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和千年女尸有个约会 > 第三十七章 照儿不见了

  “那必须的,有其母必有其子嘛。”
  你笑得很无耻。
  鉴于对你妈的了解,知道你们都属狼的,一旦开口,绝对不会空嘴而回。
  为此,杜曦山叹了一口气,道:“三分,最多三分!”
  “好吧,有总比没有好。”
  说着,你对着高个美女伸出手,笑着说:“美女,那白玉扳指再借我一下。”
  其实,你也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些东西,只不过脑子里大概、好像、可能、也许有一个念头。
  从高个美女手中接过白玉扳指,等你再准备挤出一点血的时候,却发现伤口已经已经愈合了,无奈只能咬另外一根手指了。
  血液滴入白玉扳指并没有产生什么异动,只不过那一瞬间,你的脑子里产生了一个想法,这是油然而生的,好像本来就应该这么做。
  于是你做了,就将白玉扳指套上自己右手大拇指,而就在那白玉扳指刚刚过大拇指的指甲盖时,你发现白玉扳指上浮现金色的铭文,这些铭文此刻竟然活了起来,并且如同蛇一般游了出来,快速缠绕于你的大拇指活动关节处。
  “嘶——”
  所谓五指连心,一种钻心的痛楚自右手大拇指处传来,手一抖白玉扳指当即掉了下去。
  眼见这三千多年的文物就要掉落在地,你旁边的高个美女眼疾手快,迅速将其抓在手中,你见了这才长长吁出一口气,随即脑海这种传来一个讯息,使得你本能地做出了一个持弓拉弦的动作。
  “这……这是什么?”
  在杜曦山三人满的眼中,你的手上忽然多了一副金色弓箭!
  “管它是什么,射了再说!”
  其实你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金色弓箭,这个信息是脑海之中突然出现的,没有任何征召,不过聪明的你感觉这东西的起源应该是那已经和你的大拇指融为一体的金色铭文。
  你将目标盯准了夔龙戮方尊!
  “别!”
  杜曦山见了,急忙大喝!
  与此同时,那夔龙戮方尊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虚影,那是一种类似蛇的怪物,你们还未看清它的真实外貌,它便发出一声怒吼:“吼——”
  四周的残肢断骇瞬间暴动,朝着你们猛地扑了过来!
  “来不及了!”
  金色箭矢脱弦而飞,朝着那盘于夔龙戮方尊上方的怪物直射而去!
  金箭准确地刺入怪物的眉心,它的身形在嚎叫中逐渐消散,同时这些残肢断骇也随着它一同消失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刚刚那是什么东西?”
  “你把它怎么了?”
  杜曦山身边那个你不知道名字的中年男子对着你连续问了好几句。
  而不等你回答,只听“咔!”的一声,那夔龙戮方尊忽然断裂成两半!
  杜曦山和中年男子对视一眼,两个人的表情很夸张,是那种好像发现天要塌下来的表情,张大着嘴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呃……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会裂,不过青铜器嘛,缝缝补补就行了。”
  说到这里,你发现自己笑得很虚。
  “你赔我夔龙戮方尊!”
  中年男子对着你直接扑了过来,双手死死掐住你的脖子,那种拼命的姿势,好像你刚才杀了他全家一样。
  “老师,这个白玉扳指,给陈馆长吧。”
  高个美女将白玉扳指递了出来,她这一动作,等于解救你的性命。
  要知道,你刚才毁坏的可是江浙大学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而这个中年男人叫陈椴,乃是博物馆的馆长,他如果把你告上法庭,你这一趟肯定得把牢底坐穿。
  “繁漪同学,你、你、你、你真的要把这宝贝给我,哦不,给博物馆?”
  她叫繁漪,嗯,很特别的名字。
  咦?
  她姓繁?
  对于这个十分独特的姓你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当下转头对着她问道:“你商代后裔?”
  她点点头。
  一个能够延续三千多年的血脉,端的是了不起!
  “这么说,这白玉扳指是你的家传宝物了?”
  她依旧点点头,这是一个话不多的女孩子。
  她清秀而静匿,恰如一朵在荷叶中悄然开放的水莲,艳而不妖、美丽且洁净。
  “不行,这是你的家传宝物,怎么能够给他?”
  “什么给我?这是赔给博物馆的!”
  说着,陈椴急忙从繁漪的手中夺过白玉扳指,如视珍宝一般地放在手掌心呵护起来。
  “刚才我是那是在救你的命,如果那条夔龙虚影不灭,我们几个都会变成那些残肢断骇永世受它所奴役!”
  你朝着陈椴走去,而这家伙居然狂奔了起来,一下子就跑了出去。
  “算了,小漪本来就是要准备上交给国家的。”
  “哦NO,教授别用这么恶心的话来搪塞我,听着心塞!”
  繁漪走到你面前,一股淡淡的、如果你不接近她二十厘米就无法嗅闻到的芳香传了过来。
  她用一种近乎虔诚的目光看着你的食指,在她的注视下,那金色铭文再一次浮现。
  “它已经找到了真正的主人。”
  她笑了,有那么一瞬间,你有些恍惚。不过,你很快撇过头,不停地告诫自己:“你已经有照儿了,你已经有照儿了……”
  之后,杜曦山拖走了杜曦海,而你和繁漪则是并肩从博物馆里走了出来,虽然感觉进去的时间不短,但出来时,天渐黄昏。
  “你接下来准备去哪?”你转头看着身边的繁漪。
  “我……”
  她刚开口,你口袋里就传来了手机铃声。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你对她歉意一笑,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林盼夏打来的,“夏夏,有什么事?”
  “照儿姐姐不见了。”
  在听到这话的瞬间,你并没有似平常那爆起来,而是用一种低沉得不能再低沉的声音道:“你在哪?”
  “我……我和小莜姐姐一直在找照儿姐姐。”
  “你在哪?”
  你依旧重复刚才那话。
  林盼夏从未听过你用这样的口吻跟她说话,当即就被你弄哭了。
  很快,武绮莜接了电话,她用一贯的淡漠语态道:“我们在西湖边。”
  跟武绮莜通了具体位置之后,你别过繁漪,对着肖峰打了一个电话:“峰子,照儿不见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63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