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神之尘 > 第九章 神梦祸乱风云起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草窠里蟋蟀虫鸣声不绝,萧尘、方顿踩着草叶再次来到报晓山下。
  “巡夜的,你们加强点警戒,今天晚上出了几次事了。”
  “是。”
  一名神梦教·红云道长吩咐完巡夜的弟子,向远方的黑暗中没去,巡夜的弟子分成数个队小心的在附近巡查起来。
  方顿、萧尘二人躲在阴暗中,方顿小声问道:“狐神兄弟,我们要怎么做?”
  萧尘说:“这些人在此行事诡秘,手段凶狠多半不是什么好人。他们突然出现在这儿,必然是有目的而来,我们先要弄清楚他们是什么目的,另外那个被抓走的乞丐我们如若能把他救出来就好。”
  方顿点头:“兄弟说得对,救人要紧。可是神梦教的人不少,我们该怎么打探消息救人?除非硬闯过去。”
  萧尘望着夜色,想了想说:“不知道游戏里能不能把怪物的衣服扒下来换上?”
  方顿一听此言,喜道:“狐神兄弟好主意啊!”
  “嘘!小声点,别让他们发现我们了。”
  方顿压低了声说:“此时夜色正黑,我们乔装打扮小心行事,或不至于被发现。”
  “还真能如此换装么?”萧尘疑惑的看着他。
  方顿盯着远处的光亮对萧尘说:“狐神兄,我们耐心等会儿,应该能等到落单的。”
  萧尘想了想说:“不必了,之前我杀了几个神梦教众就在那边,尸体可能还没消失。”
  两人找到萧尘之前战斗的地方,果然被杀的几名神梦教徒尸体还在,两人各捡了一身衣服换上,装着神梦教众的模样向报晓山后而去。
  到了报晓山后才知道神梦教在此集结的人着实不少,点着照明石和火把的只是明哨,还有暗哨潜伏在其中。萧尘低着头,也不好使用侦察术去探测每个怪的信息,只能看到他们的名称,光名称种类就有七八个。
  神梦教·红云弟子、神梦教·红云驭灵道士、神梦教·红云教众、神梦教·红云执事、神梦教·红云道长、神梦教·红云守卫,男的女的都有。还有那些他们驱使的恶狼和毛脸大蜘蛛也在附近巡戈。
  看着这些怪物,有的身上还带有一些特殊的状态,显然若非魔化便是狂暴级的。走在后边的方顿压低了声对前边的萧尘说:“这些人好像身手具是不凡,若是被发现可不得了。”
  “你害怕了吗?”萧尘问他。
  方顿说:“当了这么多年猎户,我怕得什么,只是需当万分小心才好。”
  报晓山后面一是片较大的空地,树木不多,草叶深及过腰,不时有飞虫萦绕,甚是烦人。再往前走,便到了两侧是陡峭的高山,中间是一道坳谷之地,这周围的看守的人最多。他二人刚走到这里,前边就有人过来拦住了他们,并询问道:“你们不在外面看着,来这里做什么?”
  方顿紧张的低着头,说不出话来。萧尘因为是游戏心态,反而机敏,脑筋一转立时说:“方才抓那乞丐的时候,道……师父让我俩去折些赤荆木方便拷问,这刺上的毒能让人失去反抗的力气。”说着将之前收下的赤荆木取了出来。
  询问的神梦教·红云守卫一听,笑道:“嘿,你连赤荆木的功效都知道啊。”
  萧尘回笑着说:“那是师父教导的好。”
  “你们进去吧。”神梦教·红云让开路说:“老乞丐在里面被审问了这么久,说不定早就连命都没了。”
  萧尘和方顿往山谷中走去,走了一阵,见附近没人问猎户方顿说:“前面是什么地方啊,为什么这些神梦教的人都守在这儿?”
  方顿摇头说:“我不知道啊。”
  “你不是在这儿狩猎二十年了吗?”
  方顿说:“我狩猎最远就到这儿了,再远的地方也不敢去。这里就是个普通的小山谷,前边就是山,什么也没有啊。”
  沿着缓缓的山坡向前走了一阵,很快就走到了头。只见前边山壁上露着一个洞窟,洞窟内照耀着几点火把的光芒。
  猎户方顿大吃一惊,奇道:“这地方什么时候有个山洞了?”
  萧尘走上前仔细看了一番,见山洞上方藤蔓交错深厚,地上散落着被砍断的断枝碎叶,说道:“这地方本来就有山洞,只是长年被草木藤萝遮蔽你没发现。”
  方顿看着山壁洞窟往前走,点点头说:“确实如此。”
  刚进入洞窟中,周围草蔓中惊起一团蝙蝠,洞窟里通道狭窄幽长,两边火把交错延伸。走了二十多米出现了一个拐角,通道缓缓向下延伸。
  方顿看着周围,虽是山中老猎户,可遇到这种情况不免害怕。自言自语道:“想不到这山里头还有这么一个山洞,也不知洞里头有什么,竟劳动这么多神梦教的人来此。”他见萧尘神色自若,坚起了大拇哥道:“兄弟,我之前可小看你了,你不但敢想出这么大胆的主意来,现在还这么镇定。”
  萧尘暗中苦笑,心想:“自己若真亲身遇到这种事儿,恐怕早就吓尿了。”
  这一段路都没有人看守,又走了一阵,狭长的洞穴忽然开阔起来,周围出现了一些散发荧光的晶石,似乎是地下的矿脉。萧尘心想:“难道这里有什么宝贝晶矿,所以引来了这些神梦教的人。”
  这个阔洞里,有几个神梦教人正在开小差,以石头为桌椅正在玩纸牌、掷骰子、喝酒。他们看到萧尘、方顿进来,只是瞄了一眼,继续玩着纸牌问道:“怎么了?”
  萧尘说:“哦,我们折了些赤荆木,拷问那名乞丐用的。”
  玩牌的人说:“以师尊的手段,还需要这玩意么?行了,你们把东西送进去吧。”
  这阔洞也不算很大,里头有两条路可以走,萧尘不知道该走那条,就选了较小的那条过去,却被旁人叫住了:“喂,你们要去哪儿,不是要去审讯乞丐吗?”
  萧尘怔住了,还好反应够快,及时说道:“嗨,在外面巡久了,人都转晕了,这两个洞有点分不清了。”说完赶紧领着方顿向较大的山洞走。这条山洞中又有数条分岔,沿途有不少生活垃圾,看来是神梦教徒暂住之处。萧尘暗自心想:“这游戏的逻辑运算够仔细地啊,连这些都属于计算之中。”
  这条洞不是很深,能住下的‘人’不会很多,没一会儿耳尖的方顿就听到了前方隐隐有叫骂声传来。萧尘也听见了,说:“看来就在前面。”
  话刚说完,前面有几个神梦教徒从里边出来,萧尘忙拉着方顿躲进旁边一个没人的侧洞里面。
  从里头出来的人说说笑笑走过来了,其中一人说道:“过了今晚,这趟苦差事就算完了,等离开这个破地方,师兄弟几个找个好地方玩玩去。”
  另一人惊喜道:“哦,就在今晚了吗?”
  头前一人说:“大至就是今晚了。”
  “那个乞丐怎么办?”
  “他既然什么都不肯招,那就不必说了,一会儿就叫人把他给宰了。”
  “可是……”后者犹豫道:“师兄,只是不知我们神教所行之事还有多少人知道,或许该请示过神使大人再做定夺……”
  这安静地洞窟内,听着神梦教徒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远去,方顿悄悄探出头来观察一番,回头对萧尘点了点头。
  萧尘出来道:“他们说什么神使,这里还有职位更高的人。”
  方顿道:“不想那些了,我们赶紧进去看看,那乞丐就在里面,先将他救出再说。”两人向更深的地方走去。
  很快就到了这洞穴的尽头,方顿窃喜道:“他们看守不是很严,外面那么多人,洞里头也没几个人守着。”
  萧尘看见旁边的一间洞室里火光明亮,进去一瞧,只见一个被刑虐得很惨得人被绑缚在刑架上,浑身上下脏兮兮血糊糊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这就是那乞丐了。”
  方顿当先走了过去,还没靠近就被一股恶酸的臭味逼退回来,隔着几米的距离轻声喊道:“喂,你还活着吗?”
  萧尘摒着气走近前瞧了一眼,只觉这乞丐有些眼熟,不就是在双林镇时遇见那个要吃狗肉的臭乞丐吗?
  老乞丐迷迷糊糊抬起头来:“是谁?”
  “还活着。”方顿从腰间拔出小刀道:“喂,我们来救你了,你还能走吗?”他用小刀割开了刑架上的绳子。
  老乞丐从刑架上一下摔落下来,萧尘伸手扶了一把,顿时那股冲脑门的恶臭扑面而来,差点把他把臭晕了,拧着眉头道:“怎么这么臭啊。”
  老乞丐看了他二人一眼,问道:“你们是谁?”
  方顿说:“老先生别说了,我们是来救你的,快跟我们走吧。”
  话刚说完,外面通道传来神梦教人的喊问:“喂,刚才进来的师兄弟在里面吗?”
  方顿一听这声音,立时紧张起来:“糟了,他们回来了!”
  萧尘说:“一定是方才外面的人告诉他们我们进来了。”
  “怎么办狐神兄?”方顿问。
  萧尘还没想出主意,就听外面数个急促的步伐向这边而来,眨眼已跑到这间囚室的洞口。双方一对眼,神梦教人被解救下来的乞丐和两个同样穿着神梦教服的人一惊。便在此间不容发之间,老乞丐抢先出手,一套拳法如幻如影,掌臂上带着赤色拳风连环打在最前边两个神梦教人身上,此二人当场身亡。
  萧尘没料到这老乞丐身手这么敏捷,见其他教徒反应过来,拔出兵器想要呼喊求援,立刻拿出斧头飞扑过去阻止他们。不过方顿的箭比他更快一步飞出去。萧尘没怎么出手,就见老乞丐将四个神梦教人全部放倒在地。
  方顿对乞丐说道:“外面的人可能已经怀疑我们了,在他们还没发觉之前,我们赶紧乔装出去吧。”
  不想老乞丐立刻拒绝道:“不行,神梦教人在此行阴诡之事,我必须加以阻止,否则今夜事成,恐怕苍生蒙祸!”
  “今夜事成?”萧尘记得之前地上几个神梦教徒出去时,好像是说过这样的话,心中不解,问道:“到底什么事啊,有这么可怕吗?”
  “这……”老乞丐对他二人说:“多谢二位义士搭救,此事与你二人无关,速速离去,莫枉自丧了性命。”
  萧尘听他这么说,突然来了几分豪气,拍着胸口说道:“你都说苍生蒙祸了,又岂会与我无关。况且我的接的游戏任务是要查清楚神梦教在这里干嘛,就这么走了,任务岂不就失败了?”
  方顿也是个仗义的人,跟着说道:“狐神兄弟说得是呀,老前辈,我看这些神梦教徒不像什么好人,你都说这些人会祸害苍生了,我们也该出手相助。何况我们已经卷入此事中了。”
  老乞丐想了一想,抬头说道:“二位义士果然侠义中人,此地神梦教众盘踞甚多,我一人确实力有不济,不过今夜之事我是非要阻止不可,义士若是不惜性命,便与我一同来吧。”说罢当先走去。
  不久三人回到了之前的分岔口,萧尘倚在洞窟的侧壁墙边,偷偷看着那些还在玩纸牌的几个神梦教徒,向老乞丐使了个眼色。
  老乞丐从腋下掏出一个纸包,纸包中有一团淡蓝色的粉末,他轻轻地朝那些人一吹,然后拉着萧尘、方顿退开几步。那些蓝色粉末极轻,飘在空中如淡淡地烟雾一般,所经过之处神梦教人一一倒地,萧尘仍了个侦察术过去,发现都没有死,而是睡着了。
  方顿诧异的看着老乞丐。老乞丐说道:“行走江湖之人,有时也得备一些下五门的东西。不久山外的人就会发现洞中有异,我们得赶紧行动。”
  通过这个阔洞,老乞丐领着他们向那条较窄的洞穴走下去,此洞绵延深长,越往前走,土层里露出来的晶矿越多。走了一阵,前面出现了守卫,老乞丐已经没有放倒人的粉末了,只好说道:“这里离洞底应该已不远了,我们杀进去。”
  “好!”方顿的脸色严峻起来,倒是萧尘一副游戏神情。
  三人直接朝前边四名神梦教·红云守卫杀了过去,很快就惊动了底下更深层的人。只是这长洞窄小,行动不利,反而对萧尘三人更有优势。老乞丐一人当先一路往前杀下去,方顿居中伺机用精准的箭法掩护。萧尘走在最后一点忙都帮不上,他看到自己的经验值不断的增加,不由得暗自偷笑:“还能带着NPC打怪升级,真爽。”他看了一眼老乞丐的等级,居然33级了,而且是三阶状态,也就是相当玩家转过两次职了,难怪杀怪这么给力。
  老乞丐一路宰杀了十几名神梦教徒,之后再也没有人冲上来。只听得洞深处有人声噪动,似在等着他们三人下到底下开阔的地方去。
  这个时候已经不得不下了,反正萧尘是不怕死,死了大不了复活,只是游戏精灵告诉他这些NPC一但‘死’了就真‘死’了。三人来到洞穴底部,果然看见一群神梦教众在此严阵以待,而这诺大的地下洞窟满是自散荧光的晶石矿体,迷濛的光线显得如梦似幻,似假还真。
  “愚蠢的凡人,要来到此地寻死吗?”一个苍迈的声音在这个庞大的地下山洞深处响起,声音似远还近。
  萧尘闻声向前方望去,模糊的光线下,一百多米外似乎摆了一个大祭台,祭台上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似乎正在施法行祭,周身不断闪耀着五色光彩,十分炫目。而说话的人也正是此人。此老者法力源源不绝的从自身涌出,不断催动术法,周围以六珠环绕之势排开六名护法也在同时施法,加持老者法力。老者扬了扬白眉对护法之外的一名弟子说道:“长月,事情功成在即,为师切不可被打扰。”
  “弟子领命!”一名长发乌黑,身着红云金纹紧衣劲服,手持赤月点钢枪的女子昂声应喝,对众人道:“神梦教诸士听命,杀了这三个擅入之人!”
  话音一落,就早摆开阵式以待攻击的神梦教众立时持起兵器攻上!
  一时间红云教众、红云守卫、红云驭灵道士一拥而上。这些‘人类怪物’品质有高有低,强化、精英、狂化参插其中,所用技能也算丰富多彩。萧尘看到这样的阵势吓得直往后退,虽然这是游戏,但眼前的效果却是逼真得比较的还真。
  老乞丐身躯一震,半身衣物震破,露出一身的健子肉,双臂是铁箍般张开,吹须瞪眼道:“二位义士别怕,这阵有老乞挡着。”他接连快拳打出,拳风如影,强硬如钢,每一拳打出,只听得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三拳打完,只见三个扑上来的神梦教·红云教众口吐鲜血,如炮弹一样倒飞出去。
  方顿踩着石头腾飞起来,大喊一声:“开打了狐神兄弟。”喝摆半空之中搭弓射箭:“六珠连环箭!”六箭连珠,箭箭破空锐响,威力不俗。
  萧尘看到两个NPC技能已出,也提斧冲上,嘴里骂道:“NND的,技能一个比一个牛逼,就我最LOW。”手中强力一击已经挥起银光砍去。
  这边技能炫丽,那边技能更加夺目,就是那最弱的红云教众,不断的兵器也能使出好几种不同的技能。这里萧尘留了个心眼儿,他们三人中老乞丐最强,猎户方顿次之,他最弱,因为战斗之时,他尽量躲在二人后头捡漏,让他们挡在前面扛伤害。
  老乞丐必竟是有等级优势的,LV33的NPC对战LV10-15左右的怪物,虽然敌众我寡,但还能一战。而且幸运的是,这两个NPC杀怪爆出来的东西,萧尘居然也能拾取,不过必须他也对该怪物造成伤害才有,倒是得了大大的便宜。
  一番交手下来,普通层次的怪物基本挨不了老乞丐两招,不过显然这些怪物的智商也不是白给的,只见一个道袍稍显不同的红云道长飞身上来,一招火焰掌直拍老乞丐面门,嘴里喊道:“还记得我吗?让我们再来会会你这老乞!”
  萧尘斧下劈开一名教众,听着说话的声音向老乞丐那边望去,这个飞来的红云道长他记得,正是之前押送老乞丐的那名领头道长,而萧尘之所有记得是因为这是个狂化级的怪物!
  老乞丐浓眉上挑,沉声道:“你来得好,之前一时大意被你等偷袭所擒,老乞正想一洗前耻。”翻拳与之硬对一掌,双方同时冒出掉血的数字,狂暴的红云道长掉得更多。
  围攻老乞丐的不止这一个狂化级的怪物,还有两个精英和数个强化级的怪物。猎户方顿见状,喊道:“前辈我来助你。”他话刚完,背后已被神梦教人刺了两剑,受伤掉血。
  老乞丐说道:“你不必管我,顾好自己,这几个宵小之辈我还不看在眼里。”说罢他全身光芒闪耀,亮起一个金色护罩,不断吸收别人对他的伤害,还将生命不断转化成生命恢复持续回血。十余秒后,金光护罩一破,吸收的伤害转化为反扑的冲击波,直接造成高额大面积的AOE伤害。
  萧尘看傻了眼了:“我草,吸伤回血还反震,这个技能牛逼!”再看老乞丐的生命槽,刚才掉下去的血现在满了!萧尘暗吐一口气:“有高手在,我还是打酱油捡漏吧。”
  这几个精英强化加上一个狂化显然还不是老乞丐的对手,狂暴的红云道长愤怒不已,展袍浮在空中,深吸一口气,吐出一团灼热的烈焰猛烧老乞丐。但老乞丐仍是不惧火烧,火中与其他道士激战,见他们一拥而上,大吼一声:“影戒拳。”只见老乞丐身形聚气一凝,瞬间向周围分出六个气影分身,呈环状用拳技连攻,那掉血的数字,几百几百上千上千的往外冒。两个强化怪受不了这伤害,当场就死了,有的怪爆了一堆东西,那都是萧尘伤害过的。
  这个时候山外边的神梦教众纷纷跑进来了。萧尘咬牙道:“我就知道会这样。”
  外面下来的人有骑着毛脸大蜘蛛的道长,驭使恶狼的驭灵道士,还有红云守卫、红云弟子,他们看到萧尘他们,二话不说就往上冲。
  方顿已经掉血很多,退到萧尘身边,脑袋上冒出了一层的汗。这还是在有老乞丐保护的情况下,现在敌人陡然增多,老乞丐双拳难敌四手,已经照顾不过来了。
  “不妙了啊!”方顿一脸严峻,神情即紧张又可怕。
  “完了完了,打不过了。”萧尘知道大势已去,外头的人一进来,他的血线就蹭蹭的往下掉,怎么磕药都磕不起来了。
  然而就在此时,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整个山洞突然开始震动起来。紧接着不断有碎石崩落。方顿拼命的稳住重心,抬头四望:“怎么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