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顿饭的时间,辞小歌再次满血复活。
  五人酒足饭饱后,额,确切的说应该是四人酒足饭饱后,站在白云山山脚下。
  辞小歌抬头看了眼山顶,又低头看了眼殇泽,“小宝啊,你小胳膊小腿的,能爬到山顶吗?”到时候可别爬不上去要抱抱,这山虽然不高,但是抱着殇泽爬山那也是够呛。
  殇泽回以一个不屑的眼神,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可以。”要不是怕吓到辞小歌她们,这种高度的山,一闭眼一睁眼他就站在山顶了好嘛。
  纯纯不想放过和小帅哥亲密接触的机会,推了推辞小歌的肩膀,“就算爬不上去也没关系啊,咱们这么多人呢,轮流抱也能抱到山顶。”
  纯纯的话换来了子悦和小瑜的一致点头,而殇泽则是一脸无语的看着她们三个,就算爬不上去也不要她们抱,他要辞小歌抱。
  辞小歌要是知道,肯定会大喊,你的爱我承受不来!
  在几人的插科打诨中,殇泽跟在辞小歌身边慢慢往上爬。
  “对了,上次班长拍得照片你们拿到了吗?”纯纯走在最前面,时不时回头跟后面的辞小歌她们说话。
  子悦激动的抓住纯纯的手,“难道你拿到了?”她周五的时候问班长,班长还说照片还没洗好呢。
  纯纯骄傲的挑眉道:“那是当然,我可是咱们宝宝的忠实粉丝,照片洗出来的那一刻我就拿到手了。”为了照片她每天蹲守在班长身边,她容易嘛,必须拿出来得瑟得瑟。
  “在哪儿在哪儿?给我看看!好久没见到宝宝了,连个睹物思人的东西都没有。”小瑜也凑到了纯纯身边。
  纯纯从包包里掏出放得平平整整的照片,“我敢说咱们班上我肯定是第一个拿到的。诶,你们别抢别抢……”
  辞小歌手臂搭在殇泽的肩上,看着争抢照片的三人表示自己根本不需要加入这种战斗。哼,照片上的本尊就在身边呢,她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几个人一边玩闹一边慢悠悠的顺着石梯往上走,半路上碰到了一大队人,每人身后都背着个大画板,看样子应该是艺术系学生。
  辞小歌护着殇泽往旁边站了站,这条路有点挤,加上那些人身后的画板就更加拥挤了,一会儿殇泽要是被画板碰着就不好了,她还是不凑热闹了。
  辞小歌紧贴着护栏,让大部队先过,而打闹三人组已经穿过人群跑到了上面几级台阶上。
  “歌子,快点!”小瑜冲着辞小歌挥着手,招呼她赶紧跟上。
  “来啦!”辞小歌应了一声。
  这时候大部队几乎走完了,只剩下后面的几个人,没有刚才那么挤了,辞小歌拉着殇泽想要往上走。
  “歌子,小心!”忽然纯纯的一声尖叫让辞小歌抬起了头。
  只是还没看清什么,身子被一股大力猛地一推,撞到了护栏上,腰侧传来的剧痛让辞小歌眼里泛上了泪花,慌乱间想要扶住护栏稳住自己的身子,没想到手刚刚摸上满是铁锈的护栏,护栏竟然断了。
  “啊!”随着辞小歌的一声尖叫,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山下栽去,下面是黑乎乎一片山坡。
  在辞小歌知道自己要掉下去的那刻,下意识的把殇泽的手放开了,自己皮糙肉厚的滚几圈没事,但是殇泽不行啊,殇泽还这么小。
  手松开了,可惜那只微凉的小手却紧紧拽住她的手指。
  辞小歌惊讶抬眼,冲着殇泽吼道:“你快放手!”
  殇泽伸着小小的手臂,努力抱着辞小歌的身体,“小歌,别怕。”
  “辞小歌!”一道耳熟的男声传进辞小歌的耳朵,辞小歌来不及回头,她已经和殇泽一起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匆忙间,殇泽又感受到了那阴冷的气息,倏然抬眸,紧紧盯着栏杆上的断口处,眼中红芒闪过,能量顺着残留下的蛛丝马迹追踪,给幕后之人狠狠一击。
  这次是他疏忽,他应该保持警惕才是。没想到安静了这么多天,竟抱着一击必中的心思。
  辞小歌或许不知道,这个坡度看似不抖,实际上这一路上布满了尖锐的石头和树枝,要是他没有及时抓住辞小歌,要是他没有跟着辞小歌一起掉下来,辞小歌现在很有可能已经脑袋被石头磕开了个洞,又或者身体被串在某一个根尖锐的树枝上。
  殇泽默默输出能量护住辞小歌的身体,一边巧妙躲开各种凸起的石头和尖锐的树枝。
  从山上滚下来,辞小歌已经做好了摔残了的准备,将殇泽牢牢护在怀里,可没想到滚了这么多圈竟然一点都不痛,就是头有点晕。
  难道是落叶太厚了,垫在身下所以没感觉到痛?辞小歌抱着殇泽默默的想着。
  眼看着要滚到平地上了,为了不让人看出异样,殇泽在确定没有什么危险因素下,撤去了护着辞小歌的能量层。毕竟滚了这么长一段路,身上一片叶子都不沾总是说不过去。
  辞小歌心里正感叹自己的人品好时,忽然屁|股一疼,紧接着身上哪哪都开始疼起来了,等她终于从翻滚中停下来的时候,已经眼冒金星了。
  之前滚了这么多圈都不见这么疼的,而且也没见她头晕成这样啊。难道是她太嘚瑟,老天就收了它的法力?
  辞小歌的脑袋上沾满了落叶和杂草,衣服上也滚满了一层层的叶子。
  周围群众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辞小歌是从山上摔下来的,一群人围了上来,查看辞小歌的伤势,还有人掏出了手机打急救电话。
  “让让,让让,里面都是我们朋友,麻烦让让!”人群一阵骚动,子悦她们仨从人堆里挤了出来。
  当看到辞小歌狼狈的样子,纯纯的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歌子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难受的?”
  子悦和小瑜也急得不轻,三人围着辞小歌也不知道是该扶她起来还是让她继续坐着。
  “辞小歌,你没事吧?”
  “小歌姐!你怎么样了?”
  辞小歌看着从人群中挤出来的姚凌和姚佳,瞪大眼睛,“你们怎么在这?”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哪里痛或者是头晕什么的?”姚凌摘下了那副黑框的平光镜,一向清冷的眉眼竟然夹杂了些许急切。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