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焱南听了辞小歌的话,温和一笑,“是我疏忽,没看仔细。”
  “哥!”林静依没想到自己的哥哥会突然站出来,看着林焱南对辞小歌释放着善意,林静依不爽了。
  林焱南看了林静依一眼,林静依从那眼神中读到了潜藏着的警告。
  这次学校的事还需要林焱南帮林静依在父母面前顶着,如果林静依敢不听话,林焱南绝对会潇洒的抽身而去,不管林静依的死活。
  在林焱南的眼神下,林静依只能安静的缩在一边,看着她哥对着那个该死的女人微笑。
  辞小歌现在只想回家,强忍不耐,冷淡地开口:“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我还有事。”
  林焱南绅士地退开半步,微微躬身,做出一个请慢走的动作。
  看着辞小歌远去的背影,林静依免不了对林焱南抱怨,“哥!就是这女人把我害成现在这样,你怎么能跟她说话!”看到自己哥哥对辞小歌和颜悦色的样子,林静依心里跟堵了一团什么东西似的,气得呼吸不畅。
  林焱南同样看着辞小歌的背影,嘴角微微一勾,眼神带着狩猎的光芒,“急什么,哥有说不帮你报仇吗?”
  林静依看着林焱南脸上熟悉的神情,她很清楚这样的表情代表着什么,心中大急,伸手拽住了林焱南的衣袖,“哥,你可是跟晴晴订婚了的!别乱玩了!”
  林焱南淡淡的扫了林静依一眼,直接越过她走向自己的红色跑车。
  林静依气得在原地直跺脚,最后不情不愿的跟着上了车。
  辞小歌并不知道自己成为了林焱南的目标,也不知道她已经成了林静依眼中钉。
  提着一堆东西,单手抱着殇泽上了五楼,进了屋,辞小歌把东西放在茶几上,抱着殇泽瘫倒在沙发上。
  累死她了,两只胳膊酸的不行。
  回想自己从菜市场出来发生的事情,辞小歌真是觉得背到家了。
  这难道就是乐极生悲?
  差点被车撞了不算,还被一脑残缠上。
  过了一会儿,辞小歌总觉得太过安静了,转脸看向旁边的殇泽,发现殇泽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戳了戳殇泽的小脸,自言自语道:“怎么这会儿睡着了?难道太累了吗?”
  辞小歌把殇泽抱到卧室,放到床上用被子盖好,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殇泽离开她怀里的这么会儿功夫,她总觉得他的体温似乎下降了不少。
  伸手摸摸殇泽的额头,确定他没有生病发烧,她才离开房间。
  去了趟菜市场,又在路上耽搁了些许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她得准备晚饭。
  一个炒菠菜,一个猪肝汤,晚饭解决。
  给殇泽泡好牛奶,倒进保温杯里保温,辞小歌坐到电脑面前,开始自己的每日任务,码字。
  直到辞小歌关上电脑,洗漱完毕都没见殇泽从睡梦中醒来。
  辞小歌怕殇泽半夜肚子饿,愣是把殇泽推醒了,半哄半骗的喂殇泽喝下了半杯的牛奶。
  殇泽眯着眼睛靠在辞小歌怀中,眼睛直往辞小歌脖子上瞄,一边将口中的牛奶想象成鲜血的味道。
  本来还想给辞小歌好好补补,但是现在看来似乎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咽下口中的牛奶,殇泽拒绝了辞小歌的喂食,侧头闭上眼睛。
  辞小歌见状关灯钻进了被窝,没过多久变沉沉睡去。
  待辞小歌沉睡后,殇泽睁开眼,熟练的在辞小歌的脖子上咬开一个伤口,深深的吮吸了一口。
  温热的血,顺着他的食道留下,滋润着他干涸的身体。
  殇泽差点迷失在血液的芳香中,又吸了一口血,才从迷醉中清醒。
  强忍着内心的渴望,靠在辞小歌身上,殇泽的身体微微发颤,过了许久才平静下来,处理好了辞小歌的伤口。
  有人想方设法的想要他的性命,想要伤害辞小歌,他没有时间慢慢从辞小歌身上取血了,虽然她的血对他来说格外的有诱|惑力。
  殇泽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滑下床,打开通往阳台的玻璃门,站在阳台护栏的边缘,肉肉的小脚在地上轻轻一点,直接越过了护栏,稳稳地踩在了护栏之上。
  夜晚的凉风吹乱了殇泽柔|软蓬松的黑发,殇泽闭上眼嗅了嗅鼻子。
  忽然微阖的双眼睁开,睁眼的瞬间猩红的光从瞳仁中一闪而逝,目光紧紧锁定一个方向,殇泽的嘴角轻轻勾起,他似乎发现了一个好地方。
  定定地盯着那个方向看了几秒钟,倏然,殇泽身体前倾,身子直直的从护栏上掉了下去。
  呼啸的风从耳边穿过,卷过他的头发,冰凉的空气顺着他的鼻腔钻进他的肺部,这一切仿佛点亮了殇泽心中的火。
  他似乎明白了自己有什么能力,该如何运用。
  五楼的高度,十五米的距离,对殇泽来说不过几秒钟的事情。
  在即将到底地面之时,殇泽的脚下似乎有一团气流拖着他的身体,轻飘飘的落地,没有带起一丝尘土。
  落地站定,殇泽锁定方向,身体微微往前倾,双脚在地上一蹬,一道残影在空中划过,定睛看去,殇泽已在十几米外。
  殇泽的速度很快,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就看到了代表医院的红色十字架。
  殇泽的目标正是医院血库,他需要大量的鲜血,医院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
  谨慎地避开各种摄像头,躲过值班的护士,殇泽灵巧的穿梭在医院楼层之间,根据鼻子的指引找到了整个医院鲜血味最为浓郁的地方。
  殇泽站在紧闭的大门之前,眼睛微闭,身形逐渐变淡,到最后完全失去了踪影。
  等殇泽睁开眼,他已经站在了血库之中。
  **********************
  早上,辞小歌在闹铃声中从被窝里爬了起来,眼睛迷迷糊糊的半眯着,抬手往旁边的被窝摸去,谁知伸手摸了个空,冰凉的被窝早就没了殇泽的人影。
  辞小歌立刻清醒了,“殇泽!”环顾四周,没发现殇泽的身影。
  辞小歌大急,跳下床光着脚跑向客厅,刚刚跑到房间门口却急急地顿住脚步。
  看着客厅沙发上端坐的人,辞小歌怔住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