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神之尘 > 第三十二章 肠粉店聊天

  萧尘从游戏里出来的时候是上午时间8:17,这时候正是吃早饭的时辰。他虽然在沙发上睡着晚了一晚上的游戏,可是并不觉得很疲劳,这让他也有点意外。记得十年前那时玩游戏,玩三五个小时精神就感到很疲累了,必竟现在的游戏是通过精神建立虚拟化世界,对精神的消耗很大。可现在基本没什么疲劳感,心想或许是这十年科技发展,让虚拟世界对人的精神损耗有了很大承度的降低。
  既然这个时候起来了,就出去吃个早餐吧。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下了楼。小区的花园里有上年纪的人再做晨练,一些十五、六岁的孩子在周围玩。萧尘心里奇怪他们今天不用上课吗?仅管现在很多学校授课都建立在虚拟世界中,但法定最低一天两次教学为上午的8点至9点和下午2点至3点,这是国家法律规定的。他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周末。
  “吃点什么小萧?”
  荷园早点店就开在荷园小区右边,这里的早餐做得不错,总有很多人喜欢到这里品尝。
  “一个肉包,两个烧麦,一个肠粉,一杯豆浆。”萧尘仰头将罐里的酒喝尽。
  “肠粉要5块的、8块的、12块的还是18块的?”
  “12。再来个葱油饼吧。”
  记单的是一个56岁的胖妇人,姓刘,平时喜欢穿花衣服,像个瓢虫似的,附近的人都喜欢叫她花大姐。这店是她跟她丈夫一起经营的,店里还顾了个专门做肠粉的伙计,做出来的肠粉确实不错。
  花大姐记下单笑道:“小萧,今天味口这么好呀。”
  萧尘苦笑了一下,一晚上没吃东西,确实很饿了。
  做肠粉的伙计叫胡强,四十一岁,是外地来城里务工的,没找到什么事做,就到这里来了。据说他做的肠粉好吃,店里的生意好,所以给他的工资也还不错。
  萧尘看见店里没位子了,这时候有人向他招手。
  “萧先生,来这边坐吧。”
  招手的是张小刚,负责这一片区的民警。萧尘以前也在这里见过他,但是没打过招呼,并不认识。
  萧尘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又起来到保鲜柜里拿了罐啤酒。张小刚正在和一碗绿豆粥奋斗,看见萧尘再次坐下后道:“一大早就喝酒,不怕伤胃呀。”
  萧尘只是笑了一笑,没有答话。
  过了一会儿张小刚吃完粥,拿纸巾擦了擦嘴,一手靠在桌子上说:“昨天魏警官都跟你聊什么了?”
  萧尘蹙了下眉,道:“我不想谈这个话题。你们不都是警察吗,这话不应该问我。”
  “我就是随口一问,你别紧张。”过了一会儿,张小刚又道:“不过魏警官以前干过刑警,现在专门负责缉毒这一块儿。”
  萧尘不耐烦道:“如果我有事,她昨天就已经把我带走了。”
  “嗨,我知道我知道,你别紧张。我说了,我就是随便问问。”张小刚点了支烟,抽了一口说道:“你呀别误会我,我就住在后面那一片儿。”
  萧尘放下啤酒,先吃了一个烧麦,然后拿着包子和肠粉一起吃起来。店里有两桌少年在聊天,有点吵,聊的都是游戏的事儿。
  张小刚掐灭烟头,喝了口茶水笑道:“你最近有玩游戏没有?”
  “嗯?”萧尘突然抬起头看着他。
  张小刚拿手比了比:“喏,那些小孩不都在聊吗?玩游戏可以解忧,早点忘了那些伤心事儿。人总要活着是不是?”
  萧尘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跟我聊游戏?那个发神秘短信的人会是他吗?”萧尘在心里暗想。发短信的人很有可能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会不会就是眼前的这个民警?
  张小刚说:“我最近在玩一款叫《神之尘》的游戏,玩着还真不错。想不到现在游戏进步这么大了,我都好久没玩过了。”
  萧尘敷衍着回道:“我也是。”
  “你也在玩吗?”张小刚抬起眼露出抬头纹看着他。
  “啊,是啊,最近有玩。”
  张小刚摸着自己脑袋上的头发道:“嗨,你说啊,现在这个社会啊,累死人的挣不着钱,享福的人反而大把的挣。玩个游戏一件装备都能卖几万上十万的,我一个月工资才几千块,你说这上哪说理去。”
  萧尘淡淡的笑道:“现在是服务型社会嘛。工厂都机械化智能化,国家对社会发展和就业问题都转向服务业做为重点。服务业的三大支柱产业:影视、体育和游戏,有国家政策的支持现在只要涉足这三个方面当然好赚钱。你看那些做游戏主播的,月入十万年入百万的笔笔皆是。”
  “哎呀,我是落伍了,搞不清楚这些。不过听你说起来好像很在行。”张小刚说。
  萧尘笑笑道:“我之前就业的那家公司就是做体育用品销售的上市公司,对这方面多少了解一些。”
  “难怪。”张小刚又摸了摸头说:“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些小孩子在说什么?”
  “什么?”
  张小刚道:“他们说那个什么《神之尘》里一个叫什么‘紫焰妖狐’坐骑今天可上了游戏新闻的头条了,以成交价第一的价格卖出去了。”
  萧尘吃着东西看了他一眼淡淡说:“有这么值钱?!”
  张小刚道:“是啊,你去交易网站上去看看就知道了。我也是昨晚听我儿子说我才知道的,所以昨天晚上我就去玩了一下那个游戏。”
  萧尘吃完最后一口肠粉,说:“那个东西我知道,稀有的东西卖得贵很正常。玩游戏的土壕嘛,尤其像我们国家的玩家就特别喜欢砸钱。”
  张小刚捶着手,不无悔怨之情道:“唉~!你说我们干累活的是为了啥呀?唉~!你说我要是能在游戏里也……也能得这么个东西就好了。”
  萧尘只是笑了一笑。
  这时候旁边的几个学生青少年听到了,立马凑过来激动又兴奋的说道:“你们知道不知道,那个‘紫焰妖狐’是圣魂仙兽,是好难得的坐骑,你们以为想要就能有的啊。”
  年轻的学生有时总是这样,聊到他们感兴趣的话题时,总是能毫无顾忌的和陌生人争辩讨论。何况身为民警的张小刚今天又是一身便装,少年们只当他俩是三十多年的游戏爱好者。
  张小刚不太懂,但他很想知道,因此很认真的问:“那圣魂仙兽是什么?”
  有个戴眼镜的男生大着嗓门说:“那是最好的东西,最好的坐骑。你知不知道,截止到昨天晚上12点,全世界只有64个圣魂仙兽坐骑。截止到昨天晚上,全世界只有19个传说级守护。”
  另一个男生附和道:“就是就是。懂不懂啊大叔,你们OUT了。还想着有一个那么好的东西呢。”
  男生们总是对游戏中的消息知道的比任何人都多。
  张小刚颇为尴尬的笑着。
  萧尘问他们:“传说级比英雄级还高吗?”
  “比英雄级高一级。”男生们的嗓们能让整个小店的人都听见。哪怕是过路去上路的公司职业,也会为他们所说的话吸引。必竟现在满城都在打这款游戏的广告。
  离开时,张小刚无不羡艳那些能从游戏里挣到大把钞票的人,他似乎准备趁着休息的时光也去奋斗一把。做为成年男人的生活压力,萧尘深有体会,养家糊口,那是家庭的责任。
  买了些食品回到家中,打开游戏器护臂上的量子光束全息投影系统,进入网络界面,很快在《神之尘》的官方交易平台上找到了那则‘紫焰妖狐’的交易新闻。
  “真是人傻钱多啊。在那些有钱人眼里,170万不过是日常生活中的小费吧。呵呵。”萧尘苦笑摇头,又去浏览了一下别的信息。不一会儿他又看到了两则消息。一则是神之尘将于两个月后的8月16日凌晨0点结束不删档公测,进入全面开放式运营,届时将会对游戏中的部份内容和数据进行调整。调整的方面有一点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就是将角色死亡后损失5%的经验,改为死亡后掉全身装备20%的耐久。
  第二则消息是为了迎接《神之尘》的正式运营,天启公司推出新一批的专属游戏器特价优惠活动,并且将《神之尘》向通用式电脑游戏器开放。
  萧尘纳闷了,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一边卖自己的专属游戏器,一边又向通用电脑开放,那还有人买他的专属游戏器吗?仔细往下一看才发现,在通用电脑游戏器上的拟真度只有67%,而且会失去部份体验攻能。
  萧尘抠了抠鼻尖,嘀咕道:“看来《神之尘》准备抢更多的市场份额啊。也难怪,虽然还只是公测阶段,这款游戏的市场占有率已经冲到第一位了。总在线人数已破十亿,全面开放的话,全球两百亿人口不知道会有多少玩家呢?之前的虚拟游戏因为在线人数问题,都是采用分区模式,降低在线压力。不过《神之尘》不打算采用分区运行的方式,只开设唯一的一个服区,这样一来这个区的装备简直会被炒到天价啊……”
  萧尘突然对这款游戏的运营方式和开发这个游戏的公司感兴趣起来。他感兴趣不是因为别的,而是魏骁婷警官提到的网络洗钱。什么地方有大量的交易而又很难被监管?无疑是虚拟的网络游戏。可如果要通过网络游戏来洗钱的话,这里面的难度和风险都很高。最大的风险就是游戏币与现实货币的兑换。
  大笔的资金流入,转成大量的游戏货币,再由大量游戏货币转为大量的现实资金流出,然后交税。这当中的具体操作自是不用说,这样一来来历不明的黑色收入就变成了白色收入。让那些见不得光的钱,变成了可以随意挥霍却不用担心警察找上门来的合法所得。
  但要保证这样的洗钱模式能够成功,首先得保证游戏中游戏货币兑现实货币的价格相对稳定,至少不能出现游戏币大幅下跌的情况。
  而天启公司最新发布的这两则信息,全面运营和将游戏登陆平台通用化,无疑会带来大量的玩家激增。再则将死亡后的经验损失改变装备耐久损耗,这样一来玩家对装备修理费的消费必然会加大。
  这两点都是保证游戏币的价格对现实货币只涨不跌的,这就给游戏洗钱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以往的游戏之所以难以成为洗钱的工具,就是游戏货币的价格不能得到保证,而现在这款《神之尘》可以说是黑钱洗白的天堂啊!
  萧尘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不是真的参与了网络洗钱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神之尘》无疑是最好的选择。难以进行有效的监管,全球大量的玩家在使用,交易平台上每天有巨量的金额进出,还有什么地方比在这里洗钱更好呢?同时大量的用户也代表着可以直接见到大量的客户,省下了现实中见面的风险,可以在游戏中谈好毒.品销售的细节,甚至可以直接交易。以游戏币的形式做为现实货币支付,再由货运公司或者别的什么方式将货送出。这一切只要操作得当,几乎完美。
  萧尘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雨馨,你真的有……做这样的事吗?”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