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神之尘 > 第十一章 梦中天月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九条腾空的炎龙突然幻灭消失,长月的长枪劈到半空中陡然停住,接着长月身体上猛然爆出一股焰浪,她仰天喷出一股血,倒在地上。
  萧尘人都吓傻了,愣在原地,眼珠子左瞧右看,没看见什么异常情况,纳闷道:“怎么了?她怎么突然倒下了?”
  这时结茧已经完成,周正道从祭坛上飞出来,呼喊道:“徒儿!九龙归天印你尚未熟练,岂能胡乱使用!”他凌空蹈焰,落在长月身旁。
  萧尘觉得这招凌空飞踱很牛逼,但还是没搞懂情况,疑惑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她中邪了?中降头了?哎呀,会不会是鬼上身?”
  老乞丐解释道:“她急怒攻心,又擅用未纯之招,导致内力逆行,反伤自身。”
  萧尘瞬间呆萌:“这……这是在武侠小说里面吗?TMD的居然还有这种事?哈哈哈哈哈哈……笑……笑死我了。”萧尘笑得前俯后仰,跪在地上连连捶地,不能自持。
  重伤下的长月看见萧尘如此奚落嘲笑,心中更是羞愤,大骂:“淫贼……”话未说出来,终因伤得太重,又吐了口血。
  周正道负手站在一旁,严声道:“长月,不可妄动真气,冷静下来。”
  “是,师父。”长月狠狠瞪了萧尘一眼,盘坐在地上不再说话。
  周正道须发无风自动,冷视着老乞丐,老乞丐也同样瞪视着周正道。六个神梦教的红云护法持着道法符剑围了过来,一边守护着长月和周正道,一面将老乞丐和萧尘二人围在了中央。
  周正道单手负在身后对老乞丐说道:“丐帮的人,哼哼。就算是天下第一大帮,神梦教要做的事没人能阻止得了。”他撇了一眼不远处正在与他众弟子鏖战的老乞丐分身,笑道:“你的醉影天舞还能坚持多久呢?”
  “杀你足矣!”
  “是吗?”
  老乞丐、周正道几乎是同时出招,攻向对方。而六名护法在一旁掠阵,将目标转移到了萧尘身上。萧尘扫了这六个红云护法一眼,竟是六个精英怪,侦察一探,皆是14级。他拿着斧头,慢慢向后挪了几步:“喂喂喂,你们好像搞错对象了,我只是个新手啊。”
  长月瞪视过来,厉声道:“杀了他,将他碎尸万段。”
  萧尘一听气得直咬牙:“真是最毒妇人心。我不就是捏了一下你的肉肉波吗?搞得跟血海深仇一样,至于嘛。”
  长月听他再次提起这件事,气得浑身直发抖,大声叫道:“快点杀了他,杀了这个淫徒恶棍!!”
  “我是恶棍?我很萌的好不好?”
  四名红云护法二话不说,呈半月形状直接向萧尘逼来。萧尘连退数步,向后大步飞跳,想退开更大的距离,却不想一名红云护法也跟着跳起,长剑脱手掷出,一剑刺穿了萧尘的腰腹,会心一击之下生命值锐减大半。
  萧尘剧痛之下落在地上赶紧吃药,知道这几个家伙可不是闹着玩的,再看那名腾空的红云护法,他指诀一拈,那掷出去的剑又自动飞了回来。萧尘汗道:“这丫还会御剑术?草,这里是新手玩的地方吗?”话音刚落,地面上两名护法持符剑在地上一挑。两道暗红色的剑劲破土裂石向他斩来。
  萧尘赶紧腾空避过,目光一转看见老乞丐的醉影天舞正在向这边赶来,他立刻向分身的方向跑去,想借此避开红云护法的攻势。可没想他还在空中未落下,一条黑色气息的术法之链已经缠在了他的脚踝上。黑链的那一头是一名女性红云护法,她手里握着黑色符链,像大风车一样将萧尘抡起来。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你要干什么?快点放下我……”
  女性红云护法声音冷冷:“想下来,除非死!”
  萧尘在空中盘旋不能自已,几秒钟之后他像一块大肉饼一样与墙壁做了一次极为亲密的接触,整个人狠狠地拍在了墙上。生命值还没恢复起来又掉了一截,几近见底。萧尘趴在壁上咳了几口血:“咳咳……这里……这里真不是我该来的地方啊。我的人生还是应该装傻卖萌。”
  “杀了他。”一名红云护法说了一句,说话间剑锋已至萧尘背后。就在此时一支追日箭带着灼热的光芒突然射中了这名红云护法,将他从空中射落。
  “方顿兄弟!”萧尘差点把他给忘了,扒着墙壁侧脸一瞧,正好看见他被乱刀砍杀在地。萧尘大吃一惊,唤出队伍界面一瞧,方顿的生命值已经破底归零。萧尘有点怔住了,随后他马上反应过来,大喊道:“方顿兄弟!方顿兄弟……”
  失去了老乞丐分身保护的方顿已经惨死在地,再看老乞丐那边情况也不容乐观,一直被周正道死死的压着打,否则也不会急忙将分身唤回。萧尘听游戏精灵说过,游戏中的NPC要是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虽然这仅仅只是游戏,方顿也只是一个数据而已,但他先前救助过自己,他们两人一同来到这洞中救了老乞丐,虽然只是短暂相处,但这逼真的情形不由得让他不产生悲痛和仇恨。
  神梦教徒杀了方顿后,又向他这边跑来。萧尘愤怒的咬牙,从突兀的石墙上跳下来,拿着斧头疯也似的冲向敌人:“不就是一死吗?老子才不怕死呢,连NPC都不怕,我还怕什么?我老婆女儿都死了,我还怕什么?”
  方顿惨死的模样触动了萧尘的情怀,压抑在心口的悲愤一直得不到发泄,这一刻让他失去了理智。
  “杀!杀!杀~~!”萧尘嘶哑的大吼,斧头疯狂的乱劈,见人就砍。也不知他砍了多久,叫了多久,只觉得嗓子都要坏了,没力气了才缓了下来,但仍在本能的砍杀着。
  过了一会儿,他从情绪的宣泄中慢慢清醒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还没挂,周围还有几具道士尸体。他纳闷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抬头一看,发现大阔洞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虫子,正在疯狂的无差别攻击。所有的神梦教徒,包括周正道以及老乞丐都是它的攻击目标。而那些神梦教徒一边想要帮助神使周正道,一边又被大虫子碾得到处跑。
  这只长得像肉蛆一般的白花花的大虫子,不用说那一定就是蚀梦虫了。它那黑环状的嘴巴里喷吐着酸液,一被淋到就是巨额伤害。
  萧尘退开了一段,细仔观察起来,他发现这只肥胖的蚀梦虫虽然是无差别攻击,但好像有一个追杀的目标,那就是红云神使·周正道。这只蚀梦虫似乎一直在追杀着周正道。
  老乞丐也看出了这一点,他虽然受了重伤,仍然趁着机会与蚀梦虫两面夹杀周正道。周正道也是因为如此,才指使手下弟子相助,让萧尘逃过了一劫。
  不过萧尘对自己能幸存下来还是感到很吃惊,以他之前的状态被神梦教的人两刀就给砍死,怎么想也不至于能活下来。
  神梦教的人各使技能攻击巨大的蚀梦肉虫。蚀梦虫仅管凶悍,但过大的体积更容易成为攻击的目标,凌乱的技能攻击上去,蚀梦虫也承受不住,屡屡受到伤害。不过它受的伤害越深,对神梦教的仇恨越大,它仰起身子来,发出奇怪的叫吼,一层层音波扩散震开,几个靠得近的神梦教徒当场被震杀爆体。
  蚀梦虫怪叫之后,靠前的颈背上慢慢长出一个东西,萧尘睁大了眼睛仔细一瞧,竟是半截人形。那半截人形与蚀梦虫一样的皮肤颜色,全身白花花的,像是裹了一层蒙皮,从她的身形来看可以看出是一个女的。她在蚀梦虫背上张牙舞爪,表情极为痛苦,像是要从蚀梦虫的体内挣扎出来,但是空洞的白色眼窝,空洞的白色嘴巴,仿佛是拿了一个白色塑料袋蒙在一个女人的脸上,想让她窒息而忘,样子可怕极了。
  萧尘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道:“这什么鬼呀,恐怖游戏吗?”
  周正道看到这个人形出来颇感诧异,他似乎也没料到这一点。蚀梦虫的女体出来以后,她张开双臂,双掌浮现出魔法的光芒,空气中的元素在她的牵引下渐渐燥动,一颗颗晶块凭空凝现,流星般砸向红云神使·周正道。
  周正道暗吃一惊,躲避之间,右手持符,左手拈印,顿时风雷两种元素在他身边聚集,然后合成一个风雷之球。随着他掌心一推,一道疾风之柱卷着雷电冲埚在蚀梦虫的肉身上,炸出一个一米见方的大伤口,里面的浓液肉浆哗哗的往外流。不过周正道自己也不好受,那些晶陨落在他身边纷纷爆裂,他虽然身有护身罡气,却仍然被爆炸所伤。
  而此刻血线不高的老乞丐正被一群神梦教徒缠住,眼见周正道受伤,罡气被破,知道这是个机会,再一次运使气已经CD好了的盘纳金刚罩,吸收伤害回血的同时冲开人群,一套虎形拳向周正道打去。
  周正道左眉一挑,看到老乞丐飞来,不由冷笑,身形如幻影般转身飘退,右手并起双指连速点出五下定身指。盘纳金刚罩虽然吸收伤害却不免疫状态,老乞丐顿时被指力定在半空。转瞬之间周正道由退转进,欺身而上,抛出利剑,双掌燃起红色火焰,一套火云掌中的火云八极破连环如雨的拍打在老乞丐身上。
  老乞丐的般纳金刚罩承受着凶猛的攻击不断吸收伤害,并部份转化为生命恢复,但它吸收的伤害是有上限的。只听一声玻璃般的脆响,金刚罩破,火云掌带着焦灼的气息,连续七下拍在老乞丐的胸膛上。老乞丐喷血飞出,整个人如断线的风挣一般,吐出的血都是煮开了沸腾的。
  萧尘吓得张大了嘴巴,实力的差距有点大,老乞丐完全不是对手。眼看着老乞丐滚落在人堆里随后就会被神梦教的人乱刀剁死。萧尘一咬牙冲了上去,反正自己死不算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那淫贼过来了,师父当心!”伤重未好的长月提醒道。
  几个神梦教徒提剑向萧尘杀来。萧尘正准备和他们短刃相接,就见数道晶墙凭空从地下升起将那几人挡下,蚀梦虫飞快的爬过来张开大口猛吸一口气,强大的气流竟活活将那几名神梦教徒倒吸回去,吞入了它的肠腹之中。
  萧尘呆住了,看着渐渐瓦解消散的晶墙,自问道:“它在保护我吗?”
  果然有神梦教的人说道:“蚀梦虫又在保护这个家伙了。”
  萧尘这才明白,原来自己之前没有挂竟是因为蚀梦虫的保护。不过他不明白蚀梦虫为什么要保护自己呢?他想了一想,或许跟自己接了这里的任务有关。萧尘定下心来,见有蚀梦虫帮忙,赶忙跑过去搭救老乞丐。
  周正道见状,身形瞬间闪现到了老乞丐身旁,不屑道:“想救人,休想!”他掌中再次聚起火焰,要将萧尘当场击杀。却见一个肥大的身影飞快的跑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挡下了这凌空的一掌。
  萧尘没料到蚀梦虫会这么拼命的保护自己,他忽然意识到保护他的不是蚀梦虫,而是蚀梦虫背上的那个人形。
  周正道再次手负长剑,拔身而立,对着虫上人道:“既然你执意要保护他,那我就先杀了你再说。”他左手幻出一叠精美的黑色符纸,在虚空中一抹,八张符纸环在他周身凝定在空中:“秘幻技:阴冥借法·八疏魇境·九幽冥将!”
  语一毕,八张符纸位列阴玄之位,燃起黑火化为灰境。而周正道身上冒出一股黑色气息将他层层笼罩,只见黑雾中一个高大的黑影自脚下缓缓升起附着在周正道身上,与他合为一体,接着血瞳一睁,一种幽寒之意瞬间袭卷四周。
  萧尘躲在虫子后面擦了擦额上的汗:“这真的是新手村附近的怪物吗?”
  高大的身影,在黑暗的雾气中隐隐露出一点真容,那种空洞的气息带着森森冰冷,仿佛来自九幽之下的黄泉。渐渐的萧尘看见他张开了四只臂膀,每一只巨臂手中都拿着一把近五米长的斩马长刀,而这刀几乎和他的个子一样高大。
  蚀梦虫率先发起来攻击,但是九幽冥将全然不惧,四把银铮铮的刀裹上了一层漆黑似墨的黑暗,每一刀砍下,萧尘知道那都是爆表的伤害。几刀下来,蚀梦虫受伤极重,它也发起愤怒的反击,吐出可怕的酸液。
  五米高的九幽冥将几乎抬手刀刃就可以碰到洞顶,他手中紧握的四把刀,斩出一道道摧残四周的黑色劲风。很明显,蚀梦虫落了下风,而剩下那些趁火打劫的神梦教徒门一拥而上,要将蚀梦虫至于死地。
  蚀梦虫的生命值似乎很厚,可以经不住这样凌虐,它已全身是伤,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就在这个时候,背上的女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蚀梦虫背上睁开了一只只可怕的肉瞳,足有十几只之多。
  看到这个,周正道不由得眼睛一亮。而此时这些梦瞳里不断散发出异样的光彩袭向全场所有的人。萧尘只觉得眼前一黑,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一块黑暗之地,地面软软地,粘粘地,还有湿漉漉的东西。萧尘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疑惑间,前方泛起了一点荧光的光芒。他寻光而去,那光芒也在向他走来。很快在光芒的照亮下,萧尘发现自己在什么东西的肚子里,周围尽是恶心的****。
  “难道我在蚀梦虫的肚子里?”
  “你说对了一半。”光亮后面一个女性的声音传来:“这里是你的梦中,不过却是我制造出来的梦。”
  “你是谁?”萧尘等待着光亮的靠近,随后他看见了一个皮肤白皙,唇若涂朱,发似乌丹,眸如点漆的美貌女子。
  这女子貌似二十七八岁年纪,款款如一少妇,身着一袭宽松的长袍,步履间却难掩她婀娜的身姿。
  “是我。”这少妇模样的女子只淡淡说了一句。
  萧尘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恍然道:“是你!”原来那天在李子林中睡觉时,梦里听到的女人呼救声便是眼前这位。
  少妇淡淡地说:“看来少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萧尘摇头:“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梦里听见过你的声音。”
  少妇说:“那是我让你入的梦。千百年了,你是唯一一个能在梦里听见我声音的人。”
  萧尘笑道:“看来我注定要来这里一趟。你叫我来,是让我来救你的吗?可是我力量微薄,恐怕……”
  少妇轻轻地叹了一声:“本来是想求少侠救我解脱的,可是现在恐怕已经晚了。”
  “是因为外面那个什么神使吗?”
  “不错。”少妇点了点头。
  萧尘还是摸不着头脑,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为什么会在蚀梦虫的肚子里面,神梦教的人干嘛来这里抓这只虫子?还有,你又是谁啊?”
  “我……”少妇幽幽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叫天月,是神梦教的一员。”
  萧尘大吃一惊:“啊,你是神梦教的人!”
  “正是。”
  萧尘道:“可是你为什么好像和神梦教的人有很大仇似的?”
  “这事得从头说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