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和千年女尸有个约会 > 第四十五章 鬼死后叫什么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解决纠纷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武力。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你信了。
  
      在昨天接到杜曦山电话的第一时间,你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杜曦山这老货是个标准的人精,虽然平时看起来邋里邋遢、不修边幅,但其实一肚子坏水。
  
      你和繁漪不过只是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大一新生,这军训都还要再过两天才开始呢,这老货就这么火急火燎地把你们带到这山沟沟里来,可见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为此,你刻意用朱砂画了一些符咒,刚才用的就是道家最为简单的驱魔咒。
  
      “我们只是普通的考古工作者,而不是你所说的盗墓贼。”说着,你一把扯过挂在杜曦山脖子上的证件,对着玄衣女鬼扬了扬,“不信你可以拿过去看看,我们还有很多工作人员在上面。还有,你刚才吓走的那一批人,也同样是考古人员。”
  
      “我不管那些!这个地方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我不会离开的!”
  
      “啧,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你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转身对着杜曦山说,“老杜,你口才比我好,劝劝她吧。”
  
      杜曦山耸耸肩:“你觉得跟一个因为执念而死的女鬼说这些大道理有用吗?”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直接把她给灭咯?”
  
      说着,你信手就从口袋里抓了一把符咒出来,还特意对着玄衣扬了扬,那姿态就好像一个暴户对着乞丐在炫耀一沓纸币一样欠揍。
  
      玄衣女鬼见了,急忙退到了角落里,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道:“你、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死给你们看!”
  
      惊慌、恐惧和无助让即便已经成了鬼的她再一次显露出怯懦的天性来,她就像是一个可怜无助、孤苦无依的少女缩在墙角里,嘤嘤哭泣。
  
      当然,鬼是没有眼泪的,只不过在一个地下十几米深的墓穴听一个女鬼哭泣,这感觉真心酸爽!
  
      杜曦山这老光棍一见女孩子哭,当下就没辙了,更郁闷的是他居然把你推了上前,你回头狠狠刮了他一个眼珠子,调整情绪之后走走到玄衣女鬼面前,蹲了下来。
  
      “我说,妹子……”
  
      “我已经三十岁了,我是你姐!”玄衣女鬼扭头瞪了你一眼。
  
      “行行,你说姐就姐好了。”对于那些不可理喻的女人,男人们自然会主动退让,你挤出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笑容,说道,“我估计你刚做鬼没多久,我就把做鬼的相关知识跟你普及一下吧。”
  
      “难道做鬼还有限制?”玄衣女鬼这时候扬起脸来,你终于看清她的面容了。
  
      嗯,怎么说呢,她的五官很普通,就是那种仍在人群里一点都不引人注意的那种。
  
      你见她转了态度,笑着说:“当然有了,而且做鬼的限制可比咱们做人要多得多了。呐,先呢,我跟你普及一下。人死了会变成鬼,通常情况下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被鬼差带走天、地两魂,等头七那天晚上,人魂也会随之归入地府。而你的情况就不同了,估计你是从溜出来的,这样一来,一旦过了头七,你的人魂就不会归附,就算再被鬼差抓到也没有办法进入地府。”
  
      “那会怎么样?”杜曦山在身后问了一句。
  
      “这种事情一般有两种选择,第一种被鬼差直接打得魂飞魄散、一了百了;第二种就是当个孤魂野鬼。”
  
      “然后来一段倩女幽魂?”杜曦山揶揄道。
  
      你“呵呵”了一声:“倩女幽魂?你电视看多了。你以为孤魂野鬼那么好当的?先不说民间捉鬼的高人海了去,万一要是被其他鬼给杀了,那才要命呢。”
  
      “鬼还会杀鬼?”这一次,玄衣女鬼明显有些害怕了。
  
      “当然了,你不知道吧,鬼也是会死的,而且鬼死了之后会变成聻jian,一旦成了聻,那这辈子,不,永生永世都将再没有任何盼头。”
  
      “会怎么样?”杜曦山适时问了一句。
  
      你笑着说:“第十九层地狱听过没有?”
  
      女鬼和杜曦山同时摇头。
  
      “聻会被困在那个永无天日的恐怖世界,至于具体会遭受到什么痛苦,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听说鬼都是宁愿被打得魂飞魄散,也不愿意变成聻。”
  
      “那……那我该怎么办?”
  
      此时的玄衣女鬼哪里还有先前的可怖姿态。
  
      其实鬼也是一种生命体,并非如传说中那么可怕,它们都会保持生前的心性,所以说,好人死了会变成好鬼,而恶人自然是恶鬼了。
  
      通过之后跟她的交流,你得知她叫徐莎,一个普通的名字,同时也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白领,一个三十岁的大龄剩女。
  
      她说她的人生就是个悲剧,然后巴拉巴拉讲了一大堆,不得不说,她是个话痨,或者说是因为长期的压抑和抑郁造成了现在的她。
  
      “我现在要怎么办?”
  
      徐莎听了你那些话之后,有些怕了,满脸哀求地看着你。
  
      “没事,你这小子跟鬼差很熟的,他只要打个招呼,那些鬼差就会把你带下去,只要过了奈何桥、喝过孟婆汤,前世就跟你再没有关系了。”
  
      你直接白了杜曦山一眼,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去找鬼差帮忙了。
  
      “这样吧,你先在这里等一会,我们去一趟主棺,回来之后再带你去见鬼差。”
  
      既然已经下了墓,肯定不能空手而回,这是规矩。
  
      徐莎摇摇头,道:“我跟你们一起吧,我也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
  
      “你没进去过?”
  
      根据徐莎所说,她来这里已经有六天了,你没有想到她竟然没进去过。
  
      “嗯。”徐莎点点头,“周围五个石室我都去过了,里面都放着一个石棺,四周墙壁上也跟这里一样画着壁画,讲的好像是墓主生前的事迹。中间那个石室我进不去,总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把我推出来。”
  
      你和杜曦山对视一眼,两人均是眼前一亮。
  
      能对自己的棺室设下禁制,并且千年不消失,这说明墓主生前肯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对于你来说,这说明棺室之中肯定有一些价值连城的珠宝。
  
      而在杜曦山看来,棺室里肯定有研究价值很高的文物,这样一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不会感到无聊了。
  
      在徐莎的带领下,你和杜曦山绕过石棺,进入了一个甬道,甬道约莫几米长,两边是用砖石砌成的墙壁,而不知道为什么,脚下的道路却没有用石砖铺成,踩上去,土质有些松软。
  
      随后呈现在你们面前的是一堵厚重的石门,石门上雕刻着一些古怪的图案,皆是一些你不认识的古代文字。
  
      在这些古代文字面前,你现自己就像是一个文盲,于是心中暗下念头,回去之后一定花时间把全世界所有记录在案的文字都记入脑中,免得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
  
      你伸手推了推石门,现推不动,于是用探照灯在甬道两边的墙壁上轻轻拍打着。
  
      而这时候杜曦山则是上前仔细研究石门上的文字,甚至伸手在上面轻轻摩挲着,同时感叹道:“哎呀呀,这工艺实在是精美啊,这象形文字有点像是甲骨文,意思是嘶!”
  
      杜曦山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了?”
  
      你转头看向杜曦山,现他的手指头被扎出了血,其血迹沾了一丝在石门上。
  
      顿时,眼尖的你现杜曦山的血迹既然被石门吸收了!
  
      “不好!”
  
      你下意识地喊出声来。
  
      果然!
  
      你下脚下略微松软的泥土之中忽然伸出了一只手!
  
      紧接着,泥土下不断冒出一些年代久远的粽子,片刻间甬道就被挤满了!
  
      “该死!”
  
      很快,你们被那些从地下冒出的粽子困住了,它们从地下冒出之后动作缓慢地朝着你们围了过来。
  
      “牧云,赶紧想想办法!”
  
      你拉着杜曦山退到石门前,此时想要从原路冲出去是不可能的了,这时候你现自己左右两只眼睛看到的画面似乎有些不一样,当你闭上右眼用左眼看到石门时,现石门的中央位置闪烁着微弱的红光。
  
      二话没说,你直接挥拳对着红光砸了过去!
  
      “碰!”
  
      嘶
  
      疼!
  
      虽然很疼,但你明显感觉到石门生了轻微的颤抖。
  
      “老杜,你没有坚硬的物品?”
  
      你当然不会笨到用自己的拳头狠砸石门,当即转头看向杜曦山。
  
      杜曦山正全身搜索的时候,你二话不说,直接卸下他手腕上的手表。
  
      “哎哎,我浪琴!”
  
      你回头瞪了他一眼,狠狠地说:“如果你不想被那些粽子爆菊的话,就把这东西给我!”
  
      杜曦山有些心疼地看着你,小声说了一句:“温柔点。”
  
      “我会的。”你笑了笑,猛然转身,抓着手表,狠狠砸向石门!
  
      “嘭!”
  
      这一击,整个石门忽然剧烈摇晃起来,紧接着,原本看似厚重坚实的石门居然被你砸得粉碎!
  
      “快走!”
  
      你一把扯过杜曦山,两人在甬道上狂奔!
  
      原本你以为过了甬道应该会是主棺,可诡异的是,这甬道居然连续向下,而且是以一种盘旋楼梯形势,为了避免被粽子们追上,你们是撒丫子奔跑。
  
      也不知道下了多少米,当楼梯走到头时,你们面前再一次出现了一堵石门。
  
      ...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63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