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刀破苍穹 > 第020章 我这个人很记仇

  跟着士兵们一起训练了一上午,最后结束的时候,何无恨还受到了特殊优待,被百夫长留下来专门指点。
  虽然何无恨很纳闷,黑甲营的军士不是都很讨厌他么?怎么这个百夫长还单独指点他?难道是想巴结他?
  本来何无恨的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当他想起该吃午饭了,大步流星走进食堂之后,才发现他还是太单纯了。
  他被耍了。
  因为,现在食堂里已经没多少人,大多数士兵早都吃完饭离开了,而且负责打饭的伙头兵们,正在收拾餐具和木桶。
  “我草,我还以为那个百夫长好心指点我呢,原来他是故意拖延时间,害我吃不到午饭!”
  何无恨总算明白了,这黑甲营里步步危机,每个人都没安好心,都想方设法地整治他,刁难他。
  火烧火燎地奔到打饭的木板条案前,何无恨挥舞着手中的大瓷碗,朝伙头兵喊道:“兄弟,给我打饭。”
  正在收拾餐具的两个伙头兵,继续忙着收拾木桶,头也不抬地道:“午饭时间过了,没饭了。”
  一听到这话,何无恨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指着那仍然盛着饭菜的木桶道:“放屁,那桶里面还剩下那么多饭菜,你当我眼瞎啊?”
  两个伙头兵顿时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抬起头来,握着三尺长的黑铁勺子,满脸冷笑地盯着何无恨道:“哟,你想闹事是吧?”
  何无恨一看就知道,这是两个老兵油子,或者称之为兵痞也行,都是桀骜不驯,天不怕地不怕的货色,看来又遇到麻烦了。
  但这点小问题还难不倒何无恨,要是连两个伙头兵都摆不平,那他就不是何大少了。
  “你俩不要歪曲事实,我只是让你们给我打饭,没想要闹事。”
  一听何无恨的话,俩伙头兵都笑了,还以为何无恨服软认怂了。
  两人顿时不屑地嗤笑道:“你谁啊?你让我给你打饭,我就得听你的啊?我告诉你,军营有军营的规矩,过了午饭时间,谁来都不行。”
  何无恨跟两个伙头兵吵了起来,顿时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在食堂里吃饭的还有几十个老兵们,纷纷都围了过来。
  眼看着那两个伙头兵百般刁难,就是不给他打饭,何无恨也懒得跟他们纠缠,直接抛出自己的身份,希望能起到效果。
  “我告诉你,我是镇国公何大帅的嫡孙,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也应该清楚,希望你们俩仔细想想,是不是真的要故意为难我!”
  何无恨说这些话,并不是想仗势欺人,只是他受到刁难和不公平的待遇,需要抬出自己的身份,来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被欺负刁难了,还不知道反抗和解决,仍然要忍气吞声的话,那就是十足的傻|逼行为了,就像前任何大少那样。
  岂料,那俩伙头兵只是愣了一下,随后脸上的冷笑更浓了:“哟,何大少这是要仗势欺人啊?大爷我今天还偏偏就不怕你了,你能怎样?”
  这番话,顿时让那俩伙头兵,从故意刁难何无恨的兵痞,变成了恪守军规军纪,不畏强权,不为何大少淫威所折腰的热血男儿。
  食堂内其他老兵们纷纷起哄,竟然鼓掌叫好起来。
  “好,你不给我打饭是吧,那我自己来!”一看这两伙头兵铁了心要刁难他,何无恨也懒得多费口舌,双手直接抱起条案上的饭桶,走到一张餐桌前,抱着木桶开始吃饭了。
  “这……”那俩伙头兵本来还洋洋得意,享受着众多老兵的掌声,但这一幕,却让他俩傻眼了,面面相觑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何无恨抱着一桶米饭吃的津津有味,他也确实饿了,军中训练体力消耗很大,他的饭量也大增。
  那两个伙头兵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看向何无恨的眼神,也充满了敌意和怒气。
  终于,两人还是想到了办法,朝身边那些还在吃饭的老兵们招招手,顿时有十几个老兵靠了过去。
  十几个老兵们和那俩伙头兵,在一起窃窃私语了一阵,随后众人都点点头,像是制定了什么计划。
  然后,那十几个老兵,一个个摩拳擦掌地朝何无恨走了过来,脸上全是不怀好意的冷笑。
  虽然何无恨正在专心吃饭,但他也知道那两个伙头兵不会善罢甘休,一直暗中注意着他们的动向。
  此时,看到那十几个老兵围拢到他身边,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模样,何无恨哪里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
  不过,何无恨却处变不惊,没有站起来,仍然埋头吃饭。
  但是,他的左手,已经握住了饮血刀的刀柄,同时,他的话音也在食堂里响起。
  “我奉劝你们一句,最好冷静地想想自己在做什么?一定要为了无聊的意气之争,赔上你们的性命和一家老小吗?”
  “对我而言,你们的命犹如猪狗,我敢杀你们,你们敢杀我吗?你们真要动手,就算能揍我一顿,我也可以杀你们几个人!而且,我这个人很记仇的,如果我被你们揍一顿,或者因为打架被赶出军营,被我爷爷教训,那我肯定会拿你们的老婆孩子和爹娘出气的。”
  “你们也知道,我是个纨绔大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谁不怕死的,尽管来!”
  说完,何无恨握着饮血刀,一刀拍在面前的木桌上。
  饮血刀的分量非常重,何无恨这一击之下,那木桌顿时承受不住,直接被拍的四分五裂,碎木屑和饭菜顿时洒满一地。
  这一下,那些老兵们顿时止住了脚步,一个个愣在原地,思索着他说的这些话,脸上都露出一阵阵后怕的神色。
  本来,他们只是想教训教训何无恨这个废物纨绔,最多把他揍一顿解气而已,根本不敢把他打伤,更别提打死了。
  若是他们敢打死何无恨,那何大帅绝对要把他们满门抄斩来泄恨的,这一点每个老兵都知道。
  何无恨的那些话,更是字字诛心,好似利剑一般,插|进了他们的心窝子里,使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他们知道何无恨说的是真的,以这个臭名昭著的恶少以往的所作所为,绝对会做出那些天怒人怨,人神共愤的坏事。
  而那些事,绝对是他们这些人所承受不起的。
  于是,这些老兵们在犹豫了一阵之后,终于悻悻地离去,都退散了,不敢再生出教训何无恨的念头。
  ……
  军营内一处大帐里,正有两个人在秘密交谈。
  坐在上方的赫然是黑甲营五虎将之一的吴龙将军,站在下方汇报的,正是伍长吴大头。
  两人显然已经交谈了一阵,交谈的什么内容暂且不知,吴龙将军脸色凝重,沉思了一阵,才抬起头说道:“吴大头,你说这些可句句属实?”
  “回禀将军,句句属实。”吴大头的心情很不愉快,在新兵手上栽了跟头,吃了个闷亏,他当然心里憋气。
  吴龙将军点点头道:“嗯,看来这个小混蛋还是有点能耐的,而且脑子也不笨,今天中午食堂的事也被他化解了。”
  “看来,普通的方法整治不了他,我们还得想办法教训教训他,给他一个下马威,否则以后他在黑甲营还不知道多么飞扬跋扈呢。”
  想了一阵,吴龙忽然想到一个办法,不由地露出一丝冷笑:“这样吧,吴大头,今晚你们那队人上山值守去。”
  “嗯?吴将军,我们小队前天才轮班值守过……”吴大头一愣,没明白吴龙将军的意思。
  吴龙把铜铃大眼一瞪,没好气地道:“吴大头你真是猪脑子,难怪会栽跟头。”
  “我教你这个笨蛋,你们去山上值守,晚上把他一个人丢在林子里。林子里全是猛兽,他这个废物懦弱胆小,肯定要被吓的尿裤子。”
  “哦,原来如此,我懂了,谢谢将军提点!”吴大头立刻会意,顿时明白了吴龙将军的意图,脸上露出一副“还是将军高明”的笑容。
  吴大头高兴地点头,领了命令就要告退,又被吴龙将军喊回来:“对了,你们可以不出手揍他,吓唬吓唬他就好,千万别让他真的出事了,否则我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请将军放心,属下明白该怎么做。到时候我会带人暗中观察他的,如果真遇到猛兽了,等他被吓的尿裤子了,危急关头,我们会现身救他,不会让他喂了野兽。”
  见吴大头领会到了自己的意思,吴龙将军的脸上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笑容,点点头道:“那好,你下去吧,记得见机行事,一定要好好整整这个小混账,让他知道黑甲营绝不是他可以撒野的地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5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