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和千年女尸有个约会 > 第六章 回家

  云雾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呼救声,你转头过去,发现高速铁护栏之外,有一个男人正拽着一个女人的头发,把她拉往云雾更深处。
  你看得分明,那个男人正是之前在加油站看到的纸人,而女人则是不远处被撞死的那位!
  “救救我!”
  女人显然看到你正在看她,急忙对你呼救。
  男人使劲将女人拽到自己身边,右手狠狠掐着女人的脖子,左手则是对着你勾了勾手指头,脸上的笑容愈加邪恶阴森。
  眼珠子一斜,你的头也跟着撇到一边,权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话说凡事都讲究个因果,苍蝇都还不叮无缝的蛋。
  即便是鬼,再恶的鬼也不会无缘无故杀人,这个浓妆艳抹、自以为是的女人肯定是受了纸人的诱惑才有现在的下场,她的死怨不得别人,都是自己作的。
  高速交警很快就来了,一众人受了些许惊吓之后就都上了车,毕竟客车不是肇事车辆,而且大家都赶时间。
  汽车到站的时候日已高升,你拉着照儿略冰凉的嫩手下了车,两人刚出了车站,就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身着时髦的时尚女人朝着你招手。
  这妞无论外观、身材都是上上之姿,旁边不少人都一直在打量她,而你一看到她就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她不是别人,正是你的亲妈,萧红!
  单从外观上看,她的姿色与那些正值花季的少女都不逞多让,可谁又能想到,她的真实年纪已经接近四十。
  你和照儿走了过去,你妈呢也不招呼你,而是绕着照儿走了一圈,之后当着众人的面掀开了一直戴在照儿头上的大帽子。
  帽子掀开时,一袭黑发随风飘扬、飞散,一缕发丝还缠到了你的脸上,空气之中也带着照儿身上独有的处子芳香。
  照儿真容一现,四周人群瞬间变得寂静了下来,横眼一扫,但凡你能够看清面孔的,这些人的下巴仿佛都要掉下来一样,个个张大着嘴,有几个哥们甚至流了一地的哈喇子。
  别说男人,就算是女人见了也是纷纷瞩目,自惭形秽。
  “走,回家。”
  从你妈那勾扬的嘴角你不难看出,她的心情很好,显然对照儿的外形极为满意。
  你牵着照儿的手,上了一辆枭龙越野车。
  说起来,你这老妈也是个极品,别的美女不是喜欢小型的甲壳虫、奥迪TT,就是外形拉风的玛萨拉蒂、法拉利;她倒好,直接通过关系从特警队里拉了一辆改装过的枭龙越野车。
  这玩意儿可是个大家伙、外壳还重新钢化过,不禁防弹、还耐撞,悍马在其面前也只是一碟小菜,最为主要的是,市面上买不到,人家工厂每年生产量摆在那里,军用、警用都供应不上,更别说民用了。
  这车开在路上,一般娇滴滴的小轿车压根不敢靠近,拼命往旁边开,感觉那些车都是纸糊的一样。
  当然,你妈有钱,那是她的,对你,她从来都吝啬无比,每次都把钱控制得死死的,愣凭你这些年跟她斗智斗勇,每个星期还是无法从生活费里抠出个十块钱来。
  用她的话说是“是个男人就自己出去赚,老娘我只负责你的衣食住行,这是咱们老李家的规矩!”。
  一路无言,你心里其实也憋了很多话,但你也知道,这些话还是回到家里说比较好,毕竟你现在不仅仅需要一个答案,而是要解决方案。
  枭龙越野车进了一个看上去有些年月的小区,小区内植被茂密,四周的墙壁布满爬墙虎,即便是在炎热的夏日,这里头依旧凉风习习。
  你自幼就生活在这里,二十几年的老房子虽然看上去有些斑驳,但房子结实得很,四周交通便利,因此这些年少有人搬离,大家住在这里倒也其乐融融。
  你家在四栋,住四楼,门牌号404。
  进了家门,你将自己径自摔在柔软的沙发上,照儿也学着你的姿态,摔在了你的身上。
  你刚搂着她那美妙的娇躯,老娘就走过来轻踹了你一脚,正色道:“起来!”
  歪着嘴,有些不情愿地拉着照儿站起身。
  “之前你在电话里说得不清不楚,现在仔仔细细地把整个过程都说清楚。”
  耸耸肩,你声情并茂、一五一十把事情经过都交待清楚。
  她的眉头一直皱着,而且越来越紧,同时开口问你:“篡星改命符燃烧的时候,有没有发生奇异的事情。当时你有没有看到星宿、金光什么的?”
  “没有。”你摇了摇头。
  “不可能啊,根据家族文献记载,篡星改命符燃烧肯定会发生异象,否则你也不可能会破坏她的天晶棺椁,并且同时篡改了你们两人的命运。”
  你又仔细回忆当时的画面,忽然道:“噢,有!”
  “是怎么样的?”她面色紧张地看着你。
  “嗯,我记得当时符咒都烧完了,然后那些灰烬飞了起来。”
  “飞起来?”你妈的眉头皱得很紧,你从没见过她脸上流露出如此困惑的表情。
  “嗯,对,还凝聚成一个奇怪的咒印。”
  说着,你拿起笔,根据自己的印象,将咒印画在了白纸上。画完之后,你又仔细跟自己记忆里对照了一下,这才点点头:“就是这个东西,当时它好像还射进我的左眼里了。”
  “我看看。”
  你妈走了过来,对着咒印仔细端详了片刻,之后又检查你的眼睛,但她显然没有发现个中端倪。
  “怎么会这样呢?跟预先料想的不一样啊。”她显得有些苦恼。
  你笑着安慰道:“没事啦,反正我现在好好的,而且你不是说我的命已经改了么,这样也算是破了咱家千年诅咒了吧?”
  你妈轻轻一叹,转身观察照儿去了,从小到大,你从没见过她这么纠结。
  “哦,对了,妈,路上碰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你接着将纸人坑害女人的事情说了出来,这话一出,原本还在观察照儿的她猛然冲到你面前,瞪着双眼问道:“你真的看到那纸人对你勾手指头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63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