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和千年女尸有个约会 > 第四十二章 阴阳之木
    三天后,大和国,京都城。
  
      一座古色古香的千年老宅耸立于京都东边的山脉之中,此时,有九个衣着各异的女人长跪于古宅面前,她们的身后同样整齐跪着九列队伍。
  
      若是有些眼界的人不难现,这九列队伍之中所下跪的人里有许多都是世界顶级的富商,以及社会名流。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地,均掌控着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
  
      他们在这里已经跪了很久,其中最长的有三天。
  
      这些平日里不可一世的社会名流们非但没有丝毫的怨言,反而个个脸上都带着期盼之色,他们像是最虔诚的信徒,在等待真神的降临。
  
      “咿呀”
  
      老宅的朱红大门缓缓开启,慢慢得,一个能让众生为之倾倒的魅影从室内缓缓走出。
  
      她一经出现,人们同时齐声呼喝:“拜见女帝!女帝万福金安!”
  
      而这位身披锦绣长袍、有着祸国殃民容貌的女帝,就是照儿!
  
      只是,此时的她全然没有照儿那茫然而木讷的表情,一双秋泓般的双眸里闪烁着令人为之心颤的厉芒,但凡只要被她的眼神扫视过的人,无不匍匐在地,瑟瑟抖。
  
      “秋月。”
  
      女帝微微抬眼,用披靡天下的眼神看向正下方的的武家老祖。
  
      “奴婢在!”
  
      “李牧云是谁?”
  
      女帝这一开口,武秋月的额头当即冒出了一丝冷汗:“回禀女帝,他、他应该是李氏后人。”
  
      这时,起风了,山风卷着红叶翩然过,同时也带动了女帝长长的梢,相识一只无形的手,在轻拂她的脸颊。
  
      “请他过来。”
  
      “是!”
  
      “等等。”
  
      武秋月正欲退开,女帝忽然把她叫住:“算了,待我闭关三月之后,再去找他。”
  
      “启禀女帝,属下有一事禀明。”武秋月低声问道。
  
      “讲。”
  
      “根据属下了解,为了断绝这李氏血脉,当年属下奉女帝之命,对李氏血脉设下千年诅咒,后世子孙均活不过二十岁,这李牧云乃是李氏血脉最后一人,他的寿命至多还有两年。”
  
      女帝没有说话,缓缓抬头看向西边的天空,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你常用的弧度……
  
      你打了一个盹,颠簸的大巴车把你从睡梦中弄醒了。
  
      睁开双眼的你忽然觉得自己的左肩膀有些重,转头一看,耶呵,原来是她。
  
      此时的繁漪倾头靠着你的肩膀,她依旧戴着厚厚的黑框眼镜,一头长长的麻花辫柔贴着高耸的胸口垂了下来。
  
      清晨的阳光透过车窗,将她原本就精致的脸庞照得十分柔和。
  
      看着她,你又想到照儿了。
  
      不过你很有就收拾好情绪,将其深藏于心中。
  
      过去的三天时间,你好不容易才把情绪调正过来,现在可不能再继续沉沦下去。
  
      身为一个男人,必须要为自己将来负责!
  
      话说回来,你现在可不是繁漪外出约会,而是接了杜曦山所下达的教学任务,跟着他的团队前往淳安县龙源村,进行一次实地教学。
  
      话说到底是业内知名人物,杜曦山的教学模式就是跟寻常人不一样,一开始就跟你们动真格的。
  
      此时杜曦山就坐在你们的前排,因为起得很早的缘故,车上的人都在闭目养神,有几个哥们甚至还打起了鼾。
  
      繁漪的眼圈也显得有些重,想来应该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缘故。
  
      你没有打扰她睡觉,而且让一个身上带着香气的女孩子靠着,那种感觉也不赖嘛。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杜曦山打了一个呵欠,转身现你和繁漪都睡着,他伸手拍了拍你的右肩膀。
  
      待你睁开双眼,杜曦山笑着说:“把小漪叫醒吧。”
  
      你看了看繁漪那熟睡的俏脸,一个鬼点子油然而生。
  
      你从旁边拿过喝得只剩下一口的矿泉水瓶,然后把矿泉水倒在瓶盖里,就着繁漪嘴巴的位置,往自己的肩膀倒了下去,过了一小会儿,你装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叫拍了拍繁漪的手。
  
      “哎,醒醒。”
  
      “唔?”
  
      繁漪揉了揉迷蒙的双眼,忽然现自己枕着你的肩膀,急忙道歉:“对不起,我、我没注意。”
  
      你用一种很委屈的表情对她说:“很抱歉打扰你睡觉,不过你留得口水实在有些多,再这样下去,我的裤裆恐怕都要湿了。”
  
      听到你这话,车里知道内情的人纷纷笑出声来。
  
      “我……我……对不起,对不起!”
  
      繁漪忽然站起身,结果因为身体没有站稳的缘故,一个侧身,朝着你扑了下来!
  
      唔!
  
      你只觉得自己整张脸都被一种熟悉的柔软和芳香所包裹。
  
      她急忙挣扎着避开,半低着头,像个受惊的小兔子,羞红着脸蛋,让人忍不禁萌生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强烈。
  
      “对、对不起,要不,我明天帮你洗衣服好了。”
  
      “没事。”你装得很大度拍了拍自己的肩头,笑道,“以前听村里的老人家说,这黄花女娘的口水还是一味良药呢。”
  
      见繁漪的脸蛋更红了,杜曦山拍了你一下,笑骂道:“别欺负小漪了,快下车吧。”
  
      一行人刚下车,就有一伙人围了上来,他们都是当地的领导,特意在这里等候的。
  
      根据杜曦山的助手所说,当地人在开垦荒山准备种植果树的时候,现了一座古墓。当时村里下了三个人,均没有上来,之后报了警,并且将这个地方控制了起来。
  
      杜曦山并不像他弟弟杜曦海那样喜欢排场,他谢绝官员的宴请,直接带着工作人员上了山。
  
      这山道崎岖,很不好走,一开始很多年轻男性都想在繁漪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纷纷主动伸手想帮她,你也以为繁漪需要有人搀扶,可结果这丫头走山道如履平地,而且爬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的山都是脸不红气不喘,羞涩旁边一大帮老爷们。
  
      翻过一座山之后,站在山顶往下看,你忽然愣了愣,对着站在旁边的杜曦山问了一句:“杜教授,这个山坳的格局,有些奇怪啊。”
  
      “哦?你也看出来了?”杜曦山笑着看向你。
  
      “从地势上看,这是一个小盆地,阳水由北而入,四周树木茂盛,又没有引流的地方;这样的位置应该会形成一个小型山中湖,可是它却没有,那灌入的水都去哪了?”
  
      “小兄弟好眼力啊,这个地方在三十多年以前的确是一个湖泊,有一年天上连续落了六道神雷进湖里,然后湖就消失了。”
  
      说话的是龙源村的村长,从外表上看,他是一个朴实、忠厚的农村人,说话的时候,还会带着憨憨的笑意。
  
      “我们老一辈人都说那湖里住着一头蛇怪,后来蛇怪修道触怒了天神,引来天雷自取灭亡。”
  
      龙源村长旁边站着一个中年汉子,他看上去很壮实,身上还穿着迷彩服,只不过褪色得厉害。
  
      “这神怪之说嘛肯定不足为信,不过连续六道雷落进湖里,说明这个盆地底部肯定有东西。”杜曦山转头看向你,笑问道,“牧云,有胆子下去探探究竟吗?”
  
      你将背包扔给旁边的繁漪,在四周人们的惊呼声中,直接从四米高的土坎上跳了下去。
  
      “小心点!”
  
      杜曦山见你如此冲动,不由提醒了一句。
  
      你转头对着他斜了一下嘴角,哂然一笑。
  
      刚往前走了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响,转头一看,那退伍军人大叔也跟着你跳了下来。
  
      “大叔,你怎么也下来了?”你看着他。
  
      “我叫高树,小兄弟怎么称呼?”
  
      高树走了过来,对着你伸出手。
  
      你握住高树的手,笑着说:“李牧云。”
  
      “这个地方我从小玩到大,比你要熟悉一些,而且那个古墓位置比较偏,四周没准有暗穴,万一要是掉下去就麻烦了,我带你去吧。”
  
      你点点头,跟着高树朝着前方的古墓走去。
  
      古墓的位置看起来并不起眼,身处一个凹槽之中,四周草木茂盛。
  
      有趣的是,你现古墓的四周长着五棵树。
  
      这五棵树相聚古墓的距离目测大概在七十米左右,成五边形,从右边开始分别是松树、柏树、槐树、榆树和桧树。
  
      熟悉风水的人应该知道,这五种树就是风水学上所将的阴木。
  
      所谓阴木,指的是寿命长,本性喜阴且枝叶繁茂的树木。
  
      这五种阴木能够汇聚阴气、营造阴地,而且喜阴的虫蛇往往会附居。
  
      松树、柏树这两种树木一般是种在坟地守护阴宅用的;榆树、桧树大多都种在庙宇、祠堂附近,阳宅、也就是自己的住宅前后都比较忌讳种这两种树。
  
      至于槐树,他它的长势虽然并不高大,但枝桠茂盛,成材之后,更是遮天蔽日,阻挡阳气内进,一个院子里往往有一棵这样的树都会很阴凉。
  
      除此之外,在华夏民间还有这样的一种说法:“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
  
      说的就是除了五阴之木以外的另外三种禁忌之树,即桑树、柳树和杨树。
  
      “桑”通“丧”,不详之音,是阳宅中较为忌讳的一种树;柳树枝一般用来做“招魂幡”、“哭丧棍”的,柳条也常常被用来插在坟茔上,种在阳宅中也不吉利;而杨树叶子繁多,风一吹则“哗哗”作响,如同鬼拍手一样,白天还没什么事,到了夜里,树叶影子乱晃,声音乱响,十分吓人,时间久了,肯定会影响人心,造成不好的后果。
  
      在古墓四周看到阴木那是正常现象,可是让你不解的是,在古墓后头几米位置,居然长着一棵枝干十分粗大的桃树,这棵桃树但从其外形来看,至少有数百年的树龄。
  
      桃树乃是阳木,而且还是阳木之中阳气极盛的那种,道家所用的木剑也大多为桃木所制。
  
      见你一直盯着那棵桃树看,高树笑着对你说:“听村里的老人说,这湖泊上原先就有六个冒出来的山包,山包上长的就是六棵千年老树,不过有趣的是,这一棵千年老桃树只开花,从不结果。”
  
      “你们看到什么了?”
  
      这时候,你们身后传来杜曦山的声音。
  
      你回头看向杜曦山,沉着脸说:“杜教授,我建议大家放弃探寻这座古墓。”
  
      ...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63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