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二十七章 这个逼我装定了!

  “放肆!”
  终于,还是有几名暴脾气的长老忍不住了,当场站起来怒斥了一声。
  徐缺淡淡扫了几人一眼,摇头道:“你们要是这种态度的话,那我也没办法跟你们谈下去了,还是让我师父来吧。”
  几名长老顿时就焉了,重重喘了几口气,愣是半句话都憋不出来!
  议事厅里的气氛又再次陷入了僵局。
  谁也不愿意得罪徐缺,可也没有人肯拉下面子来主动求和。
  而事实上徐缺也不是想挑事,两世为人,他很清楚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处理这种事情。
  既然有个牛逼哄哄的“师父”撑腰,那自己肯定不能表现得太随和,加上传言中的段九德又是脾性古怪之人,那么自己就更该嚣张一点。
  如果轻易就给这群人道歉,反而很可能会引起猜疑,若自己最后还被揭穿身份,定然会引来几个宗派更大的报复。
  他自己有系统在手,倒是可以什么都不怕,但盘山村的村民们会因此陷入危机!
  所以这场戏,必须演到底啊!
  徐缺握紧了拳头,心中暗道,这个逼,我装定了!
  ……
  “既然你不肯道歉,那你觉得此事该如何解决?”
  在沉寂了片刻后,张宗主终于开口发问了。
  出奇的是,这位宗主的语气并不再像之前那么冷漠,反倒是变得有些随和起来。
  徐缺心里一阵暗笑,想来是自己演技过关了,连这位天武宗宗主估计都开始相信自己的身份了。
  不过听说这位宗主还曾经与段九德有过数面之缘?
  那好,还可以再利用一下!
  徐缺心思一动,故作沉吟的思索了少许,旋即说道:“这样吧,既然是我先弄出来的误会,诸位又都是我的前辈,那我今日便借用一下天武宗贵地,摆个宴席请各位大吃一餐,彼此交个好,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不知张宗主意下如何?”
  说完,徐缺看向张丹山,给了一个饶有深意的眼神,淡淡一笑。
  仿佛就像是在暗示张丹山,咱们是有交情的,你不能坑我!
  张丹山眼眸微微眯了起来,点头道:“我天武宗没有意见,今晚外宗练武场可借你摆宴。”
  其他宗派的人见状,当即附议道:“徐小友太客气了,我烈焰派没有意见,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我苍山派也没有意见。”
  ……
  “我洛阳派……也没有意见!”
  最终洛阳派的掌门也忍气吞声道。
  没办法,人家天武宗都不计较了,他们一个小宗派还计较个屁啊!
  况且这件事本来也是他们贪小便宜,不怀好意在先,想去杀徐缺夺宝,结果被人反杀那么多弟子跟长老,现在也只能当做是吃了哑巴亏。
  于是乎,一个原本有你没我的死仇,瞬间就被一场宴席解决了。
  但归根到底,还是“段九德”这个名字起了最大的作用。
  夜幕降临,天武宗果真摆起了宴席。
  徐缺化身为各大宗派争相讨好的红人,走到哪都被人敬酒。
  他莫名其妙就被冠上了“段九德的弟子”这一身份,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装逼的机会,借着喝酒的机会,大肆与那群掌门长老吹起了牛皮。
  “想当年,我记得有一次师父带着我下山历练,去拜访了一个宗门,人家宗门多会做人呀,一见面直接就送上一堆天材地宝,说是给我的见面礼,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后来那个宗门被仇家追杀,而我又是个义薄云天、肝胆相照的人,二话不说就拉上我师父去帮忙,最后把那宗门的仇家给全灭了。”
  众人听完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
  这……这话是在暗示我们送礼?
  一名烈焰派的老者反应极快,当即举起酒杯道:“以小友与段前辈的神武英姿,走到哪肯定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老朽先敬你一杯,另外这里有几件法器,就当做老朽给你的见面礼吧,还望徐小友不要嫌弃。”
  “徐小友,我也代表苍山派敬你一杯,还有这几株八百年药龄的方灵草也请你收下。”
  “切,区区几株方灵草也拿得出手?徐小友,我火云派赠你一瓶九转浴血丹,此丹药是淬体浴血,能肉身成圣的必备神药。”一名老者起身豪迈道。
  众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火云派也太狠了吧,为了讨好段九德竟然出手这么大方,一拿就是一瓶九转浴血丹,听说他们整个门派也就只有三瓶呀。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徐缺露出“腼腆”的笑容,假意推脱道。
  “徐小友这话可就见外了啊!若真当老朽是朋友的话,你就收下。”
  火云派的老者说着,直接就把丹药瓶塞入徐缺手中,还做出一副你不收下就是不给我面子的神情。
  徐缺只好“无奈”的收下丹药。
  当然,其他宗派的礼物他也照收不误,一顿饭下来,愣是把系统储物空间都给存满了,装逼值更是收获了不少。
  ……
  与此同时,天武宗内宗一间阁楼里。
  一名弟子正跪在地上,向一位白发老妪讲诉着什么。
  老妪听完后,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尖声叫道:“你说什么?宗主不但没让那小畜生道歉,还将外宗练武场借给他摆宴席请客?”
  此人正是唐雪茹的师父孙长老,或许是太过恼怒,她说话声音都气得有些发抖,手中茶杯也“啪”的一声,狠狠砸在了地上。
  “回……回孙长老,正是如此!”那名天武宗弟子被吓得不轻,跪在地上颤抖道。
  老妪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眼眸间闪过一丝狠色。
  “此子奸诈恶毒,还曾调戏我徒儿,绝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老妪的目光陡然扫向跪在面前的弟子,冷声道:“你带着我的令牌,去内宗珍宝阁将破阵梭取来,记住,此事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包括宗主,明白吗?”
  “是……是……弟子明白。”
  那弟子接过老妪的令牌,立马慌慌张张的往珍宝阁跑去。
  老妪看着那弟子远去的背影,目光也渐渐凝视远方,脸上浮现起一抹狞笑:“既然拿你这小畜生没办法,那就让盘山村那些蝼蚁来替你赎罪吧。”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4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