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和千年女尸有个约会 > 第十章 柳叶、井水、菜刀

  马宏听出了女鬼的声音,当即朝着女鬼的方向走了过去,只是他看不到女鬼,身体扑在地上,双手不时在地上摸索着。
  而在你的眼中,女鬼的手早已与马宏交叠于一起,只是马宏既看不到、更无法感触。
  黄毛悄悄走到你身边,轻声道:“李哥,你能不能让老大见见那女鬼,既然他们两个认识,那这件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
  这下子轮到你抓头了,其实你在这方面知道的并不多,只不过是平时比较喜欢看灵异类小说,所以知道一些,而且这些知识都只是理论,能不能成功,都是未知数。
  不过,人既然已经来了,你也打算让这件事有个完美的结局。
  “黄毛,你到外面河道边折些柳枝过来,叶子要越嫩越好,再打一些井水。”
  黄毛一听,急忙让他的小弟分别去办,待他们将东西都准备好之后,你摘了几片鲜嫩的柳叶,扔进盛满冰凉井水的脸盆里。随后取了两片叶子,在黄毛的眼皮上轻轻一抹。
  黄毛睁开双眼之后,对着你摇摇头。
  你抓了抓头,自言自语:“奇怪,柳树聚阴,柳叶泡井水能开短时天眼,这个方法应该可以啊。”
  在你的认知里,能开天眼的方法并不多,剩下的就只是有牛眼泪了,可这东西一时也不可能找道。
  没有办法,你只能向老妈求教了。
  电话接通之后,你跟她简单说了一下,她听了不由轻叹一声,道:“你呀,书道用时方恨少吧?平时看的那些灵异小说都是一些小年轻写的,他们能懂什么?大部分都是人云亦云,又的干脆都是从故事里抄的。”
  你急忙一个马屁拍过去:“那是,他们哪能跟您这绝世大美人比呢。”
  “少跟老娘灌迷魂汤,我告诉你,既然郝老太让你做的事,你就要做好。柳叶开天眼,这方法是可取的,不过必须借用一些道力,你一个愣头青哪来的道力?至于牛眼泪你就别想了,那玩意以前还有,现在牛都是养殖的,不纯了,滴了也没用。”
  你抓了抓头:“那总有办法的吧?”
  “你让人到酒店后厨拿一把菜刀,这菜刀必须是天天用来杀鸡、杀鸭、杀鱼的。”
  “然后呢?”
  “用铁脸盆装井水,把菜刀放进去,泡过几分钟之后,普通人就能从脸盆里水里看到鬼的倒影。”
  “这样都可以?”
  “废话少说,去做就行了,这是你现在所能用的唯一方法。这件事了结之后,一定要早点去住所,没事的话,就把手机关闭吧。”
  “嗯,我知道了。”
  按照你妈所说的方法,马宏、黄毛等人果然从脸盆的倒影里看到了女鬼小梅。
  就如黄毛刚才所说,这件事是马宏的私事,之后也就交给马宏自己解决了。
  再说,你的本事也就到这儿了。
  黄毛是这一带的地头蛇,他对这里很熟悉,用面包车载了你一程。
  郝老太让你住的房子在湘湖边,这里地处僻静,旁边居住的都是老人家,四周也没有往来车辆。
  这是一间平房,有三个房间,屋内家具一应俱全。
  黄毛离开之后,为了怕别人看出照儿的破绽,你将她锁在了房间里,当你在附近的菜市场买完菜回来,发现她依旧乖乖地站在门边上,呆呆地看着你。
  你看着她,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她虽冰凉却柔嫩的脸庞,心中不由一阵感叹。
  若是以前,你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拥有这样倾国倾城的人儿,越是与她相处,你越是觉得身边所有女性都是庸脂俗粉、翠花凤姐一流。
  纵然暗恋了三年的武绮莜,在照儿面前,也逊了一筹。
  这还是在她没有任何意识的情况下,你不禁想到,她生前肯定是倾国倾城般的绝世美人。
  “照儿,今天晚上我亲自下厨,给你煮一顿好吃的!”
  虽然知道她不吃东西,但你还是在厨房摆开架势,手脚麻利地清洗蔬菜,时不时看着站在身后的照儿,脸上很自然地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你拿起菜刀准备切除鱼头一些杂碎部位的时候,在你的左手触碰到鱼头的瞬间,眼前忽然闪过一个鱼贩剁鱼头的画面,正因如此你的右手产生偏移,恰好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鲜血当即流了出来!
  “哎呀,嘶——”
  当你急忙转身准备去找毛巾时,身后一直不动的照儿猛然扑了上来!
  她一反常态,径自俯首咬住了你的伤口!
  你被照儿这反常的举措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欲将照儿推开,却发现伤口上传来酥酥麻麻的触感。
  低头仔细观看,惊讶地发现照儿正伸着性感的小杏舌,像只乖巧的小猫一样舔-舐着你的伤口。她舌头的每一次舔动,都会让你产生灵魂般的颤抖,仿佛全身上下都有蚂蚁爬过,就连脚指头都会不自然地跳动起来。
  伤口上的血迹很快就被照儿舔干净,那伤口也奇迹般地愈合了。
  更让你惊讶的是,这时候照儿居然歪着头,呆萌呆萌地对你说了一个字:“饿。”
  你原本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是她又说了一句:“饿。”
  你微微张大着嘴巴,显然一下子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连续抹了好几把脸之后,你急忙开口道:“照儿,你刚才是在喊肚子饿吗?”
  照儿没有回答,不过她则是用舌头舔了舔性感的丹唇,害得你觉得心头又几只蚂蚁爬过,酥麻难耐。
  “你先等一下,我马上给你煮东西吃。”
  为了避免自己失态,你连忙把照儿牵到了餐厅,让她坐在椅子上。
  和之前不同的是,她再没有学着你的动作站起来,而是乖乖地坐着,直愣愣地看着你在厨房里忙活的背影。
  番茄炒蛋、清蒸南瓜、鱼头豆腐汤、香酥排骨,连续四道香气诱人的菜肴被你端了出来,摆放在饭桌上。
  你又盛了两碗饭,只是照儿好像不会拿筷子,动作十分滑稽地学着你拿筷子的姿势。
  “还是让我来喂你吧。”
  你就好像喂小孩一样,拿了一个汤勺,一口饭、一口菜地喂她。
  眼见她吃得很香,你心里就好似灌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说实话,你从来没有想到照儿能够开口说话,甚至还跟正常人一样吃东西。
  从地宫出来不到两天的功夫,她就越来越像一个正常人了。
  你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已经痊愈的伤口,忽然想到照儿之所以能够说话,好像是因为喝了你的血缘故。
  因此,在两人将所有饭菜都吃干抹尽后,你刻意拿起小刀割破手指,挤出一点血来,并将手指伸到照儿的嘴边,结果照儿却是摇了摇头,用恰如银铃般悦耳的声线说道:“饱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63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