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44章 姚凌,你到底是什么人

  几分钟后,辞小歌眼泪汪汪地倒在沙发上,怀里抱着抱枕,半张脸埋进了抱枕里。
  随着身后殇泽的动作,辞小歌就会闷哼一声。
  “唔,阿泽,要不咱们算了吧,反正这伤它自己会慢慢好的。”辞小歌为了面子硬忍着疼没喊出来,憋得背后一层汗,再这么下去她真的受不了了。
  辞小歌的闷哼殇泽自然是听到了,虽然心里心疼,可是不揉开辞小歌会更疼,半途而废的话那前面的苦不就白受了嘛。
  “再忍忍,马上就好了。”说到底殇泽还是不忍心让辞小歌受苦,手掌覆上一层淡淡的红光,随着殇泽的动作慢慢渗入辞小歌的皮肤,加快了伤处的血液流动。
  这会儿辞小歌明显能感觉到自己腰上传来的热度,欣喜回头,“嘿,阿泽,这药真不错。行吧,你继续按,再疼我也忍着!”
  为了辞小歌,殇泽在能量不稳的情况下硬是调动了能量,这让本就散乱的能量更加混乱,肆无忌惮地在殇泽小小的身体里横冲直撞,似乎在寻找一个突破口。
  辞小歌回头看到了殇泽苍白到几乎透明的脸,微微蹙眉,眼中含着担忧,“殇泽,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很不好,要不要休息一下?”
  殇泽能感受到自己本来就不高的体温正在骤降,如果撤去手掌的能量,辞小歌马上就能察觉到他那如冰块一般的温度。
  唇|瓣弯起,冲着辞小歌露出一个软软的微笑,“我没事,你别担心了,赶紧趴好。”怕辞小歌看出端倪,殇泽手下微微加重力道,果然辞小歌哼了一声,赶紧转回身继续把脑袋埋进了抱枕里堵住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惨叫。
  殇泽强撑着虚弱的身体,直到辞小歌腰间的淤青淡了一些才住手。
  把辞小歌的衣服拉下,遮住衣服下的那截瓷白的小蛮腰,“好了,今天先到这儿吧,这几天你走路什么的注意点,别让人碰到了。”淤血虽然揉开了,但等它消下去还得几天时间,被人不小心撞到也够辞小歌疼的了。
  “知道了,快去洗手吧,免得一会儿把红花油揉眼睛里。”辞小歌从沙发上站起往洗手间走去。
  殇泽应了一声,不过没跟在辞小歌身后。
  等到走进洗手间,殇泽的身体忽然软倒在沙发上。他捂着胸口急|促地喘息着,似乎有人正掐紧他的喉咙,眼眸中的血红正一点点的显露出来。
  刚才他用能量加速了辞小歌的血液流动,加上红花油活血的功效,他从浓烈的药酒中闻到了属于辞小歌血液独有的香味,在他能量空虚的时候,特别的勾人。
  刚才停下动作,其实是因为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急需冷静。
  “阿泽,快来洗手。”辞小歌的声音从洗手间传来。
  殇泽的瞳仁中几乎快被血红色占据,在听到辞小歌的声音后,不断蔓延的血红色猛地一顿,随即如潮水般迅速退去。
  殇泽坐直身体,低头按下那几乎从破蛹而出的欲|望,等到重新掌控理智后,他才开口:“来了。”
  走进洗手间,踩着小凳子自己把手洗干净,然后一脸困顿地跟辞小歌说:“小歌,我困了,我先去睡觉。”
  辞小歌本想让殇泽洗个澡的,见到殇泽困到撑不开眼的样子,决定还是先放他睡觉去吧,“嗯,睡去吧,晚安。”
  看殇泽脱掉衣服,换上睡衣爬上|床,辞小歌才转身走进卫生间,殇泽可以不洗澡,她在地上滚了这么久,得好好洗洗才行。
  等辞小歌洗漱完毕,又强撑着精神打开电脑码完了今天要上传的章节,这才迷瞪着眼睛钻进被窝。
  看来只能明天再垫床被子了,辞小歌困得不行躺在地铺上想着,今天晚上继续将就一晚,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等到辞小歌熟睡后,殇泽睁开眼,用同样的方法把辞小歌搬到床上,小心的靠近辞小歌的脖子,闭上眼往她脖子上咬了一口,血液一点点的带着温暖的能量流进他的身体,殇泽陶醉的眯上眼睛,几秒钟后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辞小歌的脖子,并没有沉迷在那舒爽的感觉中,用舌|头将伤口抚平。
  殇泽躺平身子,闭上眼睛,静静地等着血液转化成能量。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辞小歌的血液似乎能带来更多的能量。以前没有对比,他都没发现,后来出去觅食后,他才惊觉辞小歌的血和别的血不一样,她的血比别的血更别芬芳,而且提供的能量更多。
  毫不夸张的说,喝过辞小歌的血后,别的血液再难入口。
  过了几分钟,殇泽等到体内的能量逐渐稳定,这才从床上起来走到阳台。
  站上阳台,闭上眼,体内的能量如一道大网向四周散开,空气中细微的动静全部一丝不漏的反馈到殇泽的脑海中,不管是声音还是气息,全都在殇泽的掌握之中。
  当能量扫过楼下的一棵树后,殇泽倏然睁开双眼,看来今天去不成了。
  在那棵树后,他感受到了一道气息,要是他没记错的话,几个小时前他们才见过面。
  呵,姚凌,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次两次的试探都可以说是巧合,那这次呢?知道他需要能量,于是等在楼下准备伺机而动将他抓住吗?
  殇泽冷笑,这个人类是不是太小看他了?
  殇泽冷冷的凝实着姚凌藏身的地方,随即转身回到了房间。
  姚凌皱眉,就在刚才他忽然觉得周身一冷,等他想要仔细探寻的时候,那股冷气有不见了,难道被他发现了?
  姚凌仰头看向面前的楼层,这一晚,他在楼下守了一|夜,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
  殇泽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察觉楼下姚凌的气息消失了,这才从床上起来,看了眼泛白的天色,冷哼一声,没想到他这么有耐心,竟然守了一|夜。
  殇泽轻手轻脚的跳下床,换好衣服,到洗手间刷牙洗脸,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才去叫辞小歌起床。
  一觉睡到天亮,辞小歌只觉得神清气爽,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冲着站在床边的殇泽露出一个笑脸,“阿泽,早啊!”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