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神之尘 > 第十九章 雀羽彩雉

  天空中不知何时开始下起稀沥沥的小雨,走在泥泞的山上,一不小心脚底就会打滑。萧尘已经在山里走了七天了,才升到LV13级,说实话这个级升得有点慢。县城附近的玩家太多了,他不想与人组队,走了几天才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周围的怪物等级变厉害了,他不得不小心行事,另外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正身处何方了,好在药水带的多,杀怪爆的修理卷还有4张,心里倒不虞担心。
  或许是心境的原因,他这次玩游戏开始更喜欢一个人独自行动,他发现这种深山树林里面,怪物分布得虽然松散,但因为只有他一个人打,反而显得怪多。其实像这样的深山里面不是没有玩家,只是他专门选了人少的方向走。
  “唉,这个鬼天气,毛毛雨总是下下停停。要不是游戏里不会生病,我现在早就感冒发烧了。”萧尘摸了摸自己的羊皮坎肩和衣服,虽然在树林里没淋着什么雨,可衣服已被空气中的湿气给浸透了。穿在身上有一种沉沉的感觉,很不舒服。
  咕……咕……咕……
  鸟在这样的环境下倒是叫得欢快,或许要不了多久就会天晴吧。萧尘掸了掸头发上的水,正了正头上的勇者帽继续前行。
  爬上陡峭的山坡,几只可恶的灰毛猴子又来袭扰,萧尘踩着合抱的大树,跳上五六米高,给了树上的猴子一刀。猴子吱吱痛叫,愤怒的向萧尘呲呀,萧尘瞪了它们一眼,吓得它们赶紧跑了。
  萧尘也不去追,这些猴子的袭扰他已经习惯了,这些狡猾的猴子一受伤就跑,要是去追它们,只会浪费时间,只需要把它们吓唬走就行了。他站在山脊上,向远处眺望,因为毛毛山雨的关系,山林里起了薄雾,望着远山雾蒙蒙的一片,雾气流动之时,隐隐可见一座高大山峰藏在其中。
  “嗯?”萧尘的目光拉回来时,看见地上泥土下好像掩埋着什么,只露出黄澄澄的一角。他走过去扫开落叶,将那东西挖了半截出来,原来是一只大葫芦。葫芦有冬瓜大小,他将它刨了出来摇了摇,里头还有响动装了半葫芦。他拔开葫芦塞一闻,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溢散出来,让他眼睛一亮。
  “这是什么东西,好香啊。”这种浓而不腻的清香,光闻着就让人精神百倍,像酒又不似酒,不知道是什么。他想反正这是游戏,喝了也不会死人,便大着胆子喝了一口。一股清凉舒爽之意从喉咙里滑入,落入肚子,不消片刻,顿觉全身舒泰,回味甘冽清甜。
  “我去,这么好喝。”萧尘猛然发现自己损耗的血量和消耗的法力全都回满了,各种状态全部恢复到了最佳,就连身上与游戏无关的疲劳感也都没了。不仅如此,他还获得了一个状态,每秒恢复50生命和50法力,持续12小时。他大为讶异:“这是什么宝贝?明明不是酒啊,却又有一点酒的味道。又像果汁,却又比果汁爽滑多了。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
  捡着了这么个宝贝让萧尘很意外,他左右看了一眼,见附近也没人啊。心想合该自己命好,能捡着好东西。将酒葫芦藏起来,心想应该趁着现在的状态多杀些怪,这样可以多省很多药。想罢兴冲冲的沿山脊跑去,寻找哪里的怪物多。
  俗话说深山多恶虎,萧尘老虎倒没碰到,倒碰到了一只雀羽彩雉。这是一只漂亮的雉鸟,紫色长长的尾羽,黄色的羽身,乌青的羽翼和羽绒,似火焰般艳红的羽冠。羽冠上分出两条长而翘立的血色长羽,如同传说中吕布头上的三叉束发紫金冠一般。
  这只雉鸟孤身独立,没有追随它的伙伴,却是一只头目级的小BOSS。萧尘小心的注视着它,没有轻易的冲上去,因为这只雀羽彩稚正张开它的羽毛,以一种欲攻击的状态盯着萧尘。
  “奇怪了,附近没看见类似的怪呀,这家伙哪来的?”萧尘摸着下巴思考着。附近有不少食岩小妖和玩火小妖,还有很多野兽昆虫,也有飞鸟,却没见过这样的怪。
  雀羽彩雉一直盯着,萧尘往哪个方向移动,它的脑袋就往哪边偏转。
  “看来是逃避不了了。”萧尘也没有打算逃,就这么一个孤零零的小BOSS在前,他怎会舍得逃呢。意识转动间一个侦察术已经扔过去了,同时刀锋一转斜握腰间,足弓用力一蹬,人已如箭般冲杀过去:“疾风——斩!”
  强劲的风芒在刀身上吹拂开来,像是一把冒着青烟的利刃。然而就在萧尘的刀快要砍中之时,陡然雀羽彩雉的尾翼绽开,紫色的尾羽上散放光华,当中现出一双冰冷的凶瞳。萧尘顿时只感到胸口一窒,心脏扑嗵扑嗵的狂跳,整个身体顿时不听使唤,僵住不动了!
  雀羽彩雉尖叫了一声,突然跳起来飞在半空,双爪上蓄满了雷电,生生抓在了萧尘的胸口上,力道深及见骨。
  萧尘只觉剜心般的疼,但身体总算能活动了。他赶紧挥刀砍在雀羽彩雉身上,借故退开。这一爪掉了二百多点血,接近五分之一。
  雀羽彩雉的攻击是很快的,而且异常凶猛,它追着萧尘连啄带咬,萧尘也挥出刀锋招架,却是连连后退。雀羽彩雉忽然‘咯咯’的再叫一声,三道落雷连续劈落下来。每一刀都一两百的血,这一瞬间萧尘的血量就要见底了。
  “奶奶的,这只鸡好猛啊!哥哥我承受不了了。”萧尘拨腿就跑,嗑着血药,嘴里还在开玩笑。但那只鸡似乎认准他了,一个劲的在后面追。萧尘回头又扔了个侦察术,这回侦察成功了。
  雀羽彩雉
  头目
  LV18
  生命值52000
  法力值4750
  物理攻击137
  法术攻击214
  物理防御42
  法术防御79
  其余信息不详……
  “五万二的血……”萧尘不自觉的皱了眉头,这生命值对于一个队伍来说的话不算什么难事,但是对他一个人来说得费一番力气了。好在他已有了心理准备,见血量恢复起来了,深吸一口气,突然返身虎啸三式砍了去。
  “强击一击……疾风斩!……命息术,草!虎之牙没了……,看我再来一次虎啸三式……”
  萧尘在树林中来回跳跃,挽着刀花在草木之间飞来飞去,时不时的围着大树绕上两圈,以躲避雀羽彩雉的攻击。他发现雀羽彩雉的落雷术虽快,但是只要持续奔跑,总能躲过最疼的伤害,顶多被激流的雷流溅伤而已,这可比对付神梦教的那个BOSS容易多了。唯一需要在意的是那招可以将人定身的可怕的眼睛。但是几次险象环身下来,萧尘已经大致摸清雀羽彩雉使用这招的间隔。
  “还有17462点血。”侦察过后,萧尘能一直看到雀羽彩雉的具体血量,这个BOSS的防御不算特别高,对于已经疾风斩LV5,虎之牙LV3,虎啸三式LV2的他来说,完全能够打出高额伤害。最重要的是,这些天的杀怪,已经让他的碎梦之刃各项附加属性都激活了。
  碎梦之刃
  类别:武器;
  品质:宝器·世界唯一;
  职业限定:全职业;
  装备绑定:已绑定;
  等级:LV1;
  耐久度:120/120;
  攻击力6-12;
  战意+5;
  暴击率+2%;
  暴击伤害+7%;
  附加属性:攻击时附带184点无属性伤害(0/3680,3段);
  幸运+2(1段已满);
  忽略96点物理防御(3段已满);
  暴击率5%(1段已满);
  技能‘强力一击’等级+10(4562/10000,2段)。
  这是目前碎梦之刃的状态,新手技能‘强力一击’的等级直接加了10个等级,算上他之前升了6级,现在已经是LV16的强力一击了。
  强力一击LV1:造成129%伤害;角色等级30级之前附加2点攻击。消耗法力8,冷却时间5秒。
  强力一击LV16:造成214%伤害;角色等级30级之前附加32点攻击。消耗法力23,冷却时间5秒。
  这是强力一击1级时的属性,和现在16级的属性。有了这些加成,萧尘的战斗能力可谓大大提高。
  又过了二十分钟过去了,雀羽彩雉还有4209的血,在血量下降到一定程度后,雀羽彩雉的回血速度变快了,攻击也变得更为疯狂。就在这时,雀羽彩雉头顶的两条血羽突然由白转灰,散出一阵灰蒙蒙的冷光。
  萧尘还以为是什么可怕的技能,聚精会神的准备去躲。可是冷光过后,似乎并没有什么伤害。萧尘心里暗自疑惑,可手头上的攻势一点也没缓下来,连砍带劈,直打得雀羽彩雉羽毛乱飞。
  渐渐地,萧尘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感觉自己挥刀的动作不怎么灵活了,随后又感觉奔跑时腿越来越僵硬。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臂皮肤上不知什么时候蒙上了一层石灰,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不是灰,而是自己的皮肤正在逐渐石化!!
  “草了,我去!这家伙还会石化!”
  果然,萧尘的动作越来越迟缓,越来越僵硬,这让他急出了一身冷汗,心头涌起一阵恐惧。明明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却会产生这种深深入骨的恐惧感。
  “我要死了吗?我要死了吗?”萧尘不断的问自己,现在连呼吸也变得吃力了。就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那葫芦里的‘红牛饮料’,不知道那神奇的东西能不能解救自己。
  “这是最后的指望了,趁我现在还能动……”萧尘机械般的取出黄澄澄的大葫芦,每一下动作,身体上都簌簌的往下落灰。他拼命的抬起手臂,往嘴巴里倒,突然暗骂自己是个猪脑子,这是游戏,直接使用就可以了,不一定非要用嘴去喝。
  使用了奇怪葫芦里的未知液体瞬间,萧尘身上的石化状态快速的褪去了,他大喜过望,暗道天助我也,赶紧挥刀连攻:“你丫还不死你,我******这只鸡!”
  死里逃生,生命法力全满,身体里满满的力气全都发泄在这只漂亮的鸡身上。几分钟后,随着雀羽彩雉一声悦耳的呻吟,它充满怨念的倒在地上,散出一大堆东西来。
  “尘币……”萧尘随后一召,尘币全部吸入囊中:“一根没用的法杖……棉布裤子……落雷符两张,修复卷两张,这个还有点用。TM什么乱七八糟的装备,怎么全都是白板装!雀羽彩雉的羽毛1根、雀羽彩雉的肉1份。不是说没学厨师的话,食材的爆率并不高吗?靠,这个食材的品质还蛮高的,居然是S级。”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