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神之尘 > 第二十二章 巫王山中的冰河

  她说的那个地方果真不是很远,一路杀怪过去只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地儿之后,萧尘陡然感觉到附近的温度有所下降,让他一时觉得身上有点发冷。
  这是一块半山处一块突然出的大坪地,周围能阴阴听见泉水流动的声音,却看不见水流在哪。一阵风吹来,只觉得风都是冷嗖嗖地,透着股侵体的寒意。萧尘心想,照那个老头子所说,寒茵草生长的地方有这么冷吗?
  萝儿猫着腰,藏在深及一人有余的草丛后面,指了指草丛外小声说:“就在那里。那边是个水潭,只要一走近那边,水潭里就会升起好多怪物。”
  “从水里升起来的?”萧尘拨开草丛,前边果然是一个篮球场大的水潭,水潭上方是一边崖壁,水流就是从崖壁上流下来,汇聚于潭中的。水潭靠内一方藏在崖壁之下,不时有水滴从上边滴入潭中,暗洞里面黝黑看不清,但可以看到洞口周围长着些花草,一直贴着洞壁往暗洞里延伸。
  说不定寒茵草真的在这里。萧尘瞧着水潭方向,但是要确认必须得过去才行。他想了想,将碎梦之刃紧紧握在手中:“没办法了,我只有过去一探究竟。喂小姑娘,你能不能在这里掩护我?”
  萝儿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考虑了一下,点头道:“可以啊。唉~!不就是5%的经验吗?谁叫我在你的帮助下得了一个骑宠蛋那么宝贝的东西呢。”说着一双幽幽的小眼神直勾人心。
  萧尘听她这么说,反而怪不好意思的了。想她一个小女孩辛辛苦苦跑到这里来好几次,难不成自己还要再害她挂回去一次不成。想了想,萧尘说道:“你可以再往后躲远一点,实在不行就让我挂吧,你别死就行。”
  “好的。”萝儿很听话的往后躲了躲。
  萧尘紧张的向水潭靠过去,尽量不让自己的脚步发出声。来到了水潭边,他悄悄地往水潭里看了一眼,见没有什么动静,便沿着潭边向崖壁下的洞口探去。还没走到洞口边,就听远处的萝儿惊叫道:“大叔,小心!”
  这一提醒,萧尘猛然惊觉自己右边的水潭中不知何时冒出了一个身影。他扭头看见一张可怕的面貌吓了一跳,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是一个即像胡子鲶又像水鳖子虫一样的东西,圆盘似的大脑袋,看上去软软的,当中一个硕大的眼球在来不时转动。眼珠根部密布蓝丝筋脉,两条像海带一样的肉翼,自圆盘脑袋两边伸长出来。它的足肢短小密多,看不清有多少对,后边一条长长大大尾巴上面长着一根长长的针刺。这家伙全身都是灰蓝色的,带着像病态的白斑,被它的大眼球瞧着,有一种不寒而粟的感觉。
  萧尘吓得连滚带爬的躲开,这些家伙从水里出来竟然一点声音也没有,像鬼一样。然而萧尘这一动,让原本动作缓慢的这些怪物警觉起来,从水里冒出来的七、八只这样的怪物,身上亮起来冷蓝色的魔光。
  一瞬间,一连串的冰魔法在萧尘身上绽开,萧尘大骇之下,血量瞬间见底。还好他有准备,一受到了攻击,赶紧喝那葫芦里的‘饮料’。只见血槽瞬间沉底,又瞬间补满,又瞬间降了一大半,又瞬间补满,这才捡回一条命来。
  萧尘撤丫子就跑,嘴里大喊大叫。这时候萝儿和骷髅射手掩护的箭矢已经飞到,四只受到攻击的怪物转变了目标。
  “快跑。”萧尘大喊,回头对着其中一个怪物扔了一个侦察术。
  巫王山中的冰河
  LV28……
  他只来得及看清这两行信息,冰魔法又成堆的压来。他被冰霜所覆,被迟缓了,移动速度大为下降,他无法逃出这些移动很慢的怪物的攻击范围。这时,一道冷白的冻气袭来,寒风裹着冰屑一吹,萧尘直接被冰冻成摆着奔跑POSE的冰雕了。而这被冻的短短一秒,又是数种不同的冰魔法成堆而来。
  萧尘没法,赶紧再饮了一口‘饮料’,化冻的同时,血量再次从底部被提了起来:“丫的,这简直要老子的命啊。28级的怪,玩个毛线,难怪那老头让我别在山上乱跑。”
  然而逆境依然没有改变,葫芦里的‘饮料’虽然能解除身上的减益状态,却不能免疫减益状态,他解冻的同时,又是被迟缓减速的时候。他心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逃不出它们的攻击范围迟早被它们折磨死。萧尘回头又一想:“TMD我跑什么啊,这些怪不像是血厚防御高的怪,跟它们拼了得了。老子有‘红牛’老子怕个蛋呀。”
  他突然折身,挥起手中碎梦反杀回去。
  “NND,我杀,我杀,我杀……”
  早就跑远了的萝儿吃了一大惊,只看见萧尘的血量忽上忽下,忽起忽落,像开了外挂软件一样,讶异道:“大叔他怎么了?吃了****了,这么雄伟!”
  萧尘扭头看到萝大,大喊道:“过来宰了它们,我顶着。”
  “哦。”萝儿急急忙忙跑回去,也不要命的射杀。
  萧尘想到自己还有五张火焰符和两张落雷符,火焰符是在与神梦教交手时捡到的,这些东西属于消耗道具一类,赶紧拿出来使用。
  符纸一扔化成了灰,上面的咒印亮成光芒,一团火焰猛的铺张开,烧到了三只巫王山中的冰河身上。-404、-318、327。三只怪物,三个数字,这伤害不俗,而且离爆炸火焰中心越近越高。
  萧尘连续把五张火焰符纸全不丢光,一团团火焰在它们中间绽放开来,最近的两只冰河直接被炸死,接着他又扔出两张落雷符,结果伤害少了很多,才200出头,而且都是针对单体。
  八只巫王山中的冰河死了两只还剩六只,萧尘只能咬牙,靠着‘红牛饮料’硬拼了。
  八只巫王山中的冰河的等级虽然很高,但按照28级怪物的血量和防御来推算,它们属于脆皮了。萧尘跳在半空中刮出疾风战,落在怪物身边反手又挑起强力一击,一只血量打残了的冰河应声喷出一汪蓝色,掉落在地。
  冰系魔法又来,迟缓效果减缓了他的攻速和移速,他一口‘红牛’下肚,解除了身上的异常状态,虎啸三式、普攻加强力一击,一个倒翻跳开两米转变目标又是两刀,CD好了以后隔空又是一刀疾风斩,又扫死了一个残血的怪。
  而此情况下,两个远程射手充当了高频攻击的DPS,连发的箭支刺透着每一个巫王山中的冰河脆弱的皮肤,仅以伤害来论,骷髅射手尤在小女孩萝儿之上。而这些慢移速的怪物,加大了他们箭矢的命中度。很快八只巫王山中的冰河全部摔落在地上,肢体触须还在抽动,随后成了一堆烂泥一样。
  “死了?”
  “死了。”
  这短短的时间让萧尘和萝儿两人像做梦一样。萝儿双脚发软,跪倒在地,一双大眼睛还怔怔地出神。
  “喵的,这些家伙这么厉害也不给爆点好东西。亏我们还是越级杀怪呢。”萧尘收拾起一些战利品,见她还坐在地上没动,便将所有的东西都收了。回头拿出大葫芦摇了一摇,发现葫芦里的‘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少了不少,几乎喝掉了一半,这让他后悔不迭。这么好的滋补品,实在不该这么浪费的,自己也是一时冲动,还不如死了好。
  萝儿回过神来,满眼星光的看着萧尘:“大叔,你好厉害啊。”
  萧尘帅气的抖了抖自己的头发:“叔也曾经年轻过。行了,我先去潭边看看还有没有这怪,然后找找有没有我要找的寒茵草。”
  水里头已经没动静了,萧尘在暗洞边发现了一些叶面卷曲的草叶。
  “哈,这肯定就是寒茵草了。”这是萧尘唯一感到欣喜的事,叶子上透出的霜寒之气证明了这一点,而且这个洞基本呈现在面北背南的方向,这也符合老头说的山之北,水之南。现在只等天色变黑,到夜晚寅时就OK了。
  “你要在这里等到晚上吗?那我先走啦。”
  “你就走了?”萧尘望着这小女孩,突然就要走让他有点意外。
  萝儿没有回答,解除了队伍关系,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小丫头……”
  夜晚三点,寅时已至,天上冷月斜坠,万里晴空。萧尘在周围小心的杀了一圈怪回来,水里头又刷出两只巫王山中的冰河了。他解决了这两只冰河怪,喝了几瓶血,但没有用到‘饮料’。这大半个晚上,他已经杀了几十只这种怪物了,好在每次刷新他都及时赶回水潭边解决掉这些奇怪的怪物,不至于让它累积到更多,每次只有一两只的话,顶着一些伤害还是能解决的,但也消耗了他不少的药。
  这期间他还爆出来两张巫王山冰河的卡片,感觉这里这种怪物卡片的爆率蛮高的。他自己开启了一张,剩下一张打算拿回去卖。可惜没有得到九州神印,看来已经有人开启过这怪物的卡了。不过相应的他也得到了这种怪物的弱点和技能信息,这也是为什么他能轻易解决这种比自己高了十来级的怪物,巫王山的冰河血量太薄,物防太脆了,再针对弱点部位攻击,伤害翻倍。
  拾起了掉落的物品,将照明晶石唤到身边,光线的照耀下,冰冷的潭水上面缓缓流动着薄薄的白雾。萧尘看着洞中的寒茵草果然已经张开,十几分钟后上面的露水慢慢变成了微冻的结晶,白白的,像雪花一样,漂亮极了。他赶紧拿出装露的小瓶来,小心的用手指托着叶子一抖,将上面的凌花露接到了瓶中。
  半个小时以后,一瓶凌花露接满了。萧尘满足的塞上瓶塞,捶着弯了半天发酸的腰离开了。
  回到之前的山头,找到了山北边接近山顶的阴阳石。阴阳石是一块长形的天然巨石,横卧在山腰上,因为石头一半焦枯发暗,一半自然如常,因此得名阴阳石。这时个那个老者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老者躺卧在阴阳石上,一手攥拳托着脑袋太阳穴的位置,眯着的眼睛睁开了一线瞄了一眼萧尘:“老叟要的东西你带来了吗?”
  “嘿,这家伙请人帮忙还在这里摆架子。”萧尘忍着心里的不快,不和游戏NPC一般见识,学着电视简单执了一礼道:“凌花露取来了,给您。”他将装露水的小瓶扔了过去。
  老者打开瓶塞闻了一下凌花露上淡淡的草叶清香,睁开眼道:“嗯,是这样。年轻人干得不错。”
  萧尘见他也没给什么奖励,转身欲走道:“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哎,慢着,有事有事。”老者叫住了他,说道:“可否再请你帮老叟一个忙呀?”
  “又要帮忙?”萧尘不太情愿的问:“还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老者望着天说:“哎呀,山中烟悄露深,寒气袭人。老叟我一把骨头了,经不住这寒露侵体。所以老叟想拿一张虎皮来做一件虎皮的袄子来抵御山中的湿寒,不知年轻人可否代为打成老虎,取张虎皮来呀?”
  山里面寒凉露重,萧尘已经是深有体会了,哪怕是夏日炎炎,到了半夜也会冷得流鼻水。萧尘虽然不太愿意帮人打白工,但想到自己还要在这片山里呆一阵,至少得把药水打光才准备回去,顺手帮人一把也没什么关系。便说:“帮你到是没关系,不过这一带有老虎吗?我反正是一只也没见到。”
  老者道:“山中猛兽多,如此灵山大川岂会无虎。只不过老叟想做的虎皮袄子用一般的虎皮可不成,须得虎王之皮才能暖我衰老病残之躯。”
  萧尘‘嗤’的笑了出来:“你还衰老病残呢?前辈神情矍铄,上一次离开时如同猛虎灵猿,比我身体都好。”
  老者抚成白须哈哈大笑,颇为高兴,目中露出一缕精光盯着萧尘道:“可是老叟偏要一张虎王之皮方可,如何?”
  萧尘说:“虎王就是老虎BOSS吧?可是要碰到老虎的BOSS和靠机率吧,碰不到我也没办法。还是说这山里面有一只虎王啊?”
  老者笑赞道:“年轻人聪明。由此地往西北走十七里有一座虎石岗,岗上有一只吊睛斑斓大虫,你去杀了它,将它的虎皮带来便成。”
  萧尘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帮你走这一趟。只不过……只不过打不打得赢那只虎王我就没把握了。是了,还未请教前辈姓名,怎么称呼呢。”
  “我乃崆山老叟·万相钧。一天之后,我们再在此处相见。”老者说摆站起身来,一如先前一般展身离去。
  萧尘走到山顶,向西北方向望去:“打老虎我当然愿意,应该是个BOSS。能杀死的话,我应该不会亏。可是我真的能打过吗?”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