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19章 她才不要当受气包!

  辞小歌缩在凳子上,被姚凌一顿教育,知道现在不是自己躲起来的时候。
  理了理思绪,点开论坛,点击我要发帖,洋洋洒洒写下一大段话。先是说明了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然后又假设如果她真有私生子,那她是怎样怀胎十月不被人发现,偷偷生下的他呢?最后提出了现在网络流言的恐怖,一件没有证据的事情竟然就能这么不负责任的说出口并且挂到网上,她希望各位网友不要人云亦云,以谣言止于智者这句话最为最后的结尾。将一个深受网络谣言迫害的少女形象刻画的入木三分。
  姚凌目睹了辞小歌打字的整个过程,看着她把自己说的都准备跳楼自杀以证清白了,憋了半天忍不住开口道:“你这么写会不会太夸张了?”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辞小歌除了一开始眼角稍微红了一些外,其他时间照样跟他聊天打屁,没见半点影响。
  辞小歌白了姚凌一眼,“知不知道有种修辞手法叫夸张?我不把自己说的惨点怎么凸显出背后那个人的恶毒!”轻哼一声,毫不犹豫地点下发布。
  在林静依发的那篇帖子被黑后,论坛上又出现了不少讨论帖,而辞小歌这篇帖子一出,再姚凌的作用下直接挂到最顶端。
  帖子的题目叫做,来自一大二女生的内心独白——传说中的私生子门的主角。
  置顶后活跃在论坛的吃瓜群众们第一时间发现了,刚刚发出去两分钟,浏览人数已达五百人,评论已经噌噌噌刷出来十几条了。
  辞小歌看到那一排排的火钳刘明、前排默默关掉了网页,网页的消息提示音叮叮咚咚的太销魂。
  “不打算看看事情走向?”姚琳见辞小歌的动作不由出声问道。
  “有什么好看的,我已经给出了解释,我相信有智商的人应该都能看懂。剩下那些脑残的我也跟他们说不明白,何必多费口舌?”再说不都说了谣言止于智者吗?要是有人愿意当脑残她还要把人拉开啊。
  “我晚饭还没吃,先去烧点东西吃。”辞小歌冲着姚凌挥挥手,离开了房间。
  姚凌见辞小歌走了,也就撤了视频窗口,趁着辞小歌烧饭这段时间,他给辞小歌准备个礼物好了。姚凌盯着屏幕的眼睛泛起一道精光,嘴角一侧微挑,笑容中似乎夹杂着一丝不屑,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移动。
  辞小歌这篇帖子一出,那个背后的发帖人肯定闲不住,只要敢冒头,他就能把人找出来。
  辞小歌出了房间,并没有去做晚饭,而是靠坐在沙发上,目无焦距的看着电视屏幕。
  这一个星期,她过得真是精彩啊。每天活得都跟小说里似的,出现了一个非得跟着她的奶娃娃,而这个奶娃娃身世离奇,暗处有一帮想要伤害他的黑暗势力,现在她更是托这奶娃娃的福,在论坛上红了一回。
  辞小歌觉得自己就是个受气包,好像一直在忍受别人强加给她的东西。殇泽是,那些警告也是,还有毫无证据随意往她身上泼污水的帖子也是,凭什么她要受这些气?为什么她要是那个一直忍耐的人!?
  辞小歌看着电视屏幕的眼睛中燃起了两簇小火苗,她受够了忍耐!真当她是好欺负的?殇泽她不交出去又怎样?继续装神弄鬼的吓唬她啊,她倒要看看那些东西要怎么带她下地狱,还有发帖子的人,别让她知道是谁!
  辞小歌收拾好心情,走进房间,看到还在昏睡的殇泽,内心的愧疚险些将她淹没,她怨威胁她的人,讨厌发帖子的人,却对硬要跟着她的殇泽讨厌不起来,即使见识过他狠辣的一面,她也讨厌不起来,对殇泽她只有愧疚。
  要不是她,殇泽应该不会陷入这样的沉睡吧?
  辞小歌虽然不清楚殇泽一直沉睡的原因,但隐约能猜到一些。
  给殇泽掖好被子,辞小歌坐回了电脑面前,刚刚动了下鼠标,姚凌的对话框又蹦了出来。
  有惊喜!
  看着三个加大加黑的字,辞小歌一头雾水,什么鬼?
  姚凌很快又发过来一句话,“想知道是谁对你下黑手吗?”
  辞小歌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双手敲击键盘,“你知道?”
  “哼哼哼,在网络上还有我不知道的事吗?”姚凌回答的十分欠揍。
  辞小歌直奔重点,“谁?”
  姚凌也不吊辞小歌胃口,“你们系的,你们隔壁帮的,叫林静依的。”
  论坛注册账号需用输入手机号码获取验证码,林静依为了方便用的是自己的手机号码,只要姚凌进入学校档案后台查一查就能查出来这是谁的手机号。
  “这是谁?”辞小歌拧着眉在自己脑子中的资料库中搜索一番,最后茫然问道。她不认识这一号人啊。
  如果林静依知道辞小歌说了这句话,肯定会吐血三升。她把辞小歌当敌人,辞小歌把她当路人。
  姚凌一头磕在了电脑桌上,“我说大姐,人家对你都这么敌意满满了,闹了半天你竟然连这人是谁都不知道?”要是这会还在视频聊天的话,辞小歌就能看到姚凌脸上写着“你在逗我”这几个大字。
  辞小歌摇头,知道个毛线,她是哪种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认识的人嘛。
  把人找出来,姚凌的任务算完成了,跟辞小歌说了一声就不见人影了。
  辞小歌习惯了姚凌的神出鬼没,没在意,继续抵着额头想问题。睡了一天的殇泽终于有了动静,当辞小歌听到身后传来打哈欠的声音,立刻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跑到了床边。
  看着殇泽抓着自己那一头乱翘的头发,水润润的眼睛蒙着一层雾,辞小歌想到昨晚自己竟然把这么乖这么可爱的孩子扔到门外,简直太禽|兽了,弯腰把殇泽连人带被子抱进怀里,用脸蹭了蹭殇泽的头发,“殇泽,你睡了一天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肚子饿吗?要不要喝牛奶?”
  因为对殇泽的内疚,辞小歌对殇泽特别关心,嘘寒问暖,毫不怀疑现在只要殇泽开口,下一秒他要的东西辞小歌就会双手奉上。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