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小孩儿被揍了还能笑得这么开心,殇泽这一笑,让辞小歌后背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想到殇泽沾血的双手,辞小歌心虚的看着殇泽。
  听到辞小歌的话,殇泽脸上的笑容更甚。
  辞小歌这样的人,他从未见过。
  在他印象中,身边的人似乎对他永远都是恭恭敬敬,从来没人会因为担心他的安危而生气,不会有人毫无条件的帮助他、收留他,就像现在,即使心里怕得厉害,嘴上还不饶人。
  抬脚往辞小歌方向靠近,辞小歌紧张的盯着殇泽的动作,往后退了两步,随即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硬是压下心头的恐惧,僵硬着身子看着殇泽一步步走向自己。
  辞小歌都已经有了殇泽对自己动手的准备了,谁知殇泽走到辞小歌身边,伸手轻轻拽住了她的衣角。
  他说:“谢谢。”
  谢谢你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收留我,谢谢你在被威胁后最终还是没有让我离开,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辞小歌的动作顿住,僵硬的身体蓦地放松,轻笑出声,抬手按住了殇泽的脑袋,弯腰对上殇泽的眼睛,“怎么了?我揍了你,你还要感谢?是想再挨几下揍吗?”
  殇泽听着辞小歌毁气氛的话,抬手戳了戳辞小歌脸颊的浅浅梨涡,眼中带着一丝温暖,“谢谢你关心我啊,刚才让你担心了,对不起,以后不会做危险的事情了。还有,你不用怕我。”因为,不管如何我都不会伤害你。
  殇泽冲着辞小歌露出一个软软的笑容,就像他婴儿时期一样,软软萌萌的,他知道什么样的笑容辞小歌最没抵抗力。
  果然看到殇泽的笑容后,辞小歌心里的那点恐惧也飞走了,双手毫不客气的捏上了殇泽的脸,“总算是看到你笑了,成天绷着张脸不累吗?好啦好啦,别谢谢了,你安安分分的我就阿弥陀佛了,我先去洗澡,你自己躺床上睡觉就好了。”辞小歌把殇泽的小嫩脸一通蹂|躏,感觉自己圆满了,这才心满意足的收回手。
  殇泽看着辞小歌走进了浴室,指尖凝聚出一个红色光点,往地板上一点,本来还有几根头发的地板立刻变得干干净净。
  踮着脚从床上扒拉下两床被子,分出哪个是垫被那个是盖身上的,撅着小屁|股自己就把地铺打好了。
  铺好被子,钻进了被窝,从外面看只能看到殇泽一头毛茸茸的黑发。
  辞小歌从浴室出来就注意到了地上隆起的一个小包,气得她又想揍殇泽屁|股了,这破孩子,敢情刚才跟他说的话都跟空气说了啊,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走过去想要把殇泽从地上抱到床上去,手指刚刚碰到被子,殇泽就睁开了眼,红润的小|嘴吐出来的字刺激这辞小歌体内的暴躁因子,“你睡床,我睡地板。我是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女人睡在地上。”
  “男人个鬼,你就是个小娃娃,毛都没长齐呢,英雄救美什么的等你长大了再说。”辞小歌果断掀开殇泽的被子,把人拎到床上塞进被窝,殇泽还想挣扎,就被辞小歌按住了,怕辞小歌受伤,殇泽没敢太用力,最后还是被辞小歌按在被子里动弹不得。
  “等你长大了再想着睡地板吧!不和你闹了,明天早上还得早起,我得睡觉去了。”辞小歌见殇泽安静了,掩嘴打了个哈欠,躺到殇泽之前睡的地方,没一会就睡着了。
  殇泽趴在床上看着辞小歌的睡脸,一会儿又看向自己的小手,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什么叫毛都没长齐,他已经长齐很久了好嘛!只不过最近出了点意外而已。
  等到辞小歌陷入深度睡眠后,殇泽伸手招了招,辞小歌的身体从地上缓缓升起,殇泽把被子拉开,辞小歌便自动钻进被子里。
  第二天早上,辞小歌被殇泽叫醒。
  “小歌,起床了,你要迟到了。”
  辞小歌朦朦胧胧的听到这句话,过了几秒脸上被什么东西冰了一下,冰冷的凉意让辞小歌迷糊的神智立刻清醒了,身体从床上弹了起来,“几点了!”
  殇泽淡淡的收回自己的手,“七点。”
  “卧槽!昨晚上忘记设闹钟了。”辞小歌从床上蹦了下去,冲进洗手间。
  一通洗漱后又冲了出来,看了眼穿戴整齐的殇泽,把人往客厅一推,关上房门开始换衣服。
  “殇泽,你在家里等我啊,我去上班了,乖乖的!”辞小歌急匆匆说完这句话,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殇泽看着紧闭的大门撇嘴,他敢肯定辞小歌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是从床上起来的,还有谁说要在家乖乖等她回来的。
  辞小歌出门半个小时后,殇泽穿上小鞋子,打开门自己出门了。
  那家面包店昨天辞小歌指给他看了,以他的智商当然能找到。
  殇泽迈着自己的小短腿一步步的下了楼梯,当他爬完五楼的楼梯,出门望了眼蓝天,所以说他讨厌白天讨厌太阳,要是晚上的话他就能直接从阳台上跳下去了,哪用得着一步一步的走楼梯。
  殇泽这么讨厌走楼梯主要是阶梯的高度对他的小短腿来说有点高,迈不开腿。嗯,通俗的说就是楼梯对他来说有点扯蛋。
  殇泽顺着记忆中的路走去,途中还碰到好心人问他是不是跟家人走散了,殇泽仰着头乖乖回答自己是去找姐姐的,姐姐工作的地方就在面前。
  当然一路上他也在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这里离面包店不远,他得好好查查附近的情况,不能让任何潜在的危险威胁到辞小歌。
  当辞小歌透过玻璃看到窗外的殇泽时,眼睛差点没从眼眶中瞪出来,殇泽怎么会在这里!
  店里这个时候没多少人,辞小歌跑到店外,一把抓住了殇泽的手,不想被殇泽躲开,只抓住了他的衣袖,“不是让你在家呆着吗?”
  “我不放心你。”殇泽不想辞小歌碰到自己的手,怕辞小歌发现自己不正常的体温。
  辞小歌深呼吸,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我就在这儿工作,有什么不好放心的?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你一个人从家里走过来,有多危险知不知道?过马路什么的我就不说了,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小孩被人贩子拐走吗?昨晚还说答应我不做危险的事,今天一起床就忘了吗?”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