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和千年女尸有个约会 > 第五十四章 聻
    想了想,你转身对着身后的武绮莜道:“你领着他们在外面,我进去看看。”
  
      然而,武绮莜却毫不犹豫地说了一句:“我跟进去。”
  
      你当即拒绝,用略微低沉的声音道:“不行,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我连自己都没有把握全身而退,更别说加上一个你了。”
  
      武绮莜没有继续说话,只是用一种充满坚毅的眼神看着你。
  
      这一瞬间,一个这些年来一直藏匿于你心中的画面猛然闪现!
  
      夕阳下,金色的余晖中,一个小男孩深情款款地凝视着身前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
  
      “我爱你。”
  
      “爱我就要负责。”
  
      “放心吧,我们已经不再是三岁的小孩了。”
  
      在山花烂漫盛开之处,七岁半的小男孩拥吻了同为七岁的小女孩的唇。
  
      “你要等我哦,我一定会回来的。”
  
      “嗯。”
  
      “一定要等我!”
  
      那一天,小女孩正是用这样的眼神盯着你!
  
      这一刻,你愣住了,至少愣了十几秒!
  
      你从来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曾被你苦苦暗恋三年的女神,竟然是当年那个一去不回、杳无音讯的小丫头!
  
      头疼!
  
      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你有些头疼地对着武绮莜道:“就算我求你了,现在别给我添乱,好不好?”
  
      “若是平时,你爱上就上哪,我不管,但现在不行。”
  
      果然,武绮莜的脾气还是和当年一样臭,你可从来没有想到,身为女神的她竟然还会跟你赖上。
  
      既然知道她就是当年那个臭丫头,你也清楚她的脾气,知道继续说下去也是在做无用功,于是轻叹一声:“既然你一定要跟进去,等一下不要擅自行动,待在我身边。”
  
      “嗯。”
  
      武绮莜微微颔,幽深的眸子里泛着丝丝涟漪。
  
      在身后众人紧张的注视下,你带着武绮莜进了教室。
  
      戴眼镜的男人并未理会余下的肖峰等人,折身跟随你而入,他前脚刚踏入教室,教室的门应声而关。
  
      当你进入教室的时候,并没有特殊的感觉,而且教室空空如也,也没有看见刚才读书的学生们;而当教室门关上的瞬间,一种诡异的感触油然而生,眨眼间你身前的就已坐满了一排排的学生。
  
      这些孩子个个都十分乖巧地坐在位置上,除了面色略微苍白之外,他们与外面活着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那些稚嫩的脸上同样洋溢着欢笑、流露着纯真。
  
      戴眼镜的男人走到讲台上,用他独有的声音,对着台下的孩子道:“同学们,让我们用歌声欢迎哥哥姐姐好不好?”
  
      听到这话,你对着旁边的武绮莜使了一个眼色,武绮莜会意,当你们准备堵住耳朵的时候,从这些孩子口中传出了悠扬的歌声:“我们的生活多么幸福,我们的生活多么快乐,春风吹拂五星红旗,阳光洒满万里山河……”
  
      歌声里透着清脆,也带着孩子们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憧憬,只是,他们有未来吗?
  
      你和武绮莜都垂下了手,静静地听着,一曲唱罢,戴眼镜的男人则是邀请你们坐在一旁,观摩他上课。
  
      不得不说,男人的上课水平还是不错的,言语生动有趣,孩子们上课言也十分踊跃。
  
      一节课结束之后,男人打开了教室,孩子们纷纷鱼贯而出,跑到操场上玩耍了起来。
  
      然而,当你和武绮莜走出教室的时候,并没有现肖峰等人;更为诡异的是,外面现在竟然是阳光明媚的白天。
  
      “他们去哪了?”武绮莜皱着眉头,转头看向你。
  
      你看了一眼左右,沉声道:“我们还在他所设置的结界里,所以看到肖峰他们。”
  
      带着眼镜的男人从教室里慢慢走了出来,他站在走廊边,看着下面在操场上玩耍的孩子们,脸上很自然地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多么纯真的孩子啊,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成年人的尔虞我诈,没有悲伤、没有欺骗、更没有罪恶。”
  
      你看着男人,问道:“可这所谓的美好世界,是你给他们编织起来的。他们总是要长大,总是要离开的。”
  
      “我知道,我也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永远保护他们,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男人轻轻一叹,“你们既然能在这个时候来这里,想来对这里当年所生的事情有些了解。”
  
      “不全面,有人将真实事件完全遮盖住了,外面的人所听到的,只是有人刻意编织起来的一部分;其实,我到这里,有一部分心思就是想知道,当年这里究竟生了什么事?”
  
      他刻意看了你一眼,笑着说:“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你耸耸肩:“你也差不多。”
  
      停顿片刻之后,男人抬起头,看向远处玩耍的孩子道:“抱歉,我实在不想提及这件伤心往事。而且就算说了,孩子们也没有办法活过来了。”
  
      “我有一个问题。”你忽然道。
  
      “请说。”男子转头看向你。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男子并没有因为你的话而出现丝毫的情绪波动,他依旧淡然一笑:“没想到你还是看出端倪了呢,当年那位道长来了之后,可是经过好一番窥探,才略略得知我的身份。”
  
      其实你大致已经猜出了一些,只不过这是你第一次遇到,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担心,所以不会贸贸然地说出口,而是想等他自己坦白,这样一来之后的话题也好继续下去。
  
      鬼和人最大的区别是,鬼乃是人的三魂之一,它们已然没有了人生前的狡诈与算计,会将最原始的真性情坦露出来,因此和它们交谈,完全不需要担心弯弯道道,只需彼此坦诚就行。
  
      只不过,眼前这个看似温文尔雅的男人不是鬼,而是其他东西。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知道你的身份。”
  
      “我?”你指了指自己,很无所谓地说,“我叫李牧云,只是一个大学新生而已,如果非要给自己加一个称谓的话,就是灵异侦探。”
  
      男人上下打量了你一眼,问道:“你学过道术?”
  
      “小的时候被长辈逼着学过画符咒,长大之后因为兴趣使然,对鬼怪有一些大略的了解。”
  
      男人点点头,笑问道:“那你认为我是什么?”
  
      “真的要我说?”
  
      “说吧,如果你猜对了,我就答应替你完成一件事。”
  
      沉吟片刻,你用略微慎重的口吻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聻。”
  
      他笑了。
  
      “我猜对了?”你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他点点头。
  
      “我很好奇,究竟是谁对你下的手,一般情况下,鬼和鬼之间是不会自相残杀的,更不会真的将对方杀死。”
  
      “没有人这么对我,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听到这话,你双目一瞠:“你自杀?变成鬼之后,你居然还自杀!?”
  
      天呐!
  
      这是自你接触鬼怪以来,第一次听到这种骇人听闻的信息。
  
      “你知道鬼变成聻之后,会被永远关押在冥狱幽境之中,永生永世都无法轮回,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男人沉默了,他转身倚靠在栏杆上,俯看着操场上肆意欢笑、奔跑的孩子们,他又笑了,笑容之中带着一种幸福之意。
  
      这一刻,你好像明白了,轻轻一叹:“可是你也知道,你这样做终究只是权宜之计。先不说你能支持这个结界多久,单单外面那些人就不可能让这个地段永远空置下去。”
  
      这时候,一直不说话的武绮莜轻启朱唇道:“根据市里下一个指标,他们会对老城区进行维护改造,两年之内,这所学校肯定会被强拆。”
  
      “用不着两年了,若是你们不来,半个月后,我就会烟消云散。”
  
      你愣了愣,忽然问道:“那这些孩子怎么办?”
  
      男人没有回答,而是忽然转过身,当即对着你落膝下跪!
  
      “你这是干什么!?”
  
      你急忙欲上前扶起对方,可是双手却触空了,他竟然只是一个虚影!
  
      男人抬头看着你,两行清泪顿时滑落:“你我虽然素不相识,但我还是想恳求你帮帮这些孩子。”
  
      没有片刻的犹豫,你直接道:“你说吧,怎么帮?”
  
      “这些孩子,都是带着怨气而死的,之所以现在看起来阳光灿烂,是因为我封存了他们的记忆,一旦我消散之后,那些近十几年积压而成的怨气,会把他们变成一个个极为恐怖的怨灵。”说着,男人伸手指教学楼的中央最高层位置,“我把孩子们的怨气都汇聚在那个地方,出了结界之后,你们必须想办法把怨气消散。”
  
      你扶起男人,对着他郑重地点点头:“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你放心,不会让你的努力白费的。”
  
      “谢谢。”
  
      四周环境倏然一闪,你和武绮莜又站在走廊上,身后不远处肖峰等人正在聊天壮胆。
  
      看到你和武绮莜忽然出现,林盼夏急忙跑了过来,径自扑进了你的怀里:“牧云哥哥,你们怎么进去那么久,人家都等得害怕了。”
  
      你宠溺地抚摩着林盼夏的头,笑着说:“没事了,我这不是出来了嘛。”
  
      肖峰带着众人走了过来,问道:“怎么样,事情解决了吗?”
  
      你皱着眉头说:“没那么简单。”
  
      ...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63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