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38章 从小使用美男计

  殇泽把手中的菠菜放到水盆中,从小凳子上蹦了下来,伸手抓住辞小歌的衣角,把人拉到了客厅。
  “诶诶,等等!我正在切肉呢!”辞小歌手里还拿着菜刀呢,被人猛地一拽,差点没把自己的手指头切了,“臭小子!你把水全擦我身上了!”
  听到辞小歌的咆哮,殇泽把沾着水的手缩了回来,找到遥控器打开电视,翻出了自己收藏的节目。
  “不会做看这个。”殇泽扭头看着辞小歌,辞小歌站在原地不动,把人拉到沙发上,伸手拿过辞小歌手上的菜刀,“坐这看。”
  看个鬼啊,她不想看啊!
  辞小歌眼中的不乐意被殇泽捕捉到了,两只乌溜溜圆滚滚的大眼睛望向辞小歌,委屈的瘪着嘴,“小歌,我饿,我想吃菠菜猪肝粥,中午的菜不好吃,没有小歌的味道。”
  殇泽一旦摆出这样的表情,辞小歌就没法子了,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人讲解着怎么做菠菜猪肝粥。
  见辞小歌乖乖听话了,殇泽转身走向了厨房,转身的瞬间收起了脸上软萌的表情,恢复成平常的扑克脸,还有一个问题他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一摆出刚才那样的表情,辞小歌就特别好说话,可以说是百依百顺。
  殇泽如果恢复记忆的话,肯定会知道一个词叫美男计,而他若是知道自己竟然会用美男计,一定会想回来掐死这个时候的自己。
  什么时候他殇泽办事需要用这样的伎俩了。
  可惜啊,殇泽现在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没少用这样的手段。
  等到辞小歌看完了美食节目的教学,回到厨房把米洗好,放到电饭煲里后,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她就给殇泽做了碗菠菜面,而且他就吃了一小碗,他到底是怎么从里面吃出了自己的味道的?
  死孩子,净会忽悠人!
  要是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被殇泽忽悠了,辞小歌那是真傻了。
  不过饭都已经下锅了,辞小歌也就懒得重新把锅拿出来,喝粥就喝粥吧。
  把殇泽的头发揉成鸟窝头,辞小歌才解气。
  和殇泽靠着沙发看了会电视,粥就好了。
  给殇泽盛了一小碗,给自己用最大的汤碗盛了满满一碗,辞小歌端着两个碗从厨房出来了。
  要不是锅太烫了,她能直接抱着锅把一整锅粥喝了。
  今天下午累死她了,她得多吃点。
  这粥辞小歌还特意少加了点水,煮的稠了些,可是水加再少那也是粥啊,除了殇泽喝了一小碗以外,其他全部进了辞小歌的肚子。
  大晚上喝粥的结果就是一直跑厕所,辞小歌觉得自己躺床上闭上眼睛没几分钟呢,又被尿憋醒了,躺床上睡着了,又醒了……一个晚上来回往返与厕所和房间之间。
  因为辞小歌老是起夜,殇泽都没办法把辞小歌搬到床上来睡觉。
  第二天起床,辞小歌瞪着俩黑眼圈,一手撑着酸痛的腰背,动作缓慢的从地上坐了起来,严肃地看着站在旁边的殇泽,“以后晚上再喝粥我就跟你急,真的,不骗你。”
  尼玛,这一晚上跑厕所的频率,她都快要以为自己是吃坏肚子了。
  膀胱默默垂泪,容量小怪我咯?
  殇泽看了眼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的辞小歌,商量道:“咱们今天不去打工了吧。”
  辞小歌撑着自己的老腰爬起来,“不行,才去了一天第二天就请假,老板还以为我多娇贵呢,不行不行。哎哟,看来晚上我得再垫一层被子,不对啊,怎么第一天没觉得腰疼呢?”
  辞小歌已经习惯了殇泽起得比自己早这事了,把自己收拾妥当,换上鞋子准备出门了,转头要关门的时候,发现了跟在自己身边换好鞋子的殇泽。
  “你想干吗?”辞小歌一脸防备的看着殇泽,“昨天咱们不是说好了不去的嘛。”
  殇泽淡淡看了辞小歌一眼,“是你说的,我没答应。”昨晚上辞小歌睡前一直跟殇泽念着这件事情,殇泽干脆闭眼装睡,辞小歌见殇泽没动静了,也就睡觉去了。
  辞小歌回忆了下昨晚的对话,一时语塞,“反正你不能去!”
  “那等你出门了,我再跟着。”昨天殇泽观察了一天没发现异常情况,可越是这样殇泽心里越担心。
  “还有,你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殇泽好心提醒。
  辞小歌没了跟殇泽争辩的心思,匆匆把门关上,扯上殇泽的衣袖朝着面包店飞奔而去。
  站在面包店前,看着正在开门的茜茜,辞小歌转头怒视殇泽,说好的快要迟到了呢!
  殇泽接住辞小歌的目光,一本正经的回答:“是你跑太快了。”
  放屁!
  离上班时间明明还有十分钟!
  “吃早饭。”殇泽似乎看穿了辞小歌的想法,开口解释。这十分钟是留给辞小歌吃早饭的时间。
  辞小歌带着殇泽去附近的早餐店,给自己要了两个包子,问殇泽吃什么的时候,殇泽摇头拒绝了,说自己早上起来已经喝过牛奶了。
  辞小歌心里默默惭愧了下,自己是不是起得太晚了?殇泽起床她竟然一点动静都没听见,他要自己穿衣服、刷牙洗脸,现在还得自己泡牛奶,好励志。
  其实殇泽啥都没吃,这些东西能不吃就不吃,要不然还得浪费能量将这些东西从身体里逼出来。
  对于殇泽来说,吃了普通人的食物就感觉吞塑料袋一样,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不弄出来还会堵塞能量的运转。
  吃进去还得想办法弄出来,麻烦。
  等到辞小歌吃完包子,殇泽又掏出三个红枣。
  辞小歌伸手接过,嘴上还开着殇泽的玩笑,“你还真记着了啊?臭小子,记性还真不错。”
  “阿泽,不是臭小子。”殇泽纠正,不满辞小歌经常给自己改名字。
  “好吧,阿泽,我们阿泽乖的时候还是很乖的啊。”辞小歌接过殇泽的红枣笑眯眯的说道。
  殇泽低头,不打算搭理辞小歌,他觉得自己不管什么时候都很乖。
  今天一进店门,辞小歌就发现不正常的客流量。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