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26章 是我家的宝宝!

  辞小歌脑门上挂下一道黑线,带他去广场,不去,带他去学校,不去,怎么喜欢去菜市场呢?难道这破孩子以后是往家庭煮夫方面发展的?
  “你去菜市场干嘛?”辞小歌伸手弹了下殇泽的脑门,破孩子,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去!”殇泽执拗的仰着头,重复着刚才的话。
  “我下午从学校那边直接去菜市场,你跟我一块儿去学校,放学了我们直接过去,要不然你就待家里吧。”辞小歌笑得幸灾乐祸,给殇泽出了个选择题。
  殇泽抿着唇,蹙着眉,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小手却是抓住了辞小歌的衣角。
  辞小歌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她特喜欢看殇泽不情愿又不得不答应的模样了。
  还没等辞小歌高兴多久,殇泽收回了手,转头继续看着自己的电视,仿佛刚才委屈巴巴的小孩儿不是他一般。
  辞小歌挑了挑眉,欣赏着殇泽快速变脸表演,在殇泽即将冷脸之前闪身躲进了厨房。
  吃完午饭,躲在沙发上盯着墙上的挂钟,辞小歌心里掐着时间。
  经过上午的论坛事件,好不容易冷却几分的吉祥物热度又要升温了。为了不让自己进校门的时候遇到什么困难,辞小歌决定将踩点进教室这一重要方针贯彻到底。
  掐着时间,辞小歌背上背包,抱起殇泽,把电视关了,出门。动作一气呵成。
  然而辞小歌低估了吃瓜群众们的尿性。
  一进校门,辞小歌后背汗毛一竖,心里警报拉响。
  这尼玛学校门口都要被堵严实了,要不是保安大叔尽忠职守,辞小歌指不定都找不到校门在哪儿。
  吃瓜群众们,你们难道不用上课吗?你们这么嚣张,你们的老师知道吗?
  辞小歌心里疯狂的吐槽,脚下的动作一点不慢,警报拉响的瞬间,她就已经开启了飞奔模式,抱着殇泽风一般的从围观群众的缝隙中挤出,往教室狂奔而去。
  来人呐!护驾!!
  辞小歌跑得连背包带子滑到手臂弯都没时间管,而殇泽趴在辞小歌的肩膀上,冷眼看着身后追着他们的人,那张脸,那叫一个臭啊。
  结果就这样还吸引了身后的人掏出手机,冲着殇泽咔嚓咔嚓一顿猛拍,并且时不时伴有“好萌好萌”的奇怪声音。
  伴随着上课铃声,辞小歌跑到了自己教室门口,这会后面追着的人才散去。
  辞小歌苦着张脸,幽怨的瞅了殇泽一眼,“泽啊,你咋这么受欢迎呢?”
  殇泽挑眉,扔给辞小歌一个眼神,将中午辞小歌的幸灾乐祸学了个十成十。
  辞小歌嘴角抽搐,这死孩子!要是刚才那眼神她没理解错的话,殇泽说的是,怪我咯?
  不怪你怪谁!
  辞小歌猫着腰从后门摸进了班级,找到了纯纯她们坐着的地方,坐到给自己留的空位上。
  “啊啊啊!我家宝宝!”
  辞小歌屁|股刚挨着凳子,耳朵就受到了荼毒。
  顾不得塞住自己的耳朵,辞小歌伸手一手捂住了纯纯的嘴|巴,压着声音说道:“你给我小声点!没看我跟做贼似的嘛!还有,这是我家宝宝!”
  纯纯只有上半张脸露在外面,一双眼睛亮的惊人,听到辞小歌的话忙不迭点头,双手已经摸上了殇泽的脑袋和脸颊。
  辞小歌满意的放下手,小瑜凉凉的开口道:“已经迟了。”
  子悦在一旁补刀:“就纯纯那一嗓子,还没到教室的老师估计都听到了。”
  辞小歌抬头,看着全班的视线往自己这里汇聚,不禁虎躯一震,泪流满面,她能不能中途请假?
  纯纯自知自己惹事了,用手做了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低头专心逗殇泽去了,转头再看看小瑜跟子悦,两人抱着手机聊八卦聊得正嗨,将辞小歌求助的视线直接过滤。
  交友不慎!
  辞小歌能预见四十五分钟后,自己独自面对猛烈炮火的场面了。
  将惨痛的心情收拾好,辞小歌决定把握这最后四十五分钟,好好学习!
  很不负责的把殇泽塞给纯纯,辞小歌专心地在书上划着重点。
  殇泽全程僵着身子坐在纯纯的大|腿上,小身板挺得直直的,除了小屁屁,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地方是挨着纯纯的。
  殇泽那忍耐的眼神被辞小歌给略过了,他又不会像别的孩子那样大吵大闹,结果就这么在纯纯怀里坐了一整节课,端坐的姿势那个叫标准,让纯纯叹为观止,还以为是辞小歌训练的结果,给殇泽拍了许多照片。
  下课铃声一响,殇泽就坐不住了,伸手拉着辞小歌的衣袖,探着身子往辞小歌怀里钻。
  原来这孩子还记着辞小歌说的,上课不能哭不能闹呢。
  在纯纯诧异的目光下,殇泽靠进辞小歌怀里,身子软的跟没骨头似的,刚才那样坐着累死他了。
  “宝宝还挑怀抱呢?”看到殇泽的区别对待,纯纯一点没生气,反而觉得好玩。
  辞小歌不知道课上发生了什么事,摸着殇泽柔|软的头发,侧头看向纯纯,“什么啊?”
  子悦也不玩手机了,从纯纯身边探出个脑袋,“你家宝宝在纯纯怀里坐得跟罚站似的,我们以为他平时就是这么坐的,结果到你怀里就成一滩烂泥了。”
  听到这形容,辞小歌无语的眨了眨眼,还没等辞小歌说话,纯纯不干了,转头等着子悦,“什么叫一滩烂泥,你才一滩烂泥!”
  对上脑残粉,子悦举双手投降,“是是是,我烂泥我烂泥,我先走了,你们俩顶住!”说完以后拉着一旁的小瑜飞快的蹿了出去。
  不等纯纯说话,她和辞小歌身边眨眼间没了缝隙,真的是连道缝儿都没有了。
  “小歌小歌,让我看眼宝宝啊!”
  “我也要我也要,我远远地看了一节课,上课都没好好听。”
  “诶诶,别挤别挤,谁踩着我脚了!”
  一个女人等于五十只鸭子,据目测,现在辞小歌和殇泽身边起码围了七百五十只鸭子。
  快来人呐!把这群疯女人拖走!要不然来个人把她从这群疯女人中拖走也成。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