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刀破苍穹 > 第014章 震怒

  幸运的是,赶来的人不是刺客,而是一个面目可怖的年轻男子。
  此人身材颀长健硕,身形矫健,剑眉星目十分俊朗,但脸上有一道三寸长的刀疤,使他气质十分阴沉,有些吓人。
  他名叫何冲,与何锋是两兄弟,都是何耀天收养的义子,也是何老爷子的左膀右臂,两兄弟年纪轻轻都达到了六级武师的境界。
  何冲平日沉默寡言,性格阴沉一些,一直在暗地行走为何耀天办事,掌管着情报与刺杀组织,血泣。
  何冲来到何无恨身边,愁眉紧锁,目光阴沉,二话不说便将何无恨拎起来。
  随后,他右手搭住何无恨的脉门,磅礴元力涌入何无恨的经脉,探查一番确认何无恨并无大碍之后这才放心。
  何无恨知晓何冲的身份,也终于放下心来,任由他安排。
  何冲又去查探一番唐宝的伤势,眉宇之间忧色更重,挥手弹指在唐宝胸口连点,封住他的穴道以免失血过多死去。
  最后,何冲一手拎着何无恨,一边拎着唐宝,身形几个闪烁便跃出了巷弄,消失在夜幕里。
  深夜四更天,何府的书房内。
  须发皆白的何耀天坐在书桌前,两个同样一身黑衣的侍卫,恭敬地站着,等候他的吩咐。
  何耀天愁眉紧锁,眉宇之间怒气极重,浑身都透露着杀意。
  身边的侍卫正是何冲与何锋两兄弟,两人也感受到何耀天的杀机和怒意,心中的愤怒感同身受。
  他们可以想象,老爷子的孙子被刺杀,而且几乎丧命,这可是天大的事,老爷子的怒火之汹涌,可以想象。
  良久之后,何耀天揉了揉眉心,收敛了一些杀意,平静地开口问道:“何锋,大少爷与唐宝的伤势情况如何了?”
  “回禀老太爷,大少爷虽然身受重伤,但并未伤到经脉骨髓,休养数日便无大碍。”
  “只是,唐宝少爷的伤势有些棘手,虽说那剑伤偏离心脏两寸,让唐少爷捡回一条命,但他的经脉多处断裂,恐怕以后无法修炼了。”
  得知何无恨并无大碍,何耀天心中稍稍松口气,有些庆幸。
  不过,一想到唐宝的伤势,他总是情不自禁想起当年的唐龙将军。
  唐龙乃清源国武勋世家唐家的上任家主,乃清源国第一忠臣武将,当年与何耀天并称为清源双雄,乃是军方的一二号人物。
  两人也是情同兄弟,当年征战北蛮时,唐龙为何耀天挡下一剑,救他一命,自己因此重伤,不久之后撒手人寰。
  今夜之事,与当年两位老爷子的事,如出一辙。
  正因如此,何家才与唐家如此亲近,何无恨和唐宝也是情同兄弟。
  毕竟,唐宝的爷爷就是何耀天生死与共的兄弟,唐龙将军。
  想起往事,何耀天的双拳不禁握紧,神色坚毅地道:“无论如何,动用一切手段,也要治好唐宝,我绝不能辜负老兄弟的嘱托。”
  “是。”何锋躬身领命,退出书房去执行命令了。
  何耀天的目光,又落在何冲的身上。
  “何冲,出动血泣全部精锐力量,给我彻底查清楚,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连我何家人也敢动!”
  “只要让我查到凶手,哪怕对方是另外四大世家,我也要他付出血的代价!”
  这一次,何耀天彻底动怒了。昔日何无恨强|暴公主,他都不曾如此动怒,他只恨孙儿愚蠢,被人玩弄于鼓掌。
  而今夜,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已了解到,对于何无恨在风云斗兽场的所作所为,也感觉到欣慰。
  何无恨刚刚改变了以往愚蠢纨绔的一面,变得机灵了,正常了,却有人想杀他,这一点就触犯了何耀天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些日子里,那一夜风云斗兽场里所发生的事,也传遍了整个玉京城。
  天下人都知道了,胡家行事卑鄙,为了赚取赌注银子,不惜给参赛的斗狗下药,改变比赛结果。
  此等卑鄙无耻的行径,惹怒了那些经常去斗兽场玩乐的公子哥们,胡家的声誉一落千丈,几家斗兽场都濒临关门歇业的状态。
  当然了,还有个比这更劲爆的消息,那就是胡家千金胡瑶瑶,在斗兽场里被黑狗当众凌辱的事情。
  千金之躯的大小姐,在大庭广众之下春|光大泄,让数千看客们都大饱眼福,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条狗做出那等猥亵之事。
  这种消息无疑是数十年来玉京城最劲爆的八卦消息,一经传出立刻成为坊间巷里的笑谈,茶余饭后的谈资。
  甚至,半个月的时间,这条消息就传出了玉京城,大有向整个清源国蔓延的趋势。
  尽管胡家和胡瑶瑶的夫家,尚书府刘家都在竭力掩盖,篡改这件事的真相。
  但是,当夜的情况有数千位看客都可以作证,所以纸包不住火,还是流传了出去。
  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的刘家和胡家,彻底丧失了颜面,可谓是丢人都丢的空前绝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不过,这段时间两家的表现却无比沉默,一直都闭门不见客,当事人也根本没露面。
  当然了,谁都明白,这两大豪门绝不可能就此忍气吞声,肯定是在酝酿更凶狠的报复打击。
  而另外一边,同样是这件事主角之一的何大少,也出奇地消停下来,半个月都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一向游手好闲,素来都是玉京城头号笑柄的何大少,竟然能安静地待在何府半个月不出门,简直是奇闻,所以也引得无数人猜测不休。
  其实,谁都不知道,并非何大少不想出门,他也觉得呆在家里很无聊,但是何耀天下了禁足令,他根本不能离开何府。
  这半个月时间,他每天都享受着无数美貌侍女的伺候,整天都在吃药、进补,伤势早已经痊愈了。
  而他的难兄难弟唐宝,却仍然卧榻在床,气色不佳。
  这天夜里,何府的一间卧房里,唐宝正躺在华贵的大木床上,肥胖的身躯铺开在床上,却依然堆积的如同一座小山。
  何无恨坐在床边,递给唐宝一根鸡腿,自己也拿着一个果子在啃着,两人正在聊天。
  “唐宝,上次真的要谢谢你,若不是你舍身相救,我早就死了。”
  聊起那晚的事,何无恨满脸感激,他是真心被唐宝感动了,他根本料想不到,这个大大咧咧的胖子竟然如此重情义。
  唐宝正专注地啃着鸡腿,冷不防何无恨聊起这个话题,顿时拿油腻腻的大手拍拍何无恨的肩膀,鄙夷地道:“大少,跟兄弟那么客气干什么?太假了啊!我们是兄弟,为兄弟就要两肋插刀,你以为我跟你扯淡啊!”
  何无恨安静地望着唐宝,看着他没心没肺的外表下,藏着的那份兄弟情,心中感触颇深:“我知道,仅仅一句谢谢是那么微不足道。你是我的好兄弟,生死之交的兄弟。你放心,我何无恨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份情,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治好你的伤势!”
  见何无恨越说越严肃,气氛也越来越煽情,唐宝受不了了,继续啃着鸡腿,含糊地道:“等我养好伤就没事了嘛,就算伤到经脉不能修炼又算什么?反正我本来就不喜欢修炼,一直是个四级武徒的废柴。”
  “好啦,大少,别想这些了,我都不在意,你纠结个毛线啊。大少啊,你要是真感激我,那就给我找壶好酒来,最好弄两个猪蹄子。”
  一听这个吃货被伤成这样,还不忘吃喝,何无恨顿时被气笑了:“喝酒?不行!大夫交代过了,你绝对不能喝酒,否则伤势要加重的。”
  这个消息对唐宝来说,无疑是个噩耗,他顿时哭丧着脸嚎叫着:“我靠,我鄙视你,刚才还说是生死之交呢,却连一壶酒都舍不得。”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5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