头冷笑,瞪着唐雪茹道:“听过‘胸大无脑’这词吗?指的就是你!”
  “你……”唐雪茹顿时脸色涨红,气得发抖。
  “你什么你,你知不知道是谁让阴鬼门去屠村的?没错,就是你师父,这个丧尽天良的老太婆!”徐缺大声吼道。
  话音一出,全场“唰”的一下,瞬间沉静了,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落在了老妪身上。
  老妪紧紧咬着牙,双手紧握,青筋浮现,目光亦死死盯着徐缺,杀意满满!
  但她的沉默,已经让所有天武宗弟子都明白了一个事实!
  他们的孙长老,竟然勾结阴鬼门那种魔门,去屠杀盘山村。
  唐雪茹更是当场呆住,脑袋一片空白,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师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徐小友!”
  这时,一道平淡却响亮的声音终于打破了沉寂。
  张丹山面色平静的看着徐缺,说道:“你先冷静一下,此事我们会给你一个交待。”
  说完,他便看向了老妪。
  老妪脸色阴沉的取出一瓶养神丹,不情不愿的说道:“此事是老身做得有些过了,这瓶养神丹便当做是对那些蝼……村民的赔罪之物!另外你还可以去我内宗的珍宝阁里,随意挑选几样法器!”
  言罢,她手指一弹,丹药瓶顿时飘向徐缺,落在他面前。
  徐缺一把抓住那瓶丹药,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往地上砸去。
  “啪”的一声,瓶子碎裂,几颗足以让无数元婴期强者都为之眼红的珍贵丹药,就这么落在血泊里,直接报废。
  徐缺冷笑道:“什么破东西?一瓶垃圾丹药就想抵掉那么多村民的命,想得美!老子告诉你,今天就算是把整个天武宗送给我,都不够赔!”
  “放肆!”老妪当场震怒,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几颗养神丹,内心几乎在流血!
  张丹山亦是微微一怔,皱眉看着徐缺道:“你究竟想怎样?”
  “我想怎么样?哈哈哈哈哈……”
  徐缺突然大笑起来,沙哑而狰狞的笑声,犹如洪钟,响彻整个天武宗。
  下一刻,笑声戛然而止,他充满血丝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老妪,一字一字的念道:“我要这老太婆,血-债-血-偿!”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4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