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刀破苍穹 > 第045章 不共戴天

  夜晚,何无悔的卧房里,充斥着浓郁的药味。
  不过,相比起飘荡在屋内的草药味,何耀天那冷峻的脸色,更让屋内充满了愤怒和杀气。
  房间内气氛压抑,十分的寂静。
  脸色惨白的何无悔,安静地躺在床上,他仍然处于昏迷中,现在还没醒过来。
  何府聘请的名医夜清凉,正在为何无悔处理伤势,何耀天、何无恨以及何冲三人,沉默地等待着,满脸的担忧。
  半个时辰之后,夜清凉终于将何无悔的伤势处理完毕,神色焦急的何耀天连忙开口询问结果。
  夜清凉一边收拾药箱,满脸沉重地摇摇头,朝何耀天汇报道:“国公爷,二少爷的伤势很严重,背上与腰间的伤势危及性命。”
  “从伤口上来看,他后背中一剑,这一剑差点洞穿了他的肺,差点就要了二少爷的命。”
  “后腰上也有一道伤口,那分明是箭矢所伤,依我看应该是袖箭,而且还有剧毒。”
  “目前,我已经运功为二少爷将剧毒逼出,而且用了药。至于二少爷能否活过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当然,如果能有高手不断以元力帮助二少爷疗伤,那他醒过来的机会将更大!”
  何耀天又询问了一些伤势的细节,夜清凉写下了两个药方,交代一些注意事项后,便背着药箱离开了。
  屋内顿时再次陷入沉默,死一般的寂静,浓浓的杀机自何耀天身上蔓延开来,整个屋内的温度都下降了,变得十分寒冷。
  何耀天坐在椅子上,双眼一片森然,他未曾抬头,声音低沉地询问何冲。
  “何冲,你是什么时候,在哪里发现二少爷的?”
  闻言之后,何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讲述出来。
  原来,何冲一直在暗中调查当初何无恨被暗杀那件事。
  今天傍晚时,他在北城调查时,忽然收到属下传来血泣的暗号。
  他顺着血泣的暗号指示,找到了风雨楼后面的小巷子,结果正好看到何无悔满身血迹地逃出来。
  看到何冲之后,身受重伤的何无悔便昏迷过去,倒在了巷子里。
  然后,何冲顾不得查探情况,心忧如焚地将何无悔带回了何府。
  为了不引起注意,他没走何府正门,而是从后门走,时间又紧迫,只能跳院墙进来。
  听完何冲的讲述,何耀天与何无恨都皱起眉头,满脑子的疑惑。
  何无悔他当时在做什么?为什么会身受重伤?又是谁出手要杀他?
  以何无悔的伤势来看,出手之人,是下了必杀决心的,目的是杀人灭口。
  何无悔究竟做了什么事,惹得敌人非杀他不可?
  这些疑问,没人能够回答,一切都只能等何无悔醒来后,才能够得到解释。
  何耀天的脸色,阴沉似水,浓郁的杀机在他眼中跳动。
  不知不觉间,他握着茶杯的手,已经将陶瓷茶杯捏得粉碎。
  “先是无恨遇袭,这次又是无悔被追杀,我何家的两个孙儿都差点丧命!是谁?究竟是谁如此歹毒,要断我何家香火?”
  “不论是谁,处心积虑谋害我孙儿,此仇都不共戴天!只要让我查到是谁做的,我绝对让他灰飞烟灭,死无全尸!”
  “何冲,接下来先从风雨楼附近查起,任何线索都不要放过!”
  怒意滔天的何耀天,这一次真正的爆发了。
  尽管他声音低沉,没有大吼大叫,可他那如大河决堤的满腔怒火,几乎可以毁灭一切。
  何冲一言不发地领命离开了,屋内只剩下了何无恨、何无悔与何耀天这爷孙三人。
  看着陷入昏迷的何无悔,念及他生命垂危,何无恨的脑海里,情不自禁地回想起过往的种种。
  在他的记忆中,弟弟何无悔一直都是最关心他的人,纵然外界如何诋毁唾骂他这个纨绔废物,弟弟从来都是袒护他的。
  及至后来,何无恨来到这个世界后,虽然与何无悔相处时间并不久,但也从短短几日相处里,感受到弟弟的关怀。
  亲生兄弟之间那浓浓的感情,也令何无恨倍感珍惜。
  有这样一个疼爱自己的爷爷,关怀自己的弟弟,他一直都很自豪,很幸福,也无比珍惜。
  可是现在,弟弟何无悔身受重伤,生死未卜,何无恨心中的怒火与杀机,丝毫不比任何人少。
  看到弟弟危在旦夕,浑身血迹的凄惨模样,何无恨生平第一次愤怒欲狂,想要杀人。
  当然,他更明白,作为何家顶梁柱的爷爷何耀天,此时心中是何等愤怒,又承受着怎样的煎熬。
  他有心想开口安慰一下爷爷,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千言万语到嘴边,也只有一句话。
  “爷爷,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们都要把无悔治好。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会让凶手血债血偿!”
  “此生此世,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
  何耀天没有说话,但他扭头看着何无恨,目光坚定地点点头。
  随后,他又接着说道:“夜深了,无恨你先回去休息吧。”
  “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许去,我不想再看到你也出事。”
  何无恨点点头,安静地离开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整个何府都处于高度压抑和紧张的气氛中。
  就算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下人们,也感受到府内的沉重气氛,一个个都小心翼翼,满心惶恐。
  半个月里,何府都大门紧闭,拒绝见客,何耀天也未去朝中议事。
  何无恨每天都会去看望弟弟,查看他的伤势以及恢复情况。
  不过很可惜,十几天过去了,何无悔仍然昏迷着。
  这些天里,何耀天遵照夜清凉的建议,每天都会花一个时辰的时间,输送元力帮助何无悔疗伤。
  不仅如此,何府也花费三十万两银子,购买了许多高级药材,以及两枚玄级丹药,为何无悔疗伤。
  幸运的是,今天早晨何无恨去看望弟弟时,赫然发现,何无悔竟然清醒过来了。
  躺在床上的何无悔,仍然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他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在何无恨声声激动的呼唤中,终于恢复了知觉。
  见何无悔终于清醒,何无恨又激动又欣慰,连忙坐在床边,端起一盅补药熬的粥,给弟弟吃下去。
  吃过粥之后的何无悔,恢复了一些力气,这才开口询问何无恨,这些天发生了什么。
  何无恨将他昏迷之后的事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随后又追问他,他当时在做什么,为什么会被人重伤,几乎毙命?
  何无悔却坚持不回答,问起另外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爷爷呢?爷爷在哪里?”
  “爷爷他今天早晨用元力帮你疗伤,一个时辰下来,他的功力消耗很大,所以回去休养调息了。”
  “嗯,对了,无悔你醒了,这个喜讯我要赶紧去告诉爷爷。”
  提起爷爷,何无恨才想起来,这么重要的事当然要赶紧告诉他。
  何无悔却一把抓住了何无恨的手,制止了他:“别,大哥你别告诉爷爷,不要打扰他调养。”
  “那好,我可以不告诉爷爷,但你必须要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伤成这样?”
  在何无恨的再三追问下,何无悔才不得不讲出了事情的起因经过。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5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