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53章 废弃仓库

  被人呼了一大嘴|巴子之后,小弟们老实了,赶紧按照大哥的意思,把一大一小两人拖走了,上了停在附近的面包车。
  林静依本来还想看辞小歌无助求饶的样子,谁知那群人竟然用迷|药,没看到自己想看的,林静依意兴阑珊的离开了,不过想到即将发生在辞小歌身上的事情,心情瞬间大好。
  不知道辞小歌有没有当模特的天赋呢,希望拍出来的片子好看,要不然太对不起她斥巨资买的单反和高清摄像机了。
  林静依想着给辞小歌拍一些果照和视频,这些东西捏在她的手里,辞小歌还不是任她揉扁搓圆?
  林静依已经开始畅想自己未来的美好生活了,让辞小歌往东她就不敢忘西,看辞小歌还敢不敢抢晴晴的奖学金,看辞小歌还怎么跟她顶嘴抬杠。
  这是林静依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辞小歌的资料是倪晴晴给的,这些人也是通过倪晴晴才认识的,只知道他们是这附近的混混,其他的身份背景一概不知。
  林静依不知道,倪晴晴可是清楚的很,她虽然不知道林静依的计划,但是她比林静依更清楚辞小歌将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那些人都是因为强|奸被送进去的,刚放出来没多久,身上没钱连小姐都找不起。憋了许久,现在有了这么个小美人送到他们手上,哪儿有不享受的道理。哼,辞小歌还想全身而退?做梦!
  倪晴晴在自己的书房中做着翻译题,嘴角浮现出一丝甜美的笑容,仿佛一朵淬了毒的白莲花。
  这就是为什么她看不上林静依,却还是让林静依跟在自己身边的原因。这么好的帮手,扔了岂不是可惜。
  倪晴晴必须是恬静淡雅的大家闺秀,她的手上不能沾上任何的脏污,脸上的笑容必须是温和有礼的,可是林静依不需要啊。
  在倪晴晴眼中,这就是林静依存在的价值。
  辞小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她还在昏迷中,殇泽就躺在她的身边。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几道光从缝隙中透进来。
  门的隔音效果似乎并不好,能听见外面人的交谈声。
  “大哥,咱们的药水是不是搁多了?那女人怎么还没醒啊?”这是瘦子的声音。
  大哥邪笑一声,看向瘦子的眼神透着一丝了然,“哈哈,憋了这么久等不急了?”
  “不是不是,我这不是替大哥你着急嘛。”瘦子总算学聪明了,弯着腰恭维着大哥。
  可是,总有人不顺着大哥的意思啊。
  “大哥,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雇主没说让我们把那女人给上了啊。”
  这人刚说完就被旁边的瘦子拍了个后脑瓜,“你是不是傻!那女人说了让我们拍些|裸|照,我们拍些更劲|爆的不是更好。说不定还能赚更多的钱呢。”
  瘦子的话让大哥满意了,伸手拍了拍瘦子的肩膀,“瘦子说的没错,这样咱们又能赚一笔,又能享受一番,哈哈哈,这笔买卖咱不亏。”
  “老大,我去把那小娘们儿弄醒。”一个急不可耐的声音邀功道。
  在大哥的点头下,紧闭的门打开了,白色的光铺满了青灰的水泥地,投射在辞小歌和殇泽身上。
  看着侧躺在地上辞小歌,那人|淫|邪的目光顺着辞小歌凹凸的曲线一路往下看,眼中升起了两团火焰。
  毫不怜惜的扯住辞小歌的头发,对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臭娘们,醒醒。”
  辞小歌被扇得脑袋一偏,被紧拽着的头发拉扯着头皮。
  脸上和头皮的疼痛让辞小歌终于有了反应,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目光涣散,眼前的景象似乎蒙着一层雾,模糊的很。
  辞小歌迷离的眼神落在那人眼中更添几****|惑,见到辞小歌醒了,把辞小歌往地上一扔,屁颠颠的跑到门外找他们的大哥。
  “大哥,小美人醒了!”
  “醒了?”站在门外抽烟的人扔掉手中烟头,站直了身体。
  辞小歌扶着发晕的脑袋,努力撑起身体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当她看到躺在地上的殇泽,立刻清醒了不少,伸手推了推殇泽,“阿泽,阿泽?”
  推了几下,发现殇泽没有半点反应,辞小歌急了,刚想伸手拍拍殇泽的脸,那群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辞小歌伸到半路的手停了下来,抬头望向那腰宽体胖的几个男人,脸上难掩慌乱,“你们是谁?抓我和我弟弟想干什么!”
  “哈哈哈,小美人儿害怕了啊。”瘦子的眼睛泛着绿光,肆无忌惮的在盯着辞小歌的身体。
  “小美人儿别怕,我们怎么舍得伤害你呢,不过是拿人钱财而已,保证不会伤害你的。”其中稍胖一点的开口调笑。
  “废什么话,既然醒了就开工吧。”大哥瞪了胖子一眼,嫌他话太多,指使着胖子和瘦子摆弄照相机和摄像机去了。
  这些东西他们从来没折腾过,得好好研究。
  扫了眼站在自己身后半步的秃子,想到一会儿要拍照片,他肯定不能露脸,不如在开拍之前先尝尝小美人的滋味,免得便宜了秃子,也不知道秃子瘸着脚能不能顶事啊。
  辞小歌直觉这些人说的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像那种蠕动的鼻涕虫,粘在身上甩也甩不开,让人反胃。
  辞小歌将殇泽揽进自己怀里,往后退去,这时她才发现殇泽身上冰冷的温度。
  在大哥的示意下,秃子正向辞小歌靠近,准备把人带到角落的软垫上。
  辞小歌这会儿也顾不上害怕了,紧紧搂着殇泽,脸上布满了惊慌,“快叫救护车,我弟有危险!”殇泽身上的温度太冰了,冰得吓人,这不是正常人能有的温度。
  辞小歌的样子落在那些人眼中不过是演戏罢了,他们见多了这样的女人。
  大哥还记恨着殇泽打在他裆部的那一手肘,听到辞小歌这么说,几步走到辞小歌面前,“你说什么,救护车?你当我们是傻子吗?”说着一脚踢向了殇泽。
  眼看着黑色的尖头皮鞋要落在殇泽的胸口,辞小歌心中大急,转身将殇泽紧紧护在身下,用后背接下了这一脚。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