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四章 清纯美丽小村姑

  片刻后,徐缺终于松了口气。
  系统给出的方案并不是死路一条,让他学习“自断经脉”,实则是为了消耗体内多余的灵气。
  因为灵气是顺着奇经八脉流动,所以每断一次经脉,灵气都会自动将经脉续补回来。
  并且还会让经脉更加坚韧强大,同时起到淬体的作用。
  不过这个过程有些惨不忍睹,想要让灵气修复经脉,就得关闭自动修复功能,这也意味着徐缺即将面临无数遍自断经脉的痛苦折磨。
  “算了,断就断吧,总比被撑死强。”
  徐缺终究还是做出了抉择。
  咬咬牙,花了十点装逼值买下那本《自断经脉》。
  当即一缕灵光从脑海中闪过,他瞬间掌握了这门自残技巧。
  紧跟着眼眸一闭,双指凝出一缕灵气,狠狠往自己身上各大穴位点去。
  顿时,一声声杀猪般的惨叫在山林间回荡……
  这一断,就是断了两天两夜,直至最后,徐缺终于体力虚脱,彻底昏迷了过去。
  ……
  ……
  当他再次睁开眼眸时,竟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破旧的小木屋里,旁边是简陋的木制家具,桌子上一只锈迹斑斑的小铁壶正冒着热气。
  “又活下来了……”
  徐缺很开心的笑了。
  他舔了舔干燥起皮的嘴唇,想撑起身子去倒点水喝。
  “嘶!”
  顿时,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上下传来撕裂般的剧痛,整个人又倒回了床上。
  而这时候,他也才发现自己浑身被包成木乃伊似的,浓烈刺鼻的药臭味从身上散发而出。
  尼玛,这是哪个庸医干的?
  徐缺顿时恼火,区区伤势算得了什么,花一点装逼值就能搞定的事,你丫却把我捆成了木乃伊,这让我如何下床出去装逼?
  “吱呀!”
  这时,木门被人轻轻推开,一道娇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咦,你醒啦?”
  清脆悦耳的嗓音传入徐缺耳中。
  徐缺抬头看去,却整个人呆住了。
  眼前这小人儿清纯可人,皮肤嫩白嫩白的,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自然垂落下来,水灵灵的大眼睛无比透彻。
  见到徐缺醒来,她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犹如天使般的笑容。
  “你总算醒了,昨天我上山摘野菜,看到你倒在地上,浑身是血,所以找二愣哥他们帮忙把你抬回来了。你应该是外地人吧?那山上以后可去不得,不认路的话很容易碰到野兽的。”眼前清纯美丽的小村姑笑道,脸颊上露出甜甜的两个小酒窝。
  徐缺依旧是看呆了。
  我的天呐,这世界怎么尽出美女啊!之前那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小仙女也就罢了,这会随便出来的一个小村姑都如此花容月貌清纯可人,叫人如何把持得住。
  “别害怕了,这里是盘山村,野兽不会跑到这里来的,山上有很多仙人会打跑他们的。”小村姑看到徐缺发愣的表情,以为他还在害怕,便挥挥小手做出打野兽的动作,却显得可爱至极。
  徐缺顿时回过神,看美女归看美女,装逼这门纵横寰宇的伟大事业可是每时每刻都不能落下的呀!
  当即他虎躯一震,说道:“怕?我徐缺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怕。实不相瞒,我是一名猎人,那天在山上遇到数千……呃,数十头野兽想吃我,但我一点都不怕,当时我就对那群野兽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徐缺绝不会束手就擒。于是与它们展开了激烈的搏斗,大战了三天三夜,你看这条伤疤,便是一头恶狼抓伤的……”
  “啊?我们这山上可从来就没有狼呀!”
  “没有吗?那肯定是从其他山跑过来的!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重点是最后我为了不死在它们口下,义无反顾的从山上跳下来,没想到上天眷顾我,派了一位小仙女来救我,谢谢你。”
  “啊……我,我不是小仙女,我是小柔。”小村姑白皙如雪的脸颊立马通红,有些羞涩的低下小脑袋。
  “没事,小柔,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小仙女。”徐缺深情道。
  “你……你这人怎么,啊……”小柔顿时又羞又急,最后捂住了小脸,转身跑掉了。
  在这个地方,哪怕是一个村落,人们的观念还是很传统。
  像徐缺这番话,简直就是赤果果的调戏,并非是赞美啊!
  而小柔羞得跑出木屋后,躲在外面,不断的用小手给自己发烫通红的脸颊扇风。
  徐缺则躺在木床上,很欣慰的笑了。
  刚才那个逼装得很成功,竟然得到了两点装逼值,所以才嘴巴抹蜜似的赞美了小柔一番。
  他唤出了系统,个人信息界面又自动弹了出来:
  “宿主:徐缺
  境界:练气期十层(略有小成)
  经验值:0/1000
  装逼值:7点
  功法:《太古五行诀》初阶篇
  职业:无
  地位:东荒大陆火元国驸马
  ……”
  “咦?”
  徐缺突然一声惊疑。
  之前他看自己信息的时候,同样是练气期十层,可系统评价的水平是初窥门径,但这会却变成了略有小成,显然提高了一个层次,难道是自断经脉后又不断修复带来的收获?
  唔,这么说来,那些苦头也不算白吃了。
  徐缺心里恢复一丝平衡,对系统说道:“开启修复功能,帮我恢复伤势。”
  “叮,已开启自动修复功能,扣除一点装逼值。”
  唰!
  瞬间,一股清凉温和之意贯穿全身。
  陈琮感觉浑身都舒畅了,像是在最疲惫的时候躺进了温水池里,全身毛孔都在张开。
  数息后,他身上的疼痛逐一消失,身体恢复了气力,感觉状态比受伤之前要强大了许多。
  徐缺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噌的一下从床上弹起,紧跟着双拳一握,浑身肌肉一蹦。
  “啪!啪!啪嗒!”
  接连数声闷响下,身上的纱布尽数断裂,脱落到了地上。
  “吱呀!”
  就在这时,在外面平复完心情的小柔再次推门而进。
  她的目光正好落在徐缺身上,眼眸陡然间变大,小口微微一张,发出了一声尖叫,随即满脸通红的夺门而出。
  徐缺愣了一下,满脸疑惑的低下头一看,整张脸顿时也变成了猪肝色。
  尼玛,谁把老子衣服脱光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4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