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刀破苍穹 > 第2182章 真是作死
    霎时间,全场一片寂静。天籁小说WwW.⒉
  
      王鼎伦暴怒欲狂的瞪大眼睛,气的浑身抖,脸色黑如锅底。
  
      两千多名外门弟子也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完全说不出话来。
  
      谁都无法相信,何无恨竟然当着王鼎伦的面,直接把风城叶捏死了。
  
      这简直是在打王鼎伦的脸,当着两千多弟子的面,挑衅他的威严!
  
      太狂妄了!太嚣张了!
  
      广场上的两千多弟子们,愣神片刻之后,立刻就炸开了锅,爆出山洪般的议论声。
  
      “天呐,这也太疯狂了吧?”
  
      “这小子难道不怕死吗?他竟敢挑衅王长老?!”
  
      “这小子完了!他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挑衅王长老,必死无疑啊!”
  
      “太嚣张了,我们外门已经有很多万年没出现过如此狂妄的弟子了!”
  
      “哎,你们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看到那小子得罪王长老,你们幸灾乐祸什么啊?”
  
      “何无恨说的没错啊,风城叶向他下生死战书,他杀风城叶是天经地义的啊。”
  
      “道理我们都懂,可这小子的做法太嚣张了嘛。在外门敢跟王长老作对,那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众人的议论声在广场上回荡着,何无恨却置若罔闻,压根不理众多弟子们同情和怜悯的眼神。
  
      王鼎伦本就怒火狂涌,气的杀机狂涌,双手都在颤抖着。
  
      再听到众多弟子们的议论声,他更是气的肺都要炸了,双眼都变得有些赤红。
  
      他满脸怨毒的瞪着何无恨,声嘶力竭的喝道:“何无恨!你这个目无法纪,以下犯上的贼子!你就是外门的败类,本门的耻辱!”
  
      “今天,纵然你舌绽莲花,说的天花乱坠,本座也要将你击杀,清理门户!否则,以后谁还会把本门律法放在眼里?”
  
      说罢,王鼎伦便伸出大手,朝何无恨抓了过来。
  
      那金光大手一出,爆出狂暴无比的力量,直接把何无恨身边的弟子都震开了。
  
      方圆千米之内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何无恨一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被王鼎伦的金光大手笼罩了。
  
      巨大的力量镇压着他,让他根本无处可逃,立刻就要被王鼎伦擒拿。
  
      王鼎伦早已起了杀心,立志要当场杀了何无恨。
  
      何无恨凭借战神之躯与封神的力量,死死抵抗着王鼎伦的擒拿,脸色一片苍白。
  
      尽管他的战斗力堪比真神圆满境的高手,却根本敌不过王鼎伦这样的神尊级强者。
  
      生死一的危急关头,何无恨心中一片冷静,目光森寒。
  
      就算明知不是王鼎伦的对手,他也不会坐以待毙。
  
      他已暗中握住了弑神阵图,一旦到了最后关头,他就会凭借弑神阵图这件天神级宝物,拼死一搏!
  
      眼看着,金光巨手包裹了他,立刻就要将他擒拿、灭杀。
  
      就在这千钧一之际,山巅之上的某种宫殿里,陡然响起了一声冰冷的低喝声。
  
      “住手!”
  
      那声音有些嘶哑和奇特,让人听起来极不舒服,且语气十分冰寒,仿佛充斥着浓浓的死亡气息。
  
      广场上的诸多弟子们顿时愣住了,都情不自禁的望向山巅。
  
      有许多弟子听出了那道声音是谁的,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
  
      而杀机盈沸的王鼎伦,早已被愤怒和杀意刺激的失去了理智,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何无恨。
  
      所以,他对那道冷喝声充耳不闻,金光巨手抓住何无恨,狠狠碾压着。
  
      “咔嚓!”
  
      一道清脆的破碎声响起,何无恨的护体神光被捏的粉碎,变成金光碎片跌落在地上。
  
      接下来,只要王鼎伦的巨手再用力揉捏,便能将何无恨的肉身捏碎。
  
      但是,山巅那座宫殿里陡然射来一道冰寒银光,“咻”的一声击中了王鼎伦的金光巨手。
  
      “嘭!”
  
      闷响声中,王鼎伦的金光巨手被银光击溃,当场爆碎成了满地碎块。
  
      强悍无匹的力量,也把王鼎伦震的倒退千米远,面色苍白的喘息着。
  
      何无恨的危机终于解除了,安然无恙的站在广场上,双目怒瞪着王鼎伦。
  
      王鼎伦这时才如梦初醒,想起那道冰寒银光的主人,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后背也冒出了冷汗。
  
      下一刹,一道冰寒银光自山巅飞下来,落在了外门广场上空。
  
      “唰!”
  
      银光收敛,现出了一道高大的男子身影。
  
      此人身材颀长,有着一双银色羽翼,长着及腰长的白,还有一双诡异的银色双瞳。
  
      他的气息十分冰寒,仿佛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令人忌惮和敬畏。
  
      他只是站在广场上空,就令得整个广场的气温都下降到极点,空气中凝结出了冰雾,隐约可见雪花落下。
  
      毫无疑问,此人正是副宗主罗无敌。
  
      广场上的弟子们,看到罗无敌驾临了,立刻都恭敬的弯腰行礼,齐齐喊道:“恭迎副宗主驾临!”
  
      即便是外门长老王鼎伦,也是满脸敬畏,诚惶诚恐的鞠躬行礼。
  
      罗无敌沉默着,看也不看众多弟子一眼,眼神冰冷的注视着王鼎伦。
  
      当王鼎伦行礼完毕,抬起头来就正好对上罗无敌的双眼。
  
      看到那双深邃冰冷的眸子,王鼎伦顿时心中一惊,只觉得浑身冰冷,仿佛被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冰水。
  
      一时间,外门广场上寂静下来,鸦雀无声。
  
      两千多弟子们都恭敬的站在原地,都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王鼎伦也暗暗握紧了拳头,不敢开口说话,像是在等待着罗无敌的诘难和质问。
  
      终于,罗无敌开口说话了,声音冷冽的道:“王长老,本门律法是你定的吗?”
  
      他的声音冰冷且低沉,虽然听不出一丝怒火和杀意,却让人战战兢兢。
  
      王鼎伦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下之后,才摇摇头道:“副宗主,本门律法自然是宗主亲自拟定的。”
  
      罗无敌再次问道:“那你凭哪条门规清理门户,要当场击杀何无恨?”
  
      王鼎伦毫不迟疑的答道:“凭本门第三条门规,残害同门者,杀!”
  
      “何为残害同门?”罗无敌依旧面无表情。
  
      王鼎伦有些心虚了,犹豫了一下才解释道:“何无恨身为外门弟子,却残忍杀害风城叶,这就是残害同门。”
  
      罗无敌的眼神愈阴沉了:“那你置生死挑战于何地?”
  
      王鼎伦不说话了,也无话可说。
  
      罗无敌语气冰冷的继续说:“决斗台存在的意义,便是让弟子之间自己解决恩怨。风城叶下了生死挑战书,何无恨应战了,并将其击败斩杀,风城叶被杀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生死挑战受天神见证,而在王长老你的眼里,却是违反门规,残害同门?王长老,你是故意颠倒是非,还是无力管理外门?”
  
      王鼎伦的身躯开始抖,一声不吭的低着头,不敢再开口辩解了。
  
      若他承认自己故意颠倒是非,那他必定要遭到重惩,而且还会牵连九长老。
  
      若他承认无力管理外门,那定然要丢掉外门长老的职位。
  
      所以,王鼎伦选择默不作声,绝不承认任何一种罪行。
  
      罗无敌却不会轻易放过他,冷声喝问道:“说!你究竟是何居心?!”
  
      当着两千多外门弟子的面,王鼎伦被副宗主厉声呵斥责问,可谓是丢尽了脸面。
  
      众多外门弟子平时就对王鼎伦十分痛恨,此时见到他吃瘪的模样,不禁都暗暗偷笑。
  
      王鼎伦既羞又怒,几乎要气炸了肺,却又丝毫不敢作。
  
      他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情绪之后,才向罗无敌拱手一礼,恭敬的说道:“是我一时糊涂,犯下了如此错误,还请副宗主责罚。”
  
      他这句话就代表自己认罪服软了,而且避重就轻的岔开话题,坚决不承认自己渎职和私自报复何无恨的事。
  
      换做是宗主在场,见王鼎伦服软认错了,肯定会给他一个台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王鼎伦没想到,罗无敌却不像宗主那么仁慈,直接开口宣布道:“既然你承认错误,利用职权私自报复外门弟子,那本座就撤掉你外门长老的职位,罚你去镇守神兽园。”
  
      说罢,罗无敌大手一伸,打出一道金光便把王鼎伦的外门长老令牌取走了。
  
      王鼎伦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想要夺回身份令牌,却也为时已晚。
  
      看到这一幕,众多弟子和执事们这才知道,副宗主是动真格的了,真的把外门长老撤职了!
  
      广场上顿时一片哗然,许多弟子们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忍不住出惊呼声。
  
      当然,绝大多数弟子都心里暗爽,窃笑不已。
  
      王鼎伦当外门长老的十几万年里,手段十分冷酷苛刻,而且睚眦必报,心胸极其狭隘,招致许多外门弟子痛恨。
  
      如今他被撤职了,众多弟子们都恨不得拍手叫好。
  
      王鼎伦当即就愣住了,既愤怒又耻辱的喝问道:“为什么?罗副宗主,我的外门长老之位是宗主亲自任命的,你凭什么撤掉我?”
  
      罗无敌收起了他的外门长老令牌,目光冰冷的盯着王鼎伦,面无表情的道:“原因,你心知肚明。”
  
      “你若不服,就等宗主出关了再去理论。在此期间,本座全权管理门中一切事物!”
  
      罗无敌的气势很强硬霸道,把王鼎伦气的差点吐血。
  
      他的长老之位被撤,不但痛失大权,而且还要去神兽园饲养神兽,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想到这里,王鼎伦再也忍不住满腔怒火,暴怒的喝骂道:“罗无敌!你这个冷酷无情的混蛋!你这是滥用职权!”
  
      “就为了一个外门弟子,你竟然借题挥,撤掉我的长老之位,我一定会向宗主如实禀报的!你等着瞧!”
  
      听到王鼎伦的怒喝声,众多外门弟子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人群中也爆出了阵阵议论声。
  
      “天呐!王长老疯了吗?”
  
      “真是作死啊,他连副宗主都敢骂?”
  
      “啧啧,没想到高高在上的王长老,也有这一天啊。”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5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