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未分类 > 明末乞活 > 第四百九十七章.能动手就别哔哔

      乞活军松江水师六个师长师副,也就何斌这个最没二吊子,除了他的以前的亲兵组成两个大队外,剩下连个小兵他都指挥不动,不过何斌对此也不在意,他反正是奔着已经被他改成摇钱树号的船来的,这小子一心想当个逍遥海盗,根本就不想当官。
  
      这货也算是松江水师中最有钱的一个,前阵子跟着走了一趟南洋,和马尼拉的英国商人威廉又是交易一通,身价立马就到了六位数,请客吃饭,整个酒楼都被他包下了,刚进去,令宋青书惊奇的是玉儿几个居然也在这儿,似乎还没开始表演呢,一看到宋青书,这妮子立马在巧研等几个妞羡慕的注视中兴奋的迎接了过来。
  
      “义父。”
  
      “你们怎么……”
  
      后世包养女明星的花边新闻层出不穷,可宋青书是不相信玉儿几个能被钱吸引来,论身价,玉儿也算是个小富婆了,不比何斌差,论后台,南直隶强过宋青书的也是有限,就在宋青书惊奇中,何斌这厮已经挺着一张丑脸搂着他那媚艳女秘书大笑着走了过来。
  
      “哈哈,大帅勿怪,今晚借着大帅的名头,小的才能把玉儿大小姐请过来,哎呦,玉儿大小姐别生气,小的也没瞎编,您来了,是不是看到大帅了?”
  
      感情儿是被这厮忽悠了,用宋丹丹话说,自己和玉儿大小也算是个名人了,尤其是玉儿,秦淮河那么多名家,她是唯一谁也请不到的,有一次就算保国公朱国弼过寿,下帖子请她去,一声身体不舒服就没去,保国公也没辙,今个酒楼子里不少应天的东家掌柜的,今天玉儿一到,明显给这厮大涨人气。
  
      自己的形象代言人能让他白用吗?看着玉儿挎着自己胳膊,郁闷的撅着小嘴,宋青书故意板着脸斥责道:“何将军,与倭寇大战在即,汝不在军营了整军备战,出来这花天酒地,你可知罪!”
  
      看宋青书发火,何斌还真吓一跳,不过这货绝对是加勒比海盗中的杰克船长翻版,立马就是一副忧国忧民模样捂着胸口:“哎呦,大帅您可冤枉我了,末将每时每刻不在为咱们乞活军着想啊!”
  
      旋既何斌忽然又是凑近了,压低了声音对宋青书小声说道:“大帅,此地人多眼杂,进去说话!”
  
      看着他这幅表情,宋青书心头暗暗点头,这货这个节骨眼上大张旗鼓请自己,果然不会那么简单。
  
      “各位吃好喝好啊!玉儿大小姐,有劳了!”
  
      做了个罗圈揖,何斌满副笑容前面带路,对玉儿轻轻点了点头,宋青书亦是跟着他上楼进了包间。
  
      果然,里头早就做了个黑瘦却是干笑的四十上下矮个子中年人,看他脸上的风霜还有暴皮痕迹,一看就是在海上风雨打的,而且这厮双手骨骼格外粗大,青筋暴起,绝对是个练家子!
  
      看着几人进来,这厮一副满是福建方言口音的南京官话更是证实了宋青书的猜测。
  
      “在下漳州海防分守都司郑兴,见过两淮大帅,久仰大帅威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啊!”
  
      福建郑氏是大姓,姓郑的一抓一大把,可福建水师姓郑的只有郑芝龙的族人亲信了,如今这货堵门口还杀了自己麾下的人,宋青书是没给好脸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主位,几个亲兵挎着左轮门神那样侍立在宋青书身后,阴沉着脸,宋青书粗鲁的一拍桌子。
  
      “大家都是当兵汉,粗人,郑芝龙派你来有何事,直说好了。”
  
      “好,大大帅果然是爽快人!”也是乐的一拍桌子,郑兴还是那副笑面虎模样往后椅子背一靠,嗡里嗡气的说道。
  
      “我家龙头的实力大帅您也看到了,路上,您是爷爷,广宗一战杀灭建奴数万人,打的墨尔根代青抱头鼠窜,不过在海里……”
  
      竖了个大拇指,又重重的拍了拍胸脯,郑兴骄傲的说道:“还的是我们龙头!”
  
      “我家龙头敬佩大帅也是英雄,绿林道上响当当的汉子,故而让小的来拜拜码头,看看如今这事儿,能不能和气生财!”
  
      “细节!本帅没时间听你啰嗦。”
  
      宋青书还是那么一副不客气模样,弄得郑兴这笑面虎也是忍不住一僵,好不容易撑住笑容,郑兴干巴巴的抱了抱拳。
  
      “大帅跑南洋,去马尼拉找洋人贸易,您自管去,咱们郑家再看到大帅的船,也是迎风让路,退避三尺!不过大帅的船上,得捎带上点咱们的货,并且那些穷山恶水的孤魂野鬼,大帅就别搭理他们了,您出多少货,咱郑家全给您吃下了!”
  
      这提议听的何斌又是满腹笑容,仿佛他又立了大功,可听的宋青书却是满面冷笑。
  
      这郑芝龙倒是还真够霸道,捎带点货?捎带点人来监视控制松江水师差不多,况且他还想一个人就垄断了加多宝商号的货源,宋青书才刚刚建立起那点海上贸易,一口就要给否了。
  
      “大帅,我觉得……”
  
      这头何斌还跟着满腹笑容的要说话,谁知道宋青书却是冷笑着忽然往后一靠,目光别有深意的看着郑兴的眼睛笑到道:“郑都司,我们北方绿林道有句俗语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哦?请大帅赐教!”
  
      “我们北方绿林信奉的,能动手,别哔哔!”
  
      说完,猛地站起,宋青书冷着脸直接走出了门,一刹那,郑兴那张黑脸涨的跟猪肝似得,何斌的笑亦是立马变成了一张哭脸,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悲催的对已经出离愤怒的郑兴抱了抱拳,悲催的赶紧屁颠屁颠追了出去。
  
      别说,宋青书还没走,换了一副笑容,趴在栏杆上,正好玉儿唱到高点昂起头,宋青书旋既给出一个温馨的笑容。
  
      “哎呦我的大帅!您何苦跟郑家撕破脸皮?就那些孤魂野鬼,他们才能吃掉多点货,和郑龙头交好,每年那是好几百万两的生意,您何苦……”
  
      “何斌,这次你又立了一功!”
  
      没等他说完,宋青书居然是满腹笑意的扭过头。
  
      “你找他的,还是他找你的?”
  
      “这个……”
  
      智商有点跟不上宋青书的速度,迟疑了下,何斌才如实回答道:“您也知道,郑芝龙容不下小的,小的哪儿敢去找他啊!这郑兴以前和小的还有点交情,前几天,他来找我,引见大帅一面!不过他的提议,小的觉得……”
  
      “郑芝龙没有必胜的信心!”
  
      话还没说完,宋青书又是笑着打断了:“原本做海寇时候,他真是海上蛟龙,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可这几年稳定了,郑爷之名就连荷兰人都得颤抖上两颤!结果这郑芝龙就满足了!到颐养天年的时候了!”
  
      冷笑着,宋青书那双眼睛如同魔鬼那样幽幽闪着光辉,盯的何斌直感觉后背发凉。
  
      “不过他满足了,本帅可没满足!区区几百万两,岂能满足我?”
  
      “暴风号,凌波五舰还有两天差不多就整修完毕,要想保住你的船还有你的生意,就回去好好准备下吧!”
  
      说着,宋青书又是挥了挥手,示意何斌滚蛋,底下人还满是敬佩的对着何斌抱着拳头,可这货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意气风发,简直是哭丧着脸又走进了包间,不知道和郑兴又解释了些什么?反正这天结束时候,宋青书是再也没见过这个郑兴。
  
      三天后。
  
      庞大的乞活军舰队由龙江船厂,镇江,江阴等各处船港开始集结,码头上,巨大的鲲鹏,暴风的番号战舰真如同一个个巨大的神兽那样,不断的吞吐着,穿着白色军服,白色纸甲的水兵与民夫来来回回,川流不息的向船上运输着一大桶一大桶的淡水,补给品,火药。
  
      “嘿呦!嘿呦!”
  
      几十个水手喊着号子,拉扯着从船上延伸下来的支架滑轮组,重达两千斤的红夷大炮在绳子嘎吱嘎吱的声音中,一点点被调上去。
  
      甚至陆军的大炮都借调来了些,库存所有红夷大炮,宋青书又是替换可了两船的红夷大炮,如今装备红夷大炮的七十五米应天舰已经达到了十条。
  
      这等火力,是辽东军红夷大炮的十倍,建奴的五倍!看的孙传庭都直眼红,每个月都能看到他写来的信笺,主题都是浪费!如今,就要轮到孙传庭严重的暴殄天物来大发雄威,饱饮敌人鲜血了!
  
      眼看着最后一根大炮也要被调上去,偏偏出了些幺蛾子,一个水手正满脑门青筋使着劲儿,冷不当一昂头,下意思就长大了嘴巴送开了手中绳子。
  
      “玉儿大小姐!活生生的玉儿大小姐!”
  
      他这一松手可不要紧,后面几个水兵可扛不住劲儿了,沉重的大炮呼啦一下向下猛地坠落了下,惹了祸的玉儿亦是吓得直吐舌头,赶紧上来帮着一把抓住了绳子,咬着粉嫩的嘴唇往后拉着。
  
      玉儿那点力气,对于常年训练的大男人来说可不算什么,可她带的光环却是超级的,傻了一秒,那惹祸的水手立马跟打了鸡血一般,脑门上青筋往外爆的跟八门遁甲全开似得,吃奶的劲儿都使用了出来,其他水手亦是跟着爆发了小宇宙那样,沉重的大炮呼的网上一窜,倒是把上面接应的水兵吓了一跳。
  
      “猪啊你,这炮比你都值钱,要是摔个好歹,卖了你都不够赔!你小子怎么老给老子犯浑呢!”
  
      一面大声呵斥着那个倒霉鬼,一面那水兵队长也是跟着直憋屈,旁边罪魁祸首的玉儿跟着直吐舌头也是道着歉,可她是大帅干女儿啊!谁敢骂她?离着不远,巧研等丫头亦是跟着嘻嘻哈哈着。
  
      眺望着这一群欢乐小女生,宋青书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次可不是什么出去玩的好事儿,所经历的血腥恐怕比上次玉儿见识过的叛乱还要血腥,残酷。
  
      不过记得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军三次战役曾经以当时美国女影星的名字命名某山,虽然在我天朝面前没什么用,可的确极大的激励了美国鬼子的士气,不要命的往我军将士机枪底下送死赶投胎,这次不论船数还是人数,都达到了一比三,所以宋青书也是硬着心肠把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带上战场来激励士气。
  
      其实他也没有面上表现的那么有信心,毕竟郑芝龙凶名在外,可这一次北上,所经历的朝廷的**,皇帝的瞎指挥,百官的勾心斗角以及军队惊人的懦弱已经让宋青书彻底没了信心,距离那个大毁灭的申甲国变已经就剩下五年的时间,他实在是没有时间耗费在与郑芝龙的对弈中满满发展水师。
  
      郑成功的失败对宋青书来说已经是前车之鉴了,就算郑成功收复了台海,却还是在内有建奴,外有西欧殖民者的包围下内外交困,不过区区二十二年就灭亡了,万一将来整个大陆都沦陷在了建奴的铁蹄之下,他宋青书需要一个比台海大的多的广袤回旋空间,至少要关闭马六甲,让整个东南亚布满自己的势力,殖民城。
  
      那么第一关,就是打开郑芝龙的锁链,所以就算这一战风险极大,他还是需要去打的!至于万一落败了,这一次宋青书却是根本没有考虑。
  
      又是运送物资运送了一个多时辰,最后一箱子补给品运上了舰队,船头,亦是响起了轰鸣的嚎叫声,主桅杆升起了血红的宋字大旗,一直督到了最后,带着也是套上一套军服纸甲的情报秘书李香君,宋青书亦是带着亲卫队打算登上旗舰,最近才刚刚打造好的海权号上。
  
      不过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急促的喊声,惊愕的回过头,自己的四轮马车疾驰进了港口,旋既没等马车停稳,采薇已经挎着个大篮子蹦了下来,接着小辣椒,董小宛,巧儿,李裹儿,几个妞一个不落的追赶了上来。
  
      “夫君征讨贼寇,妾身等不敢拖累,请夫君满饮此杯壮行,妾身等在应天等着为夫君庆功!”
  
      毕竟不是一般女人,丝毫没有离别的凄凄惨惨,从篮子中端出酒壶,斟满一杯,挺着肚子,采薇高高的举过眉头,看着几个妞那熟悉的面孔,内心忽然也是涌现出一股子热火,接过酒杯,昂头饮下,最后重重的看了采薇一眼,丢下玉杯,宋青书一言不发,大步流星的朝向海权号走去。
  
      靠近海边,海鸥盘旋在天空鸣叫不停,盘旋在桅杆上,随着鸟巢中旗语兵挥舞的大旗,整个舰队响亮起了轰鸣的牛角号,一个个庞然大物随着划桨撑动,刚开始缓慢,旋既愈发的快捷,划开白浪一往无前的向汪洋大海冲锋而去!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3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