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周末的上午都是同学们睡懒觉的时候,上午没什么生意是正常的,可是这会儿店才开门收银台前就挤满了人是什么鬼?
  你们都不赖床了吗,妹子们?
  看着被人群淹没的茜茜,辞小歌赶紧上前帮忙,殇泽跟在辞小歌身后走到柜台后。
  随着殇泽脚步移动,人群一阵骚动。
  “来了来了,快看!”
  “嗷,好帅,萌帅萌帅的。”
  “卧槽,为什么又是这女生?她身边怎么老有萌物出现?”
  辞小歌很想大喊一声:因为她萌!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实际上她只是面带微笑的收好她们递过来的钱。
  殇泽没在柜台后停留太久,直接走到了后面的工作间,蹲坐在小凳子上。
  这工作间是给蛋糕师傅做蛋糕用的,上半部分是透明玻璃,殇泽靠着墙根坐着,围观人群看不到他。
  大概十点钟,老板来店里逛了一圈,讶异店内的人气,很快通过周围人的对话抓到了重点,看向辞小歌的时候笑得一脸温柔。
  辞小歌正把蛋糕递到客人的手上,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还没等她回过神呢,就被茜茜推了了肩膀,“小歌,老板叫你呢。”
  辞小歌放下手中的活,走了过去,“老板,有什么事吗?”
  “小歌啊,你带来的那个小朋友呢?”老板看着辞小歌和颜悦色地问道。
  老板脸上的笑容让辞小歌想起了班长,当初班长卖殇泽照片的时候也是这么笑的,辞小歌心生警惕,“小宝在后面呢,老板,明天我就让他在家乖乖呆着,不会再把他带来了。”
  老板笑着摆手,“没事没事,你别紧张,我找你来啊就是为了这事。以后随便你什么时候带着小宝来都行,让他坐在柜台后面就行了,人不多的时候自己在店里随便找个位置坐也行。”这么好的人形招牌,她怎么可能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呢。
  辞小歌笑得有点勉强,“老板,那什么,小宝他父母只是临时有事,过几天就被接回去了……”
  “没事!跟你说,只要你带小宝来了,他来的那天我就给你加五十块钱的工资。”
  “成交!老板,你放心吧!只要小宝还在,我就把他带来。”辞小歌斩钉截铁的回答,丝毫没有刚才的勉强。
  殇泽坐在小板凳上,抽了抽嘴角,别以为他不在外面就听不见他们说话了,辞小歌竟然把他五十块一天的给卖了!怎么着也得一百啊。
  殇泽知道自己给辞小歌带来的经济负担,所以能帮到辞小歌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反而很乐意帮忙。如果可以,他不希望辞小歌这么辛苦的兼职打工。
  当辞小歌进来找他的时候,殇泽什么都没问跟着辞小歌走了出去,本来辞小歌还想找个委婉点的借口把殇泽哄出来的,结果殇泽什么都没问。
  让殇泽坐到之前他坐的椅子上,辞小歌就继续忙了。
  托论坛的福,学校附近的麦香面包店中有个萌帅的小孩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A大。
  不夸张的说,小小的面包店挤满了人,排队结账的人都排到门口去了,到了下午三点,店里的面包就全部卖光了,后来实在补不上货了,老板才决定提早关门。
  辞小歌和殇泽在茜茜的掩护下从后门撤退了,从后门出来后,辞小歌也不嫌累,抱上殇泽一路狂奔回家。
  到家后累瘫在沙发上,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牛,抱着一个五岁小孩儿还能飞奔,体能棒棒哒!
  殇泽给辞小歌接了杯开水,又抽了两张纸巾递给她,“擦擦汗。”
  辞小歌接过纸巾,按在自己的脑门上,“殇泽,跟你说件事。”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辞小歌瞪着眼睛坐直了身子,她怀疑殇泽是不是有读心术。
  “老板跟我说的,让我以后跟着你去上班。”这话真的是老板跟殇泽说的,那会儿辞小歌忙得脚不沾地的,压根没看到。
  “然后呢,就没别的了?”辞小歌总觉得自己通过殇泽赚钱的做法有点像在卖孩子,不跟殇泽说清楚心里难安啊。
  “我去的话,你的工资会提高一些。”这话是殇泽自己听到的,既然辞小歌自己难以开口,他就帮她说了。
  辞小歌看着殇泽,她知道殇泽有多不喜欢被人围观,“你,如果不想去的话也没事。”
  殇泽抓住辞小歌的衣袖,仰头冲她笑道:“我想跟你在一起,以后你上班我都会陪你。”
  看着殇泽纯真的笑容,辞小歌眼眶酸涩。
  她孤单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有人陪在她身边了吗?
  难道殇泽是上天送给自己的礼物?
  说真的,这几天的生活是辞小歌十几年来都没体验过的,有人能抱着一起睡觉,坐在沙发上靠在一起看电视,回到家后有人跟你说话,有人说我会陪你。
  这样的生活对别人来说是简单寻常的,可对辞小歌却是那么的难得。她总算不用每天回家打开电视调大声音,然后去做别的事情,不为别的,只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寂寞。
  不想让殇泽看到自己的眼泪,辞小歌抱殇泽揽进了自己怀里,吸了吸鼻子,这才开口:“好啊,你说的,陪着我。”说过的话,就不能不算数。
  殇泽敏|感的察觉到辞小歌的情绪波动,乖乖地没有躲开辞小歌的怀抱,任由她抱着,小短手努力的环着辞小歌的腰,笨拙的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低声应道:“嗯。”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不再需要我。
  自从这天之后,殇泽不但陪着辞小歌去面包店打工,而且还能跟着辞小歌出入学校,不过在这之前当然是经过学校方面的同意啦。
  也是在这天之后,殇泽才发现辞小歌对自己越来越不客气了。
  不过对于辞小歌的压迫殇泽表示很开心,因为这说明辞小歌真将他放进了心里。
  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觉很好,而他也早就将辞小歌放在了心上,早在辞小歌明知有危险还没有让他离开之时,她就已经在他的心上撞开了一道缝,现在那道缝彻底裂开,不知不觉间,她在他的心上扎了根。
  辞小歌要是知道殇泽心里的想法,肯定会说一句,殇泽你就是个抖M。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