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你们……”林静依被一群人一人一句的堵得说不出话来。
  现在想离开包围圈都难了,谁让她自己冲进敌方大本营的。
  “你们给我走开,离我远点!”那一句句话响在自己耳边,争先恐后的挤进自己的耳朵,林静依觉得自己被这些话压得喘不过气来了,只想尽快脱离包围圈,她要回自己的班级去。
  林静依急着离开,伸手推了离她身边最近的几个女生,这一推跟捅了马蜂窝一样。
  这动作落在辞小歌班上的人眼里就是赤|裸||裸|的挑衅,让她道歉不道,现在还敢当着她们的面撒泼,当她们都是死的吗?
  站在辞小歌边上的殇泽眉心一皱,那股力量又出现了。视线冷冷扫过周围的女生,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那几个特别激动的女生眼底隐隐藏着血丝。
  殇泽操纵着能量将那几个女生身上影响她们情绪的能量驱散,一边暗中保护着辞小歌。
  这群人就在辞小歌附近,在推搡之间很有可能会伤到她。
  腰伤了本来就不灵活,要是有什么危险想要闪开估计都闪不开。
  殇泽暗暗庆幸,还好自己下午跟来了,要不然辞小歌又得添一身伤。
  班长见事态不对,赶紧和几个班干部介入,将看热闹的人疏散开,几个班干部把情绪激动的女生给拉住,这才免去了即将发生的打架。
  不过虽然没被打,林静依的样子也是狼狈的不行。
  扎起的马尾不知什么时候被拽的歪歪斜斜的,衣服也被人扯歪了,眼圈红红的,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倪晴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走到林静依身边,拉住她的手腕,上前半步将她挡在身后,“静依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代她向你们道歉,不过你们这样对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倪晴晴嘴角微微翘起,眼中神色却是寒意十足。
  她本来坐在位置上休息,忽然听到有人说林静依跟隔壁班的女生要打起来了,她才赶过来的。
  之前就跟她说过,别去招惹辞小歌,谁知道林静依鬼迷心窍了似的,非跟辞小歌杠上了。
  明明有千百种方法暗地整辞小歌,她却偏偏选了最蠢的一种,什么事都放到明面上,你说这不是蠢是什么?
  按照林家的势力,想教训一个小小孤女难道还办不到吗?
  别人或许不知道辞小歌家里的情况,但是倪晴晴却是知道的。在她输给辞小歌后,她就把辞小歌的身世背景查了个遍。
  父母双亡,无依无靠。
  哼,所以她才稀罕用别方法对辞小歌下手。
  见倪晴晴帮林静依出头,班长赶紧出来打圆场,“我们同学没有别的意思,可能刚才讨论的时候太激动了,不小心弄乱了林静依同学的发型。”
  班长当然要维护自己班上同学的利益了,把刚才的争吵摩|擦划到讨论的行列中,这样也就不存在什么吵架问题了。
  辞小歌看着班长大人信口开河,心里默默给班长点了个赞。真的,她墙裂了都不扶,就服班长。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也是没事谁了。
  在殇泽能量的作用下,那几个女生很快从激动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她们似乎还没弄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跟林静依吵起来,而且还险些动手了。
  听到班长这么说了,几个人顺着梯子往下爬,“不好意思,刚才讨论的太激动了。”
  倪晴晴不在场,没有亲眼看到到底是什么情况,虽然知道肯定不是他们所说的讨论,但也没办法,别人都这么说了,她总不能咄咄相逼吧,她还不想让自己的形象变成和林静依一样。
  “静依,咱们走。”倪晴晴拉着林静依离开了辞小歌的班级。
  林静依临走前恨恨地瞪了辞小歌一眼,眼中满是阴狠。
  辞小歌没发现林静依的眼神,殇泽倒是瞧了个清楚,眼睛微眯,垂在身侧的手微微一弹,一道无形的风刃冲着林静依而去。
  “刺啦”一声,林静依忽然觉得身下一凉,及膝的裙子不知道怎么的被刮破了,露出了黑色蕾丝的小裤裤,一片损坏的布料皱皱巴巴的躺在地上。
  “啊!”林静依低头一看,一声尖叫,赶紧蹲到了地上,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倪晴晴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系在了林静依的腰间。
  辞小歌和她班上的小伙伴都看呆了,这是什么鬼?怎么走着走着裙子就裂了?
  遮住了春,光后,林静依眼圈通红的从地上站起来,转头对着辞小歌他们怒目而视,“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我不道歉就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吗!辞小歌,我告诉你,咱们之间没完!”强忍哭意将这句话说完,林静依捂着嘴匆忙从教室跑了出去。
  倪晴晴也用愤怒的眼神看向他们,辞小歌和各位小伙伴一脸懵逼,他们什么都没干,怎么就被扣了这么大个屎盆子啊!
  看着林静依和倪晴晴远去的背影,子悦才过回神来,愤愤开口:“什么人嘛,裙子质量不好怪我们咯?”
  另一个女生也是忿忿不平的表情,“就是,我们什么没做就这么说,这人有病吧。”
  “好了好了,别说了,一会儿越说越生气,都回自己位置吧。”班长大人继续站出来努力维持着班级和谐。
  围在辞小歌身边的人这才满心抱怨的坐回了位置上,本来她们开开心心高高高兴兴的想调|戏一下新来的小朋友的,谁知道杀出这么一个极品,气死人了。
  殇泽扔出一道风刃后就乖乖躲到了辞小歌的身后,他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怕污了自己眼睛,所以给自己找了个遮挡物。
  辞小歌看到林静依的黑色小裤裤时条件反射地想要捂住殇泽的眼睛,谁知手臂一捞捞了个空,这才发现殇泽早就自己躲起来了。
  等到人群散去,辞小歌和子悦她们仨吐槽了几句林静依就上课了。
  上课期间,殇泽靠在辞小歌的胳膊上假寐,一边散出自己的能量网,捕捉着校园里的可疑气息。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