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16章 死相凄惨的黑猫

  在辞小歌快要忍不住打开门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墙壁上的字正在一点点消失。
  辞小歌揉了揉眼睛,努力瞪大双眼。
  字真的在消失,她没有看错!
  鲜红的字像是在被一块隐形的橡皮擦擦去,一个笔画一个笔画的消失了,到最后只剩下光洁的墙壁,仿佛刚才那三行字从来没出现过。
  而就在这时,拍门的声音也停止了。
  辞小歌心头一突,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听看外面发生了什么,她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撞到墙壁上的声音了。
  正在她努力辨认的时候,忽然啪的一声,门板震动了一下,辞小歌忽然的响声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这声音像是什么东西撞到了门上。
  这会儿,辞小歌顾不上害怕,整个人趴在门上,从猫眼里看着门外的情况。之前辞小歌怕从猫眼里看到眼睛什么的,一直没敢往里看。
  她趴在门上看了好一会儿,什么都没看见,要是还能听见砰砰的声音,她都以为外面没人了,又过了一会儿,她看到了一只蝙蝠从下往上飞去,看样子似乎是被人拍飞的。
  蝙蝠?又是上次那群蝙蝠吗?不对,还有喵喵叫的声音呢。
  辞小歌庆幸,还好隔壁没人住,要不然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打投诉电话了。
  一边瞎想着,一边手已经握在了门把上,辞小歌跟被火烫到一样,猛地缩回了手。
  不行不行,不能开门,她得忍住。
  在一阵凄厉的猫叫之后,整个世界恢复了平静,辞小歌把使劲把耳朵贴在门上都没听见声音,过了一分钟依旧没有任何声音,最终辞小歌还是没忍住,打开了大门。
  当她开门看到外面的瞬间,她就后悔了。
  冒着黑烟的蝙蝠躺了一地,还有一只被撕成两半的黑猫,血淋淋地躺在地上,鲜血洒了一地,肠子内脏也洒了一地。
  “呃,呃……”辞小歌扶着门框干呕,手比脑子更快,砰地一下把门甩上。
  血腥的一幕让辞小歌忘记思考殇泽去哪儿了,然而等她回过身,整个人呆立在原地。
  殇泽,在她面前坐着的那个人是殇泽。
  辞小歌看着殇泽沾满鲜血的双手,连干呕都忘记了。
  她似乎从来没看清过殇泽,殇泽或许没有看起来的那么需要保护。
  殇泽此时的眼神跟辞小歌把他扔到警察局和孤儿院的时候一模一样,冰冷的看不见一丝人气。
  在殇泽充满压力的目光下,辞小歌结结巴巴的开口了,“我、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我实在是,太、太、太害怕了,对不起。”辞小歌九十度鞠躬跟殇泽道歉。
  而殇泽从辞小歌身上转开视线,转身抽了几张茶几上放着的抽纸,慢条斯理地将自己手上的鲜血一点点抹净。
  辞小歌久久没听见殇泽的声音,直起身子看了殇泽一眼,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而沙发边落着几张沾满血的纸巾。
  摄于殇泽之前的威压,辞小歌不敢靠近殇泽,只能绕道走到房间,拿起扫把和畚斗,准备趁夜把门口的一地尸体给清理掉。
  等她开门后发现地上干干净净,别说死猫的尸体和一地的内脏了,就连一滴血滴都没发现,好似刚才是辞小歌的幻觉一般。
  “怎么回事?”辞小歌挠着脑袋把门关上,转头打算把扫把放回原地,眼睛瞥到被殇泽扔在地上的纸巾,看着上面的血红,她停下了脚步。
  原来不是自己的幻觉,刚才那一幕是真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地的尸体它自己消失了。
  辞小歌轻手轻脚的收拾掉地上在纸巾,小心地给沉睡中的殇泽盖上被子。
  好吧,她没能让殇泽离开自己,而且好像还得罪了殇泽啊。
  这算不算是两边不讨好,里外不是人?
  辞小歌现在很头疼,十分头疼。这算是个什么事?要是那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再找上她,怎么办?就殇泽凶神恶煞的样子,她也不敢凑上去啊。
  没错,她就是欺软怕硬。
  满手鲜血的殇泽太恐怖了!
  辞小歌没心情吃饭了,随意的洗了洗,然后就躺在床上躺尸。
  殇泽到底招惹了何方神圣,明天殇泽会不会找她算账,她要怎样才能在夹缝中求生存……辞小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进入了梦乡。在梦里辞小歌也紧紧皱着眉,看来她睡的并不好。
  第二天一早,辞小歌顶着鸡窝头从床上爬起来,两眼无神的看着墙壁,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昨晚上她做梦被蝙蝠和黑猫追了一晚上,那猫边跑还边漏肠子。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遇到个人了,辞小歌没看清楚那人的脸,只知道是个个子很高的男人,一头黑发,手里拿着一把细长的长剑,唰唰唰几下就把她身后的蝙蝠和黑猫解决了。
  辞小歌揉了揉酸痛的肌肉,往卫生间走去。
  一会儿上学要不要带殇泽呢?还是带着吧,万一殇泽生气了就不好了。
  辞小歌内心忐忑,快速洗漱完毕,换上衣服,走到客厅。
  蹑手蹑脚地靠近沙发,探着脑袋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殇泽,貌似正在睡着。
  人家在睡觉,还是不要打扰别人了吧。辞小歌很体贴的想到,整理好背包,辞小歌轻轻关上了门。
  等到中午的时候她在回来看看,现在先让殇泽睡着吧。
  反正辞小歌是不会承认自己心虚了的。
  拿着钥匙尽量不发出声音的把门关上,辞小歌上课去了。
  今天没有带殇泽,辞小歌也没能好好听课,经常忍不住开小差,一会儿想着殇泽醒了没有,一会儿想着殇泽会不会生气拆家,一会儿又想到昨晚那只猫的惨死的样子,总之辞小歌觉得自己快疯了。
  到了课间辞小歌的好朋友小瑜戳了戳她的手臂,“鸽子,看你一脸困得不行的样子,干吗?昨晚做贼去了?”
  辞小歌摆摆手,“在梦里跑了一个晚上,你说呢。我先眯个十分钟,上课叫我啊。”说完辞小歌就趴到了桌子上。
  就这样熬过了三个课间,辞小歌拿起背包冲出了教室,对于小瑜一起吃午饭的邀请说了声抱歉,她必须得回去看看情况。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