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刀破苍穹 > 第2181章 有什么不敢?

      “唰!”
  
      遮天蔽日的天神之手,一把就将风城叶的灵魂抓住,捏在掌心中。
  
      何无恨把风城叶的灵魂抓回到面前,以天神之手狠狠碾压揉捏着,要把风城叶当场捏死。
  
      “啊啊啊!”
  
      风城叶的灵魂发出痛苦的惨叫声,无比愤怒、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何无恨,你这个低贱的垃圾!你敢杀我?你不得好死!!”
  
      他发出剧烈的灵魂波动,传遍了整个决斗台和外门广场。
  
      两千多外门弟子,都感受到了他的灵魂波动,听到了他的灵魂咆哮声。
  
      “我不敢杀你?”何无恨撇了撇嘴角,轻蔑的冷笑道:“你马上就要死了,现在还敢放狠话出来,不觉得幼稚可笑么?”
  
      一边说着,天神之手又增加了几分力道,把风城叶的灵魂捏的“咔嚓”作响,崩裂了几道裂缝。
  
      极致的痛苦让风城叶差点昏死过去,顿时拼命的挣扎着,想要逃出何无恨的手掌心。
  
      然而,天神之手乃是天神级的绝学。
  
      以何无恨如今的实力,凭此神术可硬撼真神圆满境的高手,风城叶又算什么?
  
      风城叶无法挣脱,灵魂正在破碎,他已经彻底绝望了。
  
      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他非常不甘,立刻哭丧声音喊道:“何无恨!求你放过我!只要你饶我一命,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跟你作对!”
  
      “我是无辜的,我们无冤无仇,是九长老指使我杀你的,这不关我的事啊!只要你饶了我,我可以把吴涵让给你!”
  
      风城叶的话传遍全场,顿时让无数外门弟子都皱起眉头,窃窃私语的议论起来。
  
      “风师兄竟然求饶了?怎么如此没骨气?”
  
      “嗨,他马上就要死了,还怎么硬气啊?当然是活命要紧啊!”
  
      “风师兄说他是受九长老指使的,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九长老想置那人族小子于死地?”
  
      “我想起来了,二十多年前,九长老的儿子王成海被杀了,据说是本门弟子干的难道是那个人族小子做的?”
  
      “风城叶真是丢人,为了活命竟然要把未婚妻拱手送人,没想到他是这种人!”
  
      “呵呵,以前风城叶总是高高在上,不把我们这些普通弟子放在眼里,没想到他也有今天啊!”
  
      众多外门弟子的议论声,汇聚在一起,好似山洪暴发一般,嗡嗡作响。
  
      无数弟子们曾经只能仰望风城叶,对他十分崇拜和敬畏,甚至把他当做了标杆和偶像,立志向他学习。
  
      但是现在,众多弟子们看清了风城叶的真面目,都为自己曾经的敬畏和崇拜而感到羞耻,对风城叶也十分鄙夷。
  
      何无恨皱了皱眉头,眼神轻蔑的看着风城叶的灵魂,冷笑道:“呵呵,之前你向我下生死挑战书的时候,不是很嚣张得意么?”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想要求饶?像你这种为了活命不顾一切的渣滓,还有脸面活下去吗?”
  
      “好了,我不想跟你废话了,跟你这种渣滓多说一句话,我都觉得恶心。”
  
      说完,何无恨的天神之手使劲一捏,风城叶的灵魂就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当场破碎了。
  
      灵魂破碎的风城叶,却并未当场死去,而是陷入了昏迷和濒死状态。
  
      此刻,若是有神尊级的强者出手,利用特殊的阵法和丹药,还是能够救活风城叶的。
  
      何无恨正要继续碾压他的灵魂,将他彻底杀死。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陡然响起一道犹如闷雷的怒喝声。
  
      “住手!”
  
      那是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语气非常冰冷威严,充满了愤怒和杀机。
  
      随着怒喝声响起,还有一道耀眼夺目的金光,从高天上轰杀下来,凝聚成一道剑光,狠狠刺向何无恨。
  
      那道剑光的威力非常恐怖,何无恨瞬间就断定,那是真神圆满境的强者出手了。
  
      他的表情变得无比凝重,毫不犹豫的瞬移躲避,“唰”的瞬移了上百里远,出现在决斗台的边缘。
  
      那长达百米的金色剑光,“轰”的一声刺中了决斗台,当场把决斗台轰出个大洞,直接打穿了。
  
      强大恐怖的威势,顿时让所有外门弟子都露出浓浓的震惊之色。
  
      无数人都抬起头来仰望天空,当他们看到那道魁梧高大,长着紫色翅膀的中年男子时,都露出了敬畏和忌惮之色。
  
      只因,那个魁伟高大的中年男子,正是天泰宫的外门长老王鼎伦,外号血手人魔!
  
      “唰!”
  
      金色光芒一闪,王鼎伦降落在决斗台的中央,面色森寒,目光灼灼地盯着何无恨。
  
      “何无恨!你这个孽障,竟敢残害同门师兄,手段如此残忍!依照本门律法,本座现在就要将你格杀!”
  
      王鼎伦的威严声音传播开来,其中蕴含着浓浓的怒意和杀气,令两千多外门弟子都露出敬畏之色,心中惴惴不安。
  
      但是,何无恨却面不改色,丝毫没有一点畏惧。
  
      他满脸冷笑的看着王鼎伦,语气戏谑的道:“呵呵,王长老在山巅上暗中观察了如此之久,现在终于坐不住了吗?”
  
      王鼎伦心中一咯噔,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惊讶的想道:“该死!这个小杂碎竟然知道我在暗中关注着?”
  
      “不可能啊,凭他这点微末实力,怎么可能发现我在暗中窥探?!”
  
      以他神尊级的实力,当然非常自信,神识气息也绝非真神后期的弟子们能察觉到的。
  
      所以,王鼎伦暗暗猜想着:“这小子肯定是在诈我,他绝不可能发现我的神识,一定是故意试探我的!”
  
      想到这里,王鼎伦便黑着脸,义正言辞的喝道:“混账!何无恨你这大胆狂徒,残害同门师兄不说,见到本长老驾临,不但没有一丝悔意,竟然还敢出言不逊!”
  
      “在场的两千多位弟子们都能做个见证,本座今天就要清理门户,杀了你这心狠手辣的孽障!”
  
      王鼎伦不想跟何无恨多废话,免得夜长梦多,只想趁此机会斩杀何无恨。
  
      反正他当着两千多名外门弟子的面,以清理门户为由击杀何无恨。
  
      就算事后大长老出关了,追问起这件事来,他也能推脱的一干二净。
  
      “唰!”
  
      王鼎伦挥手打出了三道剑光,呈夹击之势杀向何无恨。
  
      三道剑光的威力都无比恐怖,足以毁灭山岳城池。
  
      剑光还没杀到何无恨面前,仅仅只是余波,就把他镇压的面色苍白,似乎不堪重负。
  
      但何无恨硬生生的抵挡着剑光的镇压之力,声嘶力竭的喝道:“王鼎伦,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这么急着杀人灭口吗?!”
  
      怒喝的同时,他心念一动,施展了底牌绝学。
  
      “穿梭时空!”
  
      “唰”的一下,何无恨浑身白光一闪,身影立刻就消失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他离开了决斗台,出现在了外门广场上的人群之中。
  
      王鼎伦的攻击落空,三道剑光“嘭嘭嘭”的斩中了决斗台,当场把决斗台斩的支离破碎,变成了漫天碎渣,跌落下万丈悬崖。
  
      “小畜生!竟然逃了!”
  
      王鼎伦怒不可遏,心中暗骂一声,既有些惊讶又十分焦急。
  
      他还想再出手攻击何无恨,一扭头却发现,何无恨站在广场的人群中。
  
      广场上聚集了两千多名外门弟子,若是王鼎伦强行出手攻击何无恨,必定会伤及无辜,秒杀许多外门弟子。
  
      那样可就说不过去了,他这个外门长老也算干到头了,肯定会受到重重惩罚。
  
      无奈之下,王鼎伦只好停止攻击,满脸愤怒的瞪着何无恨。
  
      而广场上的两千多名外门弟子,已经在窃窃私语的议论起来。
  
      “王长老今天怎么了?为什么如此急着杀掉那个姓何的啊?”
  
      “那小子刚才说了,王长老是想杀人灭口,这里面好像另有隐情啊!”
  
      “对了,之前风城叶说九长老指使他,让他杀了何无恨。王长老又是九长老的堂兄,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啊。”
  
      “咦,何无恨怎么离开决斗台了?”
  
      “你傻啊!他跟风城叶的生死决斗已经结束了,为什么不能离开决斗台?”
  
      能拜入天泰宫的弟子,绝对没有一个傻子,反而都是天资不俗的。
  
      这些外门弟子们都很聪明,通过风城叶的话和王鼎伦的反应,就能推测出许多东西来。
  
      于是,两千多弟子们都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望向王鼎伦的眼神也有些古怪。
  
      王鼎伦听到弟子们的议论声,气的差点吐血,脸色黑如锅底。
  
      但他很清楚,现在事情闹大了,他不能再动手击杀何无恨了,否则必定会暴谋。
  
      为了不让弟子们继续猜测,他连忙冷喝道:“何无恨,你是外门弟子,而本座是外门长老。”
  
      “你违反了本门律法,残杀同门师兄,本座当然要治你的罪!”
  
      何无恨站在人群中,满脸冷笑的道:“本门弟子们都知道九长老想杀我,而王长老你是九长老的堂兄,王成海的伯父。”
  
      “所以,你想杀了我为王成海报仇。”
  
      “什么违反本门律法,残害同门师兄,这都是借口,而且是站不住脚的借口!因为,是风城叶主动下战书,要跟我生死决斗的!”
  
      “现在他输了,所以他必须死!”
  
      一边说着,何无恨右手握着风城叶的残破灵魂,再次狠狠一捏。
  
      “咔嚓!”
  
      脆响声传出,令周围的外门弟子都毛骨悚然。
  
      “混账,你敢!”王鼎伦目眦欲裂,无比愤怒的咆哮了一声。
  
      何无恨斜眼睨视着他,轻蔑的冷笑道:“这场生死决斗我赢了,我杀他天经地义,有什么不敢的?”
  
      一边说着,他右手狠狠碾压揉捏了一番。
  
      只听到“咔嚓咔嚓”的破碎声响起,风城叶的灵魂被捏的粉碎,变成十几块碎片,彻底死亡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5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