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神之尘 > 第二章 神之尘

  永河三区,是一个离市中心较偏远的一个城区,陆雨馨工作的贝斯特货运公司就在这个区。萧尘乘坐出租车来到一片仓库地区,以前他来过这里几次,不过现在这里好像已经没人了。
  “喂,有人吗?”萧尘来到铁网大门前冲着里面喊了两声,以往这个时候发货配货的车辆进出不绝,现在却大门紧闭,安安静静,只传来几声狗叫。
  萧尘见大门的铁链没锁,推门走了进去,里头果然已经搬空了,只剩下空空的厂房仓库。一只骨瘦嶙峋的老黄狗在仓库的外的阴凉处休息,眼睛却牢牢的瞪着他。萧尘走了一圈,看见有个人在树下的卧椅上睡觉,走过去一看,原来是戴着电脑头盔在上网或者玩游戏。他叫醒了这个人,是一位老大爷。
  老大爷揉了揉眼睛,带着口音问道:“你是哪个,搞么子咯?”
  “请问一下这里的贝斯特公司呢?”
  “搬走了。”老大爷不耐烦的说。
  “什么时候搬的啊?”萧尘又问。
  老大爷不高兴道:“你不要在这里问了,我玩游戏玩得正紧张,不要来打扰我好不好。”
  “帮个忙好不好,老大爷。”萧尘从皮夹里拿出两百块钱递了过去。
  老大爷收了钱,说道:“就是上个月……上个月十一号搬的。我当时还觉得奇怪咧,这家公司在这里做了好多年了,突然就搬走了,真是莫名其妙。”
  萧尘一愣,暗道:“上个月十一号,不就是我一家人出车祸的那天吗?”他马上又问:“怎么会突然搬走的?”
  “这哪个晓得。”老大爷说:“而且他们搬得好快,早上说要搬走,晚上就没得人了,好多桌子柜子都没搬走,直接要我们卖给收废品的了,说是在这里租了很多年,给我们这些守仓库的一点福利。”
  萧尘暗道:“果然不对劲,他们走得这么匆忙。”又问道:“大爷,那他们搬哪儿去了您知道吗?”
  “这哪个晓得。你还有事么,没有事不要打扰我玩游戏了。”
  萧尘只得离开,又在附近问了一圈,没人知道贝斯特公司搬哪去了。一个在这里做了十几年的公司,突然就消失不见了。但这样却更印证了他的猜想,他认为妻子雨馨被害与她的工作有关,现在看来果不其然。
  一天过去了,这一天还是有收获的,至少知道了贝斯特公司有问题。他并不着急,哪怕贝斯特公司的查不下去,他手里还有些线索。
  接下来的时间里,萧尘先去查了东运物流公司,但没有查到是谁寄的那个包裹,很显然他妻子陆雨馨不是那个真正的寄件人,只能是由别人代寄。接着他又去查了那张银行晶卡,银行晶卡居然是在六年前办理的,而且是在海外办的,办理人就是陆雨馨,里面的存款也是在六年前存入,这让萧尘更加惊诧。六年前妻子就已经准备好了这笔存款。
  接着萧尘又去查那把黑色的钥匙,可是这把普通的钥匙查不出任何端倪来,上面没有任务图案或者印记来表明是哪个地方出的钥匙。找了专家,也不敢肯定钥匙是做什么用的,在哪儿用。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萧尘除了查到上叙情况以外,没有任何发现,这些所有的情况都在表明陆雨馨在为她遇害后的身后事做准备,却没有任何线索指明她因何被害。萧尘知道妻子是个做事谨慎的人,却没想到她将这件事做得滴水不漏。而他手头上也没有更多的资源去调查。他现在明白了,显然妻子雨馨即便在自己死后,也不愿意让丈夫知道她身上的秘密。
  这天中午,萧尘仍是无功而返,在餐馆里要了一碟花生,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两瓶冰啤酒。他现在的状况像他的名字一样有点消沉,这毫无头绪的查来查去对他来说太难了,虽然他不断默默地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将杀害妻女的凶手找出来,可他必竟只是一个普通人,不知从何而找。
  一口刺激的冰啤下肚,不知能减轻他多少烦忧。这时来了几个学生,十四、五岁的年龄,他们似乎刚刚放学从学校里出来,来这家小餐馆里吃中午饭。点了菜之后,他们兴高采烈的聊了起来,聊的都是游戏里的事。
  萧尘看到这些学生的样子,有些失笑,回想起自己学生时代也和他们一样,那时候在游戏上总有说不完的话,争不完的话题,直到他认识陆雨馨结婚时仍然是个游戏迷。不过自从雨馨怀了身孕,有了蒙蒙以后,他开始认识到家庭的责任,慢慢地也就不怎么玩网络游戏了。唉~!萧尘苦笑的摇了摇头,怆然伤感。
  那几个中学生果然在喋喋不休,为哪个职业更厉害的问题吵得面红耳赤,聊的是最近正火的游戏《神之尘》。
  “神之尘……”萧尘若有所思的嘀咕了一声,他忆起妻子生前也很沉迷这款游戏,还特意去买了这款游戏的专属游戏护臂。渐渐地,萧尘的眉头拧了起来:“雨馨并不喜欢玩电脑游戏啊,恋爱结婚那会儿,我曾经好多次叫她来陪我一起玩游戏,都被她拒绝了。我还记得她曾经说过,那些虚假的游戏她不感兴趣,她只想在现实中好好生活,做一个好妻子。可是在十个月前,她突然开始玩起网络游戏来,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我当时还笑说她是不是觉得和我和活太平淡无味了,想找一些新奇的事物。她只说玩一玩,但打那以后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玩上一会儿。”
  想到这里,妻子生前这个反常的举动让萧尘觉得有问题存在,而且越想越觉得蹊跷:“她几乎是每天晚上九点半必定会玩游戏,有一晚蒙蒙发烧,她居然没和我一起去医院陪蒙蒙,等回来的时候她还在玩游戏,这让我很生气。就连工作也没这么专心。”萧尘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等等,工作……我一直认为雨馨她一个货运公司的主管,不至于招来杀身之祸,而贝斯特货运公司在她出事当天就消失了,我一直找货运公司找不到方向,这会不会与雨馨玩游戏之间有某种联系?”
  他虽然觉得这有点可笑和滑稽,但并不是没有可能。妻子生前反常的,有问题的货运公司。如果货运公司只是表象,那背必然有着见不得人的事,而见不得人的事在茫茫网络之中不就是最好的隐蔽之所吗?
  不管怎么样,这是眼前唯一可供查找的方向了,他立刻赶回家中,找到那款‘火焰之狐’的游戏护臂。
  这款护臂即是游戏器,也是私人电脑,虽然外人也可以用,但读取不到使用者的私人信息。而且他不认为雨馨会将什么重要信息存放在这种电脑里,这种游戏工具并不安全,不但可以被破解的,也可以拿到生产商去解密。雨馨拿它应该仅仅是做为一件使用工具,否则那些‘窃贼’也不会放过这个游戏器。
  萧尘虽然不知道雨馨生前拿它做什么,但肯定是在《神之尘》这款游戏中进行。他想可不可以拿着这个游戏器去找《神之尘》的运营公司,找到妻子生前的账号,查询她的游戏信息。可想了想,他放弃了这个想法。现在是量子通迅时代,数据信息保密极严,而且法律对网络信息内容十分保护,要想去这样大的游戏公司查询服务器数据,至少得通过警方才能办得到。甚至地区警方还不一定有这个能力做到这点。
  “这条路行不通,只能看看能不能从游戏中发现什么。”萧尘戴上游戏护臂,开启了启动按钮,眼前一暗,很快进入了意识世界之中。
  这款‘火焰之狐’游戏护臂,是一款功能很多的电脑,但萧尘没有兴趣体会这些功能,他立刻选择了《神之尘》这款游戏。护臂读取了他的个人信息,创建游戏账户,随意选择了职业和角色ID,这些都不重要。他脑中意识不断变幻,很快进入了游戏之中。
  双林镇,这是他出现在游戏中的地方,周围景色如画,如同梦中现实。但萧尘并不在乎这些美丽的景致,他听着耳旁喧闹的声音,看着身旁的玩家、NPC来来去去,他所有的心思都在想,该怎样从游戏中发现点什么。
  他茫然的看着运方在发呆,事实上没有任何信息可以给他提供线索和方向,这是一个游戏世界,一个无边广大的游戏世界。
  每个游戏里的人物都在忙碌,不管他们是游戏玩家,还是一组游戏数据,他们乐此不疲的完成着正在进行的任务,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了二十岁的时候。
  “我该做点什么?”萧尘听见过路的人高兴的说自己刚刚杀了一个BOSS,赚了一笔。萧尘使劲摇了摇头,心道:“雨馨不喜欢玩游戏,她玩这个游戏一定有她的目的。是和犯罪有关吧?应该是的。”
  萧尘呆呆地站了两个小时终于动了,他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也许活动一下能帮助自己思维。他简单的打怪杀怪,心里琢磨的全然和游戏无关。按在1:72的比例,萧尘浑浑噩噩在游戏里混了几天,出来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长叹了一口气,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去。睡梦中,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面他在游戏中大杀四方,重新找回来当年在游戏中吒咤时的情景。随后景色一变,他发现自己的妻子陆雨馨正在被一只巨大的怪物吞噬,他使尽了全身力气,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没办法战胜那只怪物,只能眼睁睁看着妻子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觉惊醒,已是天亮时分,萧尘拿湿毛巾擦干身上的汗,忽然发现手机里有一条昨天半夜来的信息,打开一看,萧尘整个人立时怔住了。
  “线索就在游戏里。‘TK-V7350’”萧尘瞬间感觉后脊一阵发凉。自己被监视了吗?信息的时间是昨天夜里十二点,那时候自己正在游戏当中。他忙跑到阳台上张望了一下,又回到屋中,顺着这个号码拨了回去,但号码已经打不通了。
  萧尘惊出了一身冷汗,未知的来电,隐含深意的信息,所有的一切一如他所猜测,妻子的死因背后另有真相。可是给他发这条信息的人是谁?会是那个邮寄包裹的人吗?对方怎么知道他已经查到了游戏中,是巧合,还是自己正处在被监控中?
  如果是以前,萧尘绝不相信有人会监视他这么一个平凡普通的人,但现在妻子给他带来不平凡的同时,也带了危险。问题最关键的还是最后那组字母数字,它代表了什么?究竟藏着什么样的深意,为什么这组数字会与妻子的遇在有关。
  游戏,游戏!所有的问题都在游戏当中,萧尘迫不及待的再次拿起游戏护臂,即然有人提供了线索,那么所有的疑惑都可以到游戏中得到解决。他再一次的进入了《神之尘》这款游戏。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