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刀破苍穹 > 第015章 侍女小美

  与此同时,何耀天的书房里,正有一场对话在进行。
  书房内只有三人,灯光摇曳之下,将何耀天和何冲、何锋两兄弟的身影拉长。
  “老太爷,那晚的杀手已经找到了,不过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在了城外的破庙里,线索就此断了。”
  “虽然,我们有极其充分的理由,推测出是胡家或者刘家派出杀手,来暗杀大少爷的,但是那两家处理事情滴水不漏,我们找不到证据。”
  何冲汇报了这半个月来的调查结果,无疑让何耀天愁眉紧锁,怒气隐现。
  “哼,胡家、刘家!就算没有证据,但你们敢动我何耀天的孙儿,只要时机成熟,我一样会彻底铲除你们!”
  何耀天坐在书桌前,正在擦拭着他赖以成名的武器,辉耀宝刀。
  宝刀未老,依然犀利无匹,寒光逼人,杀机凛然。
  顿了顿,何耀天又继续问道:“还有,何冲,我让你调查的,大少爷出事那晚,都有谁跟他在一起,你查的如何了?”
  “回禀老太爷,经过两个月的调查,最后证据指向了杜家和王家,甚至其他几大豪门也有牵连。”何冲再次汇报,话语不多,很简短。
  何耀天听了,默然点头,眼神里露出一丝杀机:“继续查,给我彻底查个水落石出。”
  “我倒要看看,这玉京城的世家们,过了三十年太平日子,是不是都以为我何耀天不会杀人了?一个两个,竟然都敢动我何耀天的孙儿,这次无论是谁,我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遵命。”何冲抱拳行礼,没有过多言语,领了命令之后就离开了书房。
  书房里,只剩下何锋与何耀天两人。
  何锋虽与何冲是两兄弟,但他看上去圆滑机智一些,一直在明面上为何耀天打理大小事务。
  “何锋,这次发生了这种事,而且大少爷又有所转变,不似以前那么纨绔愚蠢。我若是趁机将他安排到军营中去,他会不会听从安排呢?”何耀天沉默了一阵之后,终于说出了这些日子心里一直思索的问题。
  “老太爷,属下明白,如今玉京城里暗流汹涌,那些世家豪门绝不会放过大少爷。这件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们会不断地报复、刺杀大少爷,您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他,让他远离玉京城这个危机四伏的是非之地。”
  “但是您也知道,过去这些年,您一共八次想找机会把他安排到军营里,可他每次都拼命拒绝,打死也不从。属下觉得,就算大少爷他浪子回头了,但这次您再提出来,可能还是会被拒绝的。”
  想起过去那些事,何耀天的脸色有些黯然,良久才低声长叹:“唉,可是我真的老了,我时日无多,不能再等了,我也不想让他卷入这场争斗之中,成为牺牲品。黑甲营里是我最忠心的部下,在那里他是最安全的,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尽力试试。”
  ……
  这一夜,何无恨睡得很踏实,而且还做了很多梦。
  梦中,他梦到和唐宝两人一起游山玩水,尝遍天下美食,过着逍遥自在的纨绔少爷的生活。
  可惜好日子没过几年,爷爷何耀天撒手西去,一群如狼似虎的士兵冲入何府,肆意烧杀抢掠,他也被乱刀分尸,成为了史上最悲剧的穿越者。
  又忽然,他梦到自己拥有了长生不死,移山填海的强大力量,成为武帝至尊,威震八荒大陆,名扬中土九州。
  无数惊艳天下,倾国倾城的美女对他投怀送抱,痴心不悔,一群又一群的女神级妹子哭着喊着要给他生孩子。
  最终,好梦不长,何无恨很快被一阵凉意惊醒,这场黄粱美梦也就到此为止了。
  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擦去嘴角的口水,这才看到,自己的被子被人给掀开了,侍女小美正端着木盆和毛巾站在床边等候他起床。
  当然,小美可没那个胆子打扰他的美梦,更不敢掀他的被子。
  屋内还有一个人,是个一袭紧身黑衣的年轻男子,此人剑眉星目,面庞刚毅俊朗,身材挺拔昂扬,气血充足,乃是一个武道强者。
  此人他认识,叫做何锋,与那一夜救他的何冲是两兄弟。
  因为何耀天的悉心栽培,何锋与何冲两人又是天才,所以年纪轻轻就成了六级武师境界的强者。
  这两兄弟是何耀天的左膀右臂,何锋一直跟随在何耀天身边办事,何冲则一直隐藏于暗处行走。
  何无恨之所以对这两兄弟如此了解,是因为这两兄弟是何府之中唯一的两个作为下人,却敢动手打他的人。
  其他的仆从和下人们,就算心中一万个瞧不起他这个纨绔废物,但作为何府的下人,也绝不敢惹怒、忤逆他,比如侍女小美。
  而何锋与何冲,两人虽是何府的侍卫,却是何耀天的养子,而且被赐予何姓,也算是何家人。
  并且两人实力强大,天资横溢,以前何无恨胡作非为的时候,两兄弟都曾教训过他,甚至好几次何耀天责罚他,都是让两兄弟动手执行的。
  前任何大少,是很惧怕这两兄弟的,见了他们俩就像老鼠见了猫。
  “大少爷,赶紧起床梳洗,老太爷让你去书房,他有事和你说。”
  丢下这句硬梆梆的话,例行公事的何锋便转身离去了。
  侍女小美连忙伺候何无恨穿衣起床,她低着头不敢看何无恨的眼睛,生怕何无恨怒火之下又要打骂她。
  以前这种事没少发生过,何大少被人打扰了睡觉之后,都会拿小美出气。但是,今天却不同,何无恨的反应,让小美顿时大惊失色。
  “小美,把木盆放下吧,我自己来就行。”
  简单的一句话,听在小美耳中,却犹如晴天霹雳。
  她顿时身子一软,跪在地上哭诉道:“大少爷,小美知错了,请您责罚打骂小美吧。但是,无论如何,请大少爷您不要赶我走。”
  “什么跟什么啊?真是莫名其妙。”何无恨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满脸狐疑地看着小美,他还没明白,这小妞怎么忽然就这副反应。
  “大少爷,小美自幼进入何家,是签了卖身契的,这辈子都是大少爷您的侍女。而且小美父母双亡,孤苦无依,在世上连个亲人都没有,您若是赶小美走,小美还能去哪里?你若是真嫌弃我,不如一刀杀了我,给个痛快。”
  小美满脸泪光,却眼神坚定,即便是求饶,依然坚守最后的骨气与骄傲。
  她的话让何无恨彻底懵了,他情不自禁伸出手,摸摸小美那光洁细腻的额头,疑惑道:“咦,没发烧啊,那你说什么胡话?你这么乖巧漂亮的美女,我干嘛要杀你啊,辣手摧花的事本少爷可做不出来。”
  但是,小美执意跪在地上不起来,何无恨才意识到事情严重了。
  他仔细一想,才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小美是他的侍女,本职工作就是伺候他,现在他不让小美伺候了,小美当然误以为她要被赶走。
  而且小美父母双亡,孤苦无依的她一旦离开何府,只能被人卖到青楼妓院里接客讨生活,那般屈辱的活法,还不如死了更干脆。
  想到这里,何无恨顿时一阵汗颜,翻箱倒柜地找出一张泛黄的纸张,递到小美面前问道:“是这份卖身契吗?”
  小美不知何无恨是什么意思,看了一遍确认无误,便点点头。
  何无恨笑笑,双手扯着那张卖身契,只听得“嗤啦”一声,卖身契被撕的粉碎,纸屑被他随手丢在了地上。
  “好了,从今天起你自由了,不要再寻死觅活了吧。”
  “而且,本少爷只是想自己洗漱穿衣而已,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像你这么漂亮的小美妞呢,就该绣绣花,种种草什么的,不用伺候我这个大老爷们了。”
  “我呢,定力比较差,你又这么漂亮,我真怕哪天控制不住,一不小心就要跟你做那些爱做的事情了。”
  见何无恨撕了卖身契,压迫在小美心头很多年的枷锁赫然解开,她忽然好感激,觉得大少爷也不是那么可恶了。
  再听到何无恨的话,她又是一愣,仰起天真无邪的小脸,下意识地问道:“少爷,什么是爱做的事情啊?”
  “你真想知道啊?”何无恨一边洗脸穿衣,脸上露出一丝坏笑,朝小美勾勾手指头,小美连忙俯身贴耳过来,他满脸坏笑地嘀咕了几句。
  听了何无恨的话,小美顿时娇|躯一震,整张脸都变成了红苹果,直接红到了脖子根,羞不可抑地嗔怒道:“唔,少爷你真是坏死了。”
  “哈哈哈,好了,少爷还有事,你把屋子收拾一下。”见小美害羞的像个鸵鸟般把头埋进胸口,何无恨爽朗大笑着走出了房门。
  屋内,小美怔怔地望着地上的碎纸片,看看何无恨远去的背影,脑海里回忆起刚才那些羞人的话,小美只觉得,连窗外的天气都变得美好了。
  大少爷在她的眼中,也不再那么可恶了,而且坏坏的还有些可爱。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5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