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十五章 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嗖!”
  一抹闪电划过,徐缺施展三千雷动,瞬间绕着村子方圆十里跑动,分别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先插下了阵眼。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徐缺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凝,修仙者已经愈来愈近。
  按照这速度,想在他们赶到之前献祭兽血启动阵法是来不及了。
  得想办法拖延一下,给村民们争取时间。
  沉思了少许,徐缺身形一晃,纵身一提,便往山上掠去。
  ……
  此时,山上的修仙者们已然陆续赶来。
  他们脚踩飞剑,双手背负在身后,衣抉飘飘,气势磅礴,说不出的飘逸和仙灵。
  为首者是几个门派的长老,实力非凡,已是金丹期的强者。
  其中就有离盘山村最近的落阳派,他们背靠天武宗,是个附属门派。
  在听闻自己一派有不少弟子莫名失踪后,经过一番打听,得知那几个弟子是因为追击天武宗的通缉者而消失,顿时惊动了门中长老,于是便迅速带人前来。
  其他门派亦是如此,也有不少人是听闻天武宗通缉的对象就在盘山村,为了那丰满的悬赏奖励,他们也纷纷跟来了。
  但是这五十多人的阵仗,就为了抓捕通缉令上一个“练气期”的无名之辈,说出去实在荒谬。
  几个门派的长老微微皱眉,正想要出声喝退一部分浑水摸鱼的散修。
  突然间,盘山村后山山顶上,几道炽盛的闪电横空出现,紧跟着一道模糊的身影渐渐清晰,正是徐缺。
  几个门派长老与弟子皆认出了他的容貌,当即惊道:“是你这宵小之辈?还不快束手就擒。”
  徐缺站在山顶,抬头冷笑看着众多修仙者,轻描淡写的骂出一句粗话:“束你妈,有种就下来啊。”
  几名长老顿时一呆。
  身后的弟子们更是懵逼。
  什么情况啊这是?
  这人疯了?明明是我们杀上门来算账,怎么是他反过来叫嚣?
  “混账,你找死。”
  当即,一名长老反应过来,勃然大怒,作势就要冲向徐缺。
  但立马被身侧一名老者拉住。
  “慢着,小心有诈。”
  这话一出来,倒是让几名长老都变得警惕起来。
  其中一人的神识也快速从徐缺身上扫过,紧跟着,脸色陡然惊变。
  “怎么可能,此子的修为……竟已是结丹期。”
  “什么?”
  顿时,旁边修仙者纷纷大惊。
  通缉令上明明写的是练气期,这才过去几天?此人就变成结丹期了?这怎么可能?
  “不好,此子肯定隐瞒了修为,将天武宗都骗过去了。”
  “没错,难怪我派那么多弟子杳无音信,肯定是中了计,已经遭此子毒手。”
  “他的修为可能不止结丹期,现在还想故技重施,骗我们下去。”
  “大家都停下,在对面山顶休憩,切勿靠近盘山村。”
  几个门派的长老纷纷下令。
  于是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一下子全调转方向,往对面山上掠去。
  徐缺也很配合的握紧了拳头,装出一副不甘和可惜的模样。
  这幅表情正好被那些修仙者看在眼里,当即就有人激动道:“刘长老果然明察秋毫,此人一脸不甘,肯定是因为奸计被刘长老一眼看破的缘故。”
  其他长老也纷纷拱手道:“刘长老慧眼识人呐,若非你提醒,恐怕今日我等都要被这小混账骗进陷阱了。”
  “诸位谬赞了,谬赞了。”刘长老捋了捋白须,笑呵呵的点头道。
  熟不知此时徐缺脑海里已然响起系统的提示音,又特么装逼成功了,奖励了好几点装逼值,让他自个都乐欢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还成功拖延了时间。
  徐缺心里暗笑,表面却还是很不甘的样子,冷哼了一声,隔山向对面那群修仙者喊道:“算你们运气好,我师父说了,敢踏进盘山村半步者,杀无赦,昨天那些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众人一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师父?
  妈的,好奸诈啊!
  原来此人的师父也来了,而且就藏在暗中,想阴我们。
  难怪那么多结丹期弟子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来是被此人的师父诛杀了。
  几名长老也眉头一凝,相互对视一眼后,朝徐缺问道:“你师父是何人?”
  徐缺仰头大笑了两声,双手背负在身后,冷声道:“呵呵,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资格知道我师父的大名?识相的话就赶紧跪下来朝盘山村磕几个响头,然后自己滚,否则惹恼我师父,定然搬空你宗门宝库,再灭你们满门。”
  “你找死……”一名脾气火爆的老者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子,握着飞剑就想冲上来。
  但他又被人拉住了,是刘长老。
  “慢着,此子当真是阴险毒辣,难道你们没看出来么?他分明是在故意激怒我们,想骗我们过去。”
  “而且此子的师父修为肯定不简单,绝对在我们之上,否则他不可能这般有恃无恐,诸位道友要冷静啊。”
  刘长老说完,众人立马又像被一盆冷水当头浇灌,打了个冷颤,清醒了过来,纷纷暗呼好险,差点又中计了!
  “叮,恭喜宿主‘徐缺’装逼成功,获得20点装逼值!”
  徐缺站在盘山村后山山顶上,听到刘长老的话以及众人反应后,耳边又传来系统的装逼成功奖励,差点没被乐坏。
  不容易啊,难得碰上这么一个猪一般的对手。
  于是,他手叉着腰,站在山顶朝对面那群修仙者叫嚣起来。
  “你们来啊,来抓我啊。”
  “大不了我让你们一只手咯!”
  “加条腿?”
  “到底来不来啊?不来我走了啊?”
  “妈的,真不来啊?”
  “唉,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莫非我这一生已经注定再无敌手了么?此后该改名为独孤求败了。”
  徐缺摆出一副高手寂寞的神情,仰天长叹。
  “……”
  对面的修仙者早已满脸抽搐,心中狂骂不已。
  再无敌手你妹啊!
  独孤求败你妹啊!
  你一个结丹期你装什么装?
  有种你自己过来啊!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4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