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刀破苍穹 > 第018章 下马威

  猛虎山脉,一线天大峡谷前,黑甲营的大营门口。
  六个穿着黑色铠甲的将军,正站在营门口叙谈。
  为首的是个两鬓斑白的男子,身材魁梧高大,皮肤黝黑,他穿着黑色铠甲,腰间悬着佩刀,正翘首望着对面的大路。
  此人虽然看起来已经五十余岁,但龙精虎猛,实力更达到了六级武师的境界,正是黑甲营的副帅刘大龙。
  而他身边的五个将军,则是黑甲营的五大虎将。
  刘大龙出身市井,曾是个杀猪的屠夫,后来从军入伍加入黑甲营,已经在黑甲营度过四十多个春秋。
  他跟何耀天的感情极好,对何耀天也是忠心耿耿,两人虽是上下级,却更似亲兄弟。
  一大早他就得到消息,玉京城里臭名昭著的二世祖何无恨要来军营,鉴于何无恨是大帅的孙子,于是他带人早早地在大营门口等候着。
  等了半个时辰也没见到人影,刘大龙的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怒火。
  这时他再也忍不住,恼火地道:“想当年何大帅是何等威风?纵横天下少有敌手,为我朝开疆扩土无往不利。”
  “何家的第二代,大帅的两个儿子也是天才英雄。大公子何卫国年仅三十岁便成为七级武师,更精通兵法韬略。”
  “二公子何卫民也是少年天才,六级武师的实力,更精通琴棋书画,有治国安天下的经纬之才。”
  “可是到了第三代,怎么就出了何无恨这么个丢人现眼的废物纨绔?二少爷就不说了,中规中矩,无甚出奇之处。偏偏这个何大少,胆小懦弱怕死,修炼又蠢笨如猪,还喜欢惹是生非!我真怀疑这个废物是不是何家的种?真是辱没了何家的威名!”
  听着刘大龙的怒骂,五位虎将也是苦笑不已。
  他们知道,刘大龙与何耀天,虽是上下级却更胜亲兄弟,好兄弟家中出了这样一个废物孙子,换做是谁也要被气死。
  而且,何无恨前几年干过不少混账事,其中就包括以他人名号冒领军功,更妄图染指战死将士们的家属抚恤金。
  这种事,不管放在哪朝哪代,也是天怒人怨的缺德事,所以整个黑甲营的人都对何无恨恨之入骨。
  刘大龙之所以带着五虎将,在大营门口迎接,更多的还是因为何锋这个六级武师。
  何锋虽然比刘大龙年轻一辈,但他是何耀天的心腹和义子,也曾在黑甲营当了十年的兵,跟刘大龙的关系极好。
  “刘帅,这种话咱们私底下说说就行了,可千万别被大少爷听到,那小子虽然是个废物,但很记仇的。”其中一位虎将连忙劝阻刘大龙。
  “操,我就算当他面说,我看那个小畜生敢拿我怎么样?他敢去跟大帅告状?大帅不打断他的狗腿!”
  五虎将们顿时都笑了,大家都对大帅何耀天忠心耿耿,跟着大帅行伍数十年,都了解大帅的脾气,是个帮理不帮亲的人。
  何无恨要是敢在黑甲营里惹是生非,何耀天绝对第一个教训他。
  想到这里,众人顿时有了底气,笑着说道:“不管这个小畜生来干什么,他要是敢为非作歹,我们就好好教训下他。”
  刘大龙又适时地,笑眯眯地,抛出另一条消息来:“大帅已经传令吩咐过我了,让我好好操练这个小子,他要是敢乱来,就往死里揍!”
  众人一听,又是连连大笑道:“好,终于让我们抓住机会了,早就看不惯那小混蛋了,这回我们要好好教训他,就当是替大帅管教孙子了。”
  “对,就这么办。这小混蛋来了,我们得给他个下马威才行,你们说我们要怎么整他?”刘大龙笑眯眯地问着,露出一副阴险奸诈的笑容。
  于是众人开始集思广益想办法。
  “我觉得让老兵揍他一顿是个不错的办法。”
  “那个不解气,不如让他跟一小队士兵们一起进猛虎山,到时候跟猛兽厮杀起来,看到鲜血飞溅的场面,这小混蛋肯定要被吓的尿裤子!”
  “好,这个办法不错,就这么定了。”刘大龙一听,顿时拍板定了下来,朝那位出主意的大将露出一副“还是你够阴险”的表情。
  众人正兴高采烈,就看到大道上黄烟滚滚,一匹骏马正疾驰而来。
  到了近前一看,赫然是个俊朗的年轻人,正是何锋,至于何无恨,却没见到踪影。
  “疯子,你终于来了,哈哈,我们叔侄俩可是好久不见啊!”见何锋下了马,刘大龙连忙打招呼,上前给了何锋一个熊抱。
  疯子是何锋的外号,以前他在黑甲营当兵的时候,训练起来跟疯子一样,十分疯狂,黑甲营很多训练项目的最高纪录,都是由他创造的。
  其他几位虎将也跟何锋的关系极好,连忙上前来跟何锋打招呼,攀谈叙旧。
  过了约莫一刻钟,大道上才再次响起马蹄声,一匹黑色骏马驮着面色难堪的何无恨,终于姗姗来迟。
  “嘿嘿,废物果然是废物,骑马赶路都这么慢,你们看他那脸色,哈哈,估计他马上就要吐出来了。”
  看到何无恨的样子,刘大龙和几位虎将都哈哈大笑,毫不顾忌地嘲笑着。
  何无恨虽然看到了这几人的反应,心中气闷的紧,却也是毫无脾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上辈子他是个宅男,哪有机会去体验骑马的感觉?
  这辈子何大少是个纨绔少爷,出门都是坐轿子的,何时骑过马?
  “哎哟,我的屁股啊,我的菊花啊。尼玛,以前看别人骑马那么潇洒,现在老子才知道,这尼玛是个苦力活啊!”
  来到营门前下了马,何无恨一个脚步不稳,竟然被马鞍给绊住了,顿时仰面朝天的摔在了地上,摔得四仰八叉。
  看到这一幕,刘大龙和五虎将们都愣了一下,旋即又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声。
  刘大龙心里也暗笑不已:“哈哈,他娘的,之前我们还想着怎么给他一个下马威,没想到这个蠢货,真的给了自己一个名符其实的下马威。”
  何无恨连忙爬起来,一边揉着摔的火辣辣疼的屁股,一边心里还在咒骂着这几个老家伙。
  他自己丢了人,面子上挂不住,就当没看见那几个眉飞色舞的老混蛋,免得心里又生气。
  过了一阵,等众人笑声停歇,何无恨这才走到刘大龙面前,左手抚胸,右手按住腰间佩挂的饮血刀,行了一个标准的清源国军礼。
  “新兵何无恨前来报道,见过刘副帅。”
  刘大龙和几位虎将,一看何无恨的模样,也是怔了一下。
  原本众人都以为他会趾高气昂地摆出大少爷的架子,届时正好奚落整治他一顿,没想到何无恨的表现竟然无可挑剔。
  不过,仅仅是这些,还不至于让刘大龙等人刮目相看,他们心里都在暗笑不已:“哼,小混蛋还挺会装的,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刘大龙心里有话,但还是一本正经地道:“本帅接受你的报道,允许你入伍。”
  “不过本帅丑话说在前面,何大帅亲自交代过了,你来黑甲营,一切待遇跟普通士兵一样,没有任何特殊优待,训练和值守也是一样,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到时候叫苦喊累。”
  “刘帅请放心,无恨绝不会半途而废。”何无恨正色回答着,只是他却不知道,这番话听在刘大龙几人的耳中,心底的嘲弄又多了几分。
  “好了,吴龙将军,大少爷就归到你的帐下,带回去吧。”刘大龙把手一挥,定下了这件事。
  五位虎将之中,走出了一个高大魁伟的中年男子,将何无恨领进了军营,去安排住处了。
  另外四位虎将也相继离去,营门前只剩下刘大龙和何锋,两人都收敛笑意,正小声交谈着。
  “刘帅,你在后山里珍藏的猴儿酒还有没,待会儿给我两坛,今晚我们大醉一场啊。”
  “疯子,酒倒是还有,但军营里面可不能喝酒,你得去外面喝。不过,你不用忙公事的吗?今天不走了?”
  “我也很多年没回大营了,大帅特许我今夜不用回去,可以跟刘帅你们叙叙旧,痛饮一番。”
  “刘帅,虽然大少爷纨绔无端,又是个废物,但无论如何也是大帅的亲孙子。您得让属下的老兵们悠着点,让他吃点苦头可以,但不要弄出个好歹来,否则大帅那里不好交代。”
  听到何锋的话,刘大龙点头笑道:“那当然,这点不用你小子提醒我,我当然不会让他出事。”
  “我们都知道,大帅虽然对这个小混蛋很气愤,但也是恨铁不成钢而已,大帅那是刀子嘴豆腐心,归根究底那也是他的亲孙子,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只会调教他,怎么可能伤害他?”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5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