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六章 小村姑的红肚兜

  在野兽冲过来的时候,小柔几乎已经绝望。
  娇小的身子不禁颤抖,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眸。
  就这样死了吗……被那种爪子抓死会不会很痛很痛?
  ……唔?
  好轻……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不对呀……
  疑惑中,小柔睁开了紧闭的双眸。
  眼缝之间,一道瘦削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身前,披着那套熟悉的破被子,竟硬生生将那巨大的兽爪给挡了下来。
  小柔呆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
  他竟然将这么大的野兽给挡下来了,可他明明还受着伤……
  一瞬间,小柔脑海里陡然出现昨天第一次在山上见到徐缺时,他那浑身是血的惨状画面,而现在他还不顾生命危险冲出来救自己。
  小柔的鼻子陡然一酸,泪水在眼眶打转。
  而旁边围观的村民们早已目瞪口呆,在徐缺冲出去的瞬间,几乎没人反应过来。
  但当看到他那瘦削的身影生生将野兽挡住的时候,村民们都被深深震慑住了。
  一个有伤在身的人,怎么可能挡得住如此凶猛的野兽,怎么做到的?
  “吼!”
  这时,野兽一个咆哮怒吼,顿时将所有人从失神中拉了回来。
  巨大兽爪高高掀起,带着呼呼风声,骤然从空中拍落。
  众多村民纷纷脸色惊变,大呼道:
  “不好,快后退。”
  “小娃子,快躲开啊!”
  “小心……”
  小柔也吓坏了,花容失色,伸出小手要把徐缺拉回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拉不动。
  徐缺这身瘦弱的血肉之躯,站在那巨大壮硕的野兽面前,孰强孰弱,实在是很鲜明的对比。
  纵使他接住了一次攻击,可大伙并不认为他一个人就能与野兽对抗。
  然而就在这时候,原本纹丝不动的徐缺,右脚突然一抬,猛然就朝野兽踹去。
  “砰!”
  一声闷响下,众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那庞大而凶猛的野兽,竟然直接被踢飞了,从空中狠狠摔落在地,愣是滑出了数米之远。
  村民们顿时吓傻了。
  一脚……一脚把野兽踢飞了?这他娘的是什么腿法啊?什么脚力啊?
  “叮,恭喜宿主‘徐缺’无形装逼成功,获得三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徐缺’无形装逼成功,获得五点装逼值。”
  系统接连响起两声提示音,徐缺也顾不上自己怎么就装了两次逼,他冲出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小柔救下来。
  所以刚才那一脚,他动用了体内五种属性的灵气,凝聚后一起爆发而出。
  但下一刻他就感觉自己的腿隐约有些发麻。
  显然眼前这只野兽并不弱,皮还很厚,一脚并不足以把它踹死。
  “乡亲们放心,这头畜牲交给我了!”
  徐缺大喊了一声,直接窜向野兽,一把将其脑袋按在地上,紧跟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每一拳每一脚都暗含灵气,将野兽打得哀声痛嚎。
  村民们满脸懵逼,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一幕,始终有些没缓过神来。
  如此凶猛巨大的野兽,竟然就这样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健壮有力的大汉,被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按在地上打似的,换了谁都觉得懵逼。
  “叮,恭喜宿主‘徐缺’击杀虎牛兽,装逼成功,获得六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徐缺’击杀虎牛兽,获得一千二百经验。”
  “嗖!”
  随着系统提示音响起,徐缺终于松了口气。
  顺势就躺到毫无动静的野兽身上,身体里猛然窜起一股力量,随即浑身毛孔张开,四面八方的灵气奔涌而来,往体内疯狂灌溉。
  他觉得自己又变强了。
  “叮,恭喜宿主‘徐缺’升级,当前境界筑基期一层。”
  “叮,恭喜宿主‘徐缺’踏入筑基期,奖励‘成长大礼包’一份,每提升一个境界将可打开一次,是否查看?”
  “叮,提醒宿主‘徐缺’,您的功法《太古五行诀》初阶篇已修炼至巅峰,无法继续修炼,剩余两百经验值已被存入经验储蓄池,请尽快补充中阶篇。”
  徐缺顿时惊愕,一只野兽就一千多经验了?
  我擦,这可比吃经验丹划算多了啊!看来以后得多上山打怪升级才行。
  琢磨之际,徐缺就准备打开系统奖励的成长礼包看看,结果突然感觉身体被掏空……额不对,感觉身体突然被人举了起来。
  一回神,竟然是被村民们抬了起来,每个人脸上除了惊讶,还洋溢着欣喜的笑容。
  他们开始欢呼,把徐缺往空中抛起,接住,又抛起,庆祝着野兽被制伏。
  一名老人颤声喊道:“好,好,好,英雄出少年。”
  “小哥儿,你这可是天生神力呀!将来一定有大出息。”
  “没错,村长说得对,小哥儿是英雄,是上天派来咱们村的福星。”
  ……
  众人纷纷大喊,对徐缺的称呼也从“小娃子”变成了“小哥儿”。
  徐缺也不羞不臊的吹起牛皮:“谬赞了,各位谬赞了。别的不敢说,像这种野兽,来多少我就打多少。”
  啪!
  徐缺再次被众人抛起,可这回却感觉身上一凉,自己披在身上的被子不知影踪,扭头一看,竟是几个熊孩子干的好事。
  他紧忙捂住胸口,大声道:“各位乡亲,快闭上眼睛。”
  众人一呆,看着突然变得光溜溜的徐缺,几名村妇都羞红了脸,扭开了头。
  小柔也一惊,正准备捂住眼睛,可当她不经意间看到徐缺绑在两腿之间的那抹红布时,却是当场呆住了。
  那块红布,怎么这么眼熟?
  红布上的刺绣,怎么与人家的……那么像?
  啊……
  小柔反应了过来,捂住了小口,满脸通红,红到了耳根,又羞又急的跑了。
  徐缺也被村民们放了下来。
  一名壮汉从熊孩子手里抢来了被子,帮忙给他披上,还叮嘱他小心,不要着凉了。
  老村长拄着拐杖,吩咐人快去取衣服。
  结果小柔又跑回来了,捧着一套淡蓝色的粗麻布衣裳,低着小脑袋,面红耳赤的塞到徐缺手里后,一言不发,转身又跑了。
  徐缺接过衣服,却对小柔的羞涩表现感到疑惑。
  难不成是刚才的表现太过威武,让小丫头芳心已动?哎呀!这……这多不好意思呀!
  看来以后得继续多装装逼了。
  就在他心中暗自窃喜之际,一位大娘突然伸手指向徐缺胯下那块红布,惊呼道:“这……这不是俺绣给小柔的肚兜吗?小哥儿,你怎么给穿上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4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