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32章 倪晴晴闪瞎人的背景

  辅导员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自然知道林焱南的身份背景,见他这么说也不好太过坚持,再怎么说林焱南也算是林静依的家长了。让林焱南注意一下林静依最近的情绪问题,希望她对同学能团结友爱。
  不管辅导员说什么,林焱南都点头应下,在最后感谢了辅导员对自己妹妹的关心关爱便结束了这场对话。
  在离开学校之前,林焱南去了一趟教室,本想找林静依警告她几句话的。
  谁知道林静依看出了林焱南的打算,硬是拉上了一旁的倪晴晴。
  倪晴晴在这学期开学前和林焱南定下了婚约,虽然只是口头婚约还没有举行订婚仪式,但在A市上层圈子中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她本人对这桩婚事并不满意,可惜抵不过家里人的安排。
  倪晴晴的家庭背景看上去或许没有林焱南和林静依看着这么有钱,她的父亲是中心医院的医生,母亲是个有名的画家,看上去只是个稍微富裕点的家庭,甚少有人知道倪晴晴的母亲出自哪个家族。
  倪晴晴的母亲乔曼,J城乔家乔老爷子最小的女儿,一直都是乔家的掌上明珠,上面有三个哥哥。大哥目前是J城的副市长,离市长的位置只差半步,二哥是最高人民法院的检察长,三哥则是少将,而乔家老爷子是个跺跺脚都能造成全国震荡的人,现在住在大院中,不管出入什么场合身后都跟着一个勤务兵。
  这也是为什么林焱南会和倪晴晴订婚的原因。
  林家在商场上想要再进一步,必须得搭上更大的船,而倪晴晴就是搭上这艘船的船票。
  同样的,倪晴晴的父亲看上了林氏在A市的影响力,毕竟J城离A市还是有点距离的,有些小事让乔家的人出手,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而且身居高位更要谨言慎行。
  林焱南是什么人,A市上层圈子中谁不知道,鼎鼎有名的花花公子,参加各种宴会,从来没见他带相同的女伴出场过,想当初林焱南订婚的消息可是让不少人跌破眼镜了。
  倪晴晴从来都不喜欢林焱南,只是来自父母的压力,让她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安排。
  被林静依硬拉着对上林焱南,倪晴晴连最基本的微笑都维持不住。
  而林焱南的视线也只是在自己这个未婚妻身上停留了一秒,很快就移到了林静依的身上,“林静依,在学校你给我安分一点,还有别再去招惹辞小歌。”
  “哥!”林静依没想到在倪晴晴面前林焱南竟然一点都不收敛自己的心思,担忧的往倪晴晴身上瞥了一眼。
  倪晴晴像是没看到他们兄妹两之间的互动,眼神平静的看向走廊外。
  见到林焱南不耐的神色,林静依很快住嘴,林焱南这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等他和林静依说完话,再次转头望向倪晴晴,开口道:“晴晴,今晚有空吗?咱们一起吃饭如何?”
  倪晴晴眼中闪过几丝嘲讽,当她没听出来刚才他话里的意思吗?这算什么,左右逢源?不好意思,她没工夫奉陪。
  “真不巧,晚上我妈妈从美国回来,恐怕不能赴约了。”倪晴晴不算说谎,今晚她妈妈的确从国外回来。
  “看来是我没算准时间。”林焱南语气中带着淡淡的遗憾,不过很快被有礼的微笑代替,“代我向伯母问好。”
  倪晴晴嘴角上扬,弧度标准,有礼而疏离,“会的。”
  这场不冷不热的对话到此结束。
  等回到教室后,林静依还在纠结着要不要跟倪晴晴说她哥和辞小歌的事,想来想去最后咬咬牙,还是把事情藏进了自己心里。
  林静依心里安慰着自己,他哥现在还没出手呢,说不定过两天就对辞小歌没兴趣了,还是不要告诉晴晴了,免得让晴晴烦恼。
  说到底林静依还是怕自己乱说话惹怒了林焱南,林焱南生气了肯定会把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告诉爸妈的,那她的零花钱就要没有了。
  辞小歌在哀悼了自己的钱包后,放学后还是义无反顾的杀进了商场给殇泽买衣服鞋子。
  连比带划的比出了殇泽大概的身高,辞小歌总算买好了衣服,至于鞋子嘛,先买了一双棉拖鞋,到时候带殇泽出来了再给他买双合脚的。
  今天是周五,下午没课,辞小歌顺便去学校附近的小店看了看有没有招兼职的。
  进了几家店了解情况,最后选定了一家面包店。
  这家面包店平时有一个全职的店员,现在还需要招两个兼职的,比较轻松,而且下班时间比别的地方早,大概八点半左右辞小歌就能走了,工作轻松,相应的工资就会少一些,不过为了多些时间照顾殇泽,工资少点就少点吧。
  讲定工资后,辞小歌便和老板道别了,老板让她明天过来报道。
  提着几个大袋子,辞小歌回到了家,进门后习惯性地喊了一声殇泽,转头看到殇泽坐在沙发上,她才猛然想起殇泽已经不是那个不会说话的小家伙了。
  提着袋子走到殇泽身边,辞小歌看着他的侧脸酝酿了半天,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殇泽,上午都干了什么?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太无聊了?”
  辞小歌没看见电视被打开了,而且殇泽做的位置和早上的一模一样,似乎他坐在那里就没挪动过位置。
  “坐着,没事,不无聊。”殇泽简短地回答了辞小歌的问题,又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中。
  看着呆呆愣愣的殇泽,辞小歌拿出了袋子里的衣服,“别发呆了,快过来试试,看看尺码合不合适,要是不合适,我还得拿回去换。”
  殇泽看了眼辞小歌手中的衣服,放下思考了一个上午都没有头绪的问题,“不怕我明天又长大了吗?”殇泽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成这个模样,但是他有预感,这个模样应该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辞小歌拿着衣服的手一顿,忽然举得殇泽说的话好像有点道理,想了想把心里冒出来的那点想法给拍了回去,“那也得穿衣服啊,难道你要||裸||奔吗?”好吧,刚才辞小歌就想着要不让殇泽|裸|奔算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