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神之尘 > 第三十四章 萧尘VS沙克罕

  萧尘来到古式建筑二楼的一间房门前,几秒钟之前有一个玩家被里面的人给骂走了。他敲响了门,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滚~!”里头暴喝了一声。
  萧尘忍了这口气,拿出做白领时被人呼来喝去的耐心,继续套问道:“我是来帮你的哥们,你要相信我,我能帮到你。”
  一个雄厚又怪异的声音叱喝道:“帮你娘个蛋,快滚,别烦我休息。”
  萧尘继续忍了,在门个小心着说:“你们被劫了商货或许我能帮到你,不用麻烦官府。”
  里头的异族汉子叫了起来:“你们这群讨厌的中原人,不是说了吗,别来烦我,再来烦我我就把你捏死!”
  萧尘一听火大了:“嘿呀!我听这话怎么这别扭?中原人怎么了?奶奶的,我来帮你,你丫的还凶我。捏死我?草,你个熊逼傻货,被人劫了货物没卵子用,跑到这里来逞威风。我.日.你奶奶个嘴,我擦你全家……”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来了气,或许是这些天受到压力和心事都太大了吧,站在门口破口大骂起来。
  里面的异族汉子以为萧尘骂几句就完了,没想到骂个没停。他也恼了起来,推开门怒叱道:“你这厮鸟嘴真他娘的臭,你要干什么?”
  萧尘指着他鼻子骂道:“你这厮,老子要干你。狗东西,王八蛋,老子要跟你单挑!”
  异族汉子瞪着铜铃大的眼睛,周围的玩家也看傻了。或许他们已经习惯了和游戏里的NPC套关系,难得见到这样的情形。
  “哈哈哈哈哈……”异族汉子大笑起来,一双钵碗似的拳头捏得咯嘣作响:“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穆克族的勇士沙克罕,在穆克族人人都知道我的大名,他们敬重我,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萧尘‘嗤’了一声冷笑,用手指戳着他胸口道:“我管你是沙克罕还是屎壳郎,你的货被人劫了,你却只能懦夫的在这里和我BB。你B个毛线啊你。”
  “你……”沙克罕怒得青筋都爆了起来,浑身发抖,他一把将萧尘的手打开,指着萧尘道:“我要跟你单挑,我要打死你!”
  这一下可好了,玩家和NPC要单挑,整个楼上楼下都噪了起来,反正看热闹的不嫌人多,连那些商队受了伤的护卫都跟着起哄。
  驿馆马厩旁捡了一块空地,一伙好事之人围了一个大圈,沙克罕一身兽皮裙衣,腰系牛首骨带,背上背着一柄五棱角的棱瓜大锤,全副武装走在当中摆开了架,冷眸看着萧尘道:“怎么了,过来呀?现在害怕了吗?”
  萧尘是一时气上了头才说要跟他单挑,没想到还真就单挑了,现在他是骑虎难下,打赢了还则罢了,这要打输了还不是给别人笑死。这游戏逼真就逼真在这儿,跟个真事儿似的。
  其实萧尘也不是怕跌面子,主要是有了之前和方顿、老乞丐一起战斗的经历,知道NPC的实力可不是闹着玩的。他看了一下这个异族大汉,17级,跟自己一样。扔了个侦察术过去,看到了他的数据信息。
  穆克族勇士·沙克罕
  属性:NPC
  品级:狂化;
  等级:LV17;
  生命:12557;
  法力……
  萧尘一瞧这个属性,暗道:“居然是狂化品级,不知道杀了他会不会爆东西。”他轻轻吐了一口气,慢慢来到场地中央,对方的生命比自己高不少,自己得小心应对了。
  突然,沙克罕率先出手了,他快步的冲上来,右拳裹着一团风劲打向萧尘。萧尘举起护手盾硬挡,强劲的风力冲击将他震退数步,紧接着对方一个膝撞跟过来。萧尘反手一刀,同时胸口跟着中招。
  “哇~!”萧尘被胸口的这一记膝撞顶得生疼,差点连气儿都喘不上来,一屁股率在地上。而对方只是退了两步,紧跟着又跑上前来。萧尘一惊,滚地爬起,周围的玩家传来一阵嘻笑奚落之声。
  萧尘没工夫理会周围的声音,他必须得全神贯注应对这场战场。刚才赤铁护手盾的挡格,减少了不少的伤害。盾牌的基本属性就是增加双防,成功挡格后可以百分比减少伤害,以及增加承受度。他的赤铁护手盾是珍品,挡格后的减免伤害为31%。但那一记膝撞他却没有挡住,让他掉了162的血。
  “你就只有这样吗?哼,那就准备成为我捏死的蚂蚁吧!”沙克罕取出来他的短柄五角棱瓜锤,高高跳起,向地上的萧尘砸来。
  萧尘就地一滚,堪堪躲开,他赶紧磕药,却听见游戏提示说处于决斗状态,不能使用药品、道具、守护和坐骑。他心头一怔,只好使用了一个新手的回复技能‘命息术’。
  命息术总共只能恢复100点生命,而且得分成10秒来回复,冷却时间也是60秒,消耗法力10点。
  这个技能救缓不救急,没什么卵.子用,可以现他也只有这个恢复技能了,只能拿它慢慢消耗。
  沙克罕一连串的猛攻,萧尘连滚带爬拼命的逃,心里琢磨道:“不能使用道具,我的法力上限只有600出头,不能乱用技能,得保存法力回血。”
  他现在24级的强力一击,每用一次消耗法力31点,这600多点的法力也用不了十几二十刀就没了,更别说虎啸三式和疾风斩也算是高消耗的技能了。他决定只用虎之牙提升的攻击BUFF,这个技能消耗虽不少,但持续时间有30分钟,战斗尽量只用普攻。好在他普攻的附加伤害还算高。
  “你跑什么?来呀!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跟我决斗~!”
  沙克罕追在后面打,萧尘如老鼠一般在前面蹿。他不理会对方的挑衅,只想着怎么才能赢。
  沙克罕哈哈大笑:“你们中原人只会逃蹿。看啊看啊,这是多么滑稽的一幕。”
  萧尘暗暗咬牙,心想:“TMD的,天启公司还是自己国家的公司吗?居然同意让NPC说这个。中原不就是我国古代政权的象征么?”回头骂道:“你这只屎壳郎,臭屎壳郎。”
  “我要是屎壳郎,你就是屎。被我辗得满街跑。哈哈哈哈……”沙克罕追不上萧尘的速度,再次跳起拿大锤子砸地,强大的劲气裂开地面,直接冲击到萧尘背后。萧尘被冲倒地上,沙克罕紧跟着挥锤砸来。萧尘想再次效仿之前就地滚开,却是被对方料准了,晚了一步。
  “啊~!!”
  沙克罕的五角棱锤砸碎了萧尘的左手手臂,钻心的疼痛袭骨而来。生命值被这两下地接打掉了400多,他只能咬牙忍痛赶紧将沙克罕踹开,果然肉体的承受度还不够。
  肉体碎了并不会影响战斗,这一点属于很游戏化的设置。必竟这是游戏不是真实,只不过被击飞或者击倒了的话,还是会影响战斗的。
  失去了左臂肉体的萧尘,由一只虚白色的灵魂手臂握着盾牌,他冒出一脑门子虚汗,剧痛时时传来,游戏里并不能完全屏蔽痛觉,而碎破的手臂还需要10分钟时间来恢复。他一刀将自己挂在肩膀上累赘的残肢砍断,加了一口命息术继续跑。没错,就是跑。
  一圈一圈的跑下来,左支右躲,很少反击。周围无数人的嘲笑,但在他耳边如同过耳的风。他在观察,他在摸清沙克罕的攻击节奏,仅管自己已经累得胸口都要裂开了,可只要用意志力强忍下去,游戏给他的身体不会拒绝让他继续跑下去的。
  沙克罕的攻击动作略显迟缓,这一点他早就知道,否则他也很难保证一半以上的血活到现在。但是如果要去攻击对方的话,沙克罕的反击自己必然也得承受,这一点他已经试过几次了,掉了不少的血。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沙克罕的自愈速度,也就是生命恢复速度比他想要的要高要快。
  “该怎么打?”这是萧尘不得不面对的难题。虽然只是个NPC,但也会给自己加BUFF,也会用各种方法保护自己,他的逻缉运算和现实中的人没什么两样,大量玩家的游戏数据汇总在《神之尘》的运算库里,NPC要模仿玩家的战斗方式完全不是问题。
  没有胜算。对方的等级和自己一样,生命值却比自己高多了,他的伤害不俗,而且没有滥用技能消耗法力,将对方的法力磨光原本也是萧尘的计划之一。这下打下去,完全没有优势。
  真的没有胜算了吗?萧尘的眉头轻轻拧了起来,冰冷如刀的眼神盯着对方:“不,我有胜算。”突然他眼神一凛,人,瞬间冲了过去。
  沙克罕被突来的袭击吃了一惊,眨眼身上已中两刀。他抡起左臂反击,因为没有重锤的左手更快,但是意外的是他这一膀子打空了!
  萧尘成功从他腋下躲过,反手又是三刀削在他左身上。沙克罕大吼一声,顺手挥锤砸来,萧尘巧秒的一滚,从他锤风下避开,刀刃用力捅在了对方背部。
  “你这个浑蛋,像泥鳅溜来溜去太可恶了!”沙克罕转身抡锤,转起了大旋风向萧尘砸,然而这转圈的锤又砸空了。萧尘俯下身去,碎梦之刃对着他转圈的双腿猛砍。
  对方的肉体承受度显然比高,如此削砍也没砍断,只是掉血。沙克罕立刻中止了技能,高举起大锤,锤上亮起一团魔印金光,轰然一击砸在地下。爆炸声中,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可是……又砸空了。萧尘已经在他身后了,刀锋连砍,连续两次触发了幸运一击。
  沙克罕浑身是伤,气得大喘气,眼睛里满布血丝,像猛虎扑食一样向萧尘扑来。这回萧尘只是轻易往旁边一躲就避开了他的攻击。萧尘逐渐笑了,沙克罕越愤怒露出的破绽就越多,他每一次起手式,萧尘都能准确的看出要往哪个方向砸,那样的动作太明显了。即便偶尔被擦伤,也并不影响他已经掌控了全局。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只剩下143点生命的沙克罕发起亡命的一击向萧尘扑来,他愤怒的咆哮着,不顾一切,也要将这个戏耍他的人砸碎。
  萧尘不知道会不会杀死他,但眼前已经无路可退了。他刀锋一抖,横刀迎了上去。瞬间一声失力的哀嚎,一股鲜血喷了出来,沙克罕倒在了地上。现场已经鸦雀无声,全都张不开嘴来。从一开始的被追得满场乱蹿,到最后的几乎无伤反杀,这简直是天差地别的画面。萧尘回过头来,看着地上还剩1滴血的沙克罕,他问游戏精灵如果现在再补一刀,沙克罕会死吗?游戏精灵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沙克罕怔怔地瞪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萧尘,他至此都不知道自己如何败的。不止是他,连围观的NPC和玩家也是如此。
  人群中,一个染了一祉白发的男子低声道:“这个叫狐神不染尘的玩家挺厉害的。我都没看出来他是怎么赢的。”
  另一个男子道:“观察和判断。他摸清了NPC所有的攻击方式和节奏。这个人果然……”他嘴边扬起了一抹颇具意味的笑容,转身离开了人群。
  “嘿,逸风尘等等我。”一祉白发的男子跟了上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