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15章 血色警告

  辞小歌抬手抓起殇泽的手,小手带来的温凉温度让她心里安定了一些。
  抱起殇泽,辞小歌小心翼翼的往浴室门口靠近。
  她要去一探究竟,镜子上到底写了什么。
  如果没有字,刚才的那一幕她能安慰自己一切都是幻觉,如果镜子上有字,那她得考虑一下是不是得再去一趟灵山寺求个平安符。
  一步步挪到浴室门口,透过房间的灯光,辞小歌隐约看到了镜子上鲜红的字。
  有字,真的有字!
  伸手按下浴室灯的开关,之前点不亮的灯这会儿倒是立马亮了。
  辞小歌成功地看到了镜子上的字。
  上面写着:离开那个孩子,否则等着下地狱吧!
  鲜红的颜色在白色的灯光下更显得触目惊心,看着顺着镜子蜿蜒而下痕迹,辞小歌的心跳又紊乱了,身子靠着墙壁,抱着殇泽的手稍稍松开了一点。
  有人,或者不是人的东西,要她手里的小孩。
  感受到辞小歌发颤的手臂,殇泽抬起头望向她,小手努力抬起,摸上辞小歌的脸。
  柔|软温凉的触感将辞小歌从恐怖的世界中唤回,对上殇泽关心的目光,辞小歌为自己刚才从心底窜起的想法感到羞愧。
  就在刚才,她竟然想着按照那两行字去做。
  辞小歌把殇泽放到地板上,逼着自己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的开光,双手捧起水泼到字迹未干的镜子上面。
  鲜红的字迹遇水后瞬间被冲淡,看着淡红的水顺着下水流下,辞小歌身体僵硬在原地。
  离得近了,她闻到了血腥味。
  这些字不是用颜料用油漆写的,而是……血。
  在这之前辞小歌还能骗自己这是个恶作剧,可是现在……
  粗重颤|抖的呼吸透露出了她内心的惊恐,随着呼吸的急|促,辞小歌转身跑出去浴室,浴室的门重重的在她身后关上。
  辞小歌躲到了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
  殇泽看着辞小歌一阵风似的从自己身边跑过,迈着小短腿跟在辞小歌身后,看着辞小歌跑到了床上,他也努力的抓着床单往上爬。
  辞小歌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她是被闹钟吵醒,睁开酸涩的眼睛,看到身边躺着的殇泽,辞小歌心里多了几丝挣扎,最终还是和昨天一样带着殇泽去了学校。
  这一整天下来,辞小歌都魂不守舍的,上课记得笔记也记得断断续续不完整。到了中午,她没有回家,而是在食堂打包了外卖带到了天台上吃,吃完午饭后再把保温杯里的牛奶喂给了殇泽,到了旁晚放学了,辞小歌也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在外面四处晃悠,直到快要天黑了才往家里走。
  昨晚的那件事情,让辞小歌一点都不想回家,要不是因为带着一个殇泽,她今晚都想随便找个地方住下了。
  带着百般的不情愿,辞小歌打开了家里的门。
  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开灯,等到灯光完全亮起紧绷的心弦才稍微松了一些。
  只是当辞小歌看到电视后面的墙壁上写着的两行字后,手里的钥匙掉到了地上。
  依旧是鲜红的字迹,一样的字句,未干的字迹顺着墙壁留下的蜿蜒痕迹都一模一样。
  辞小歌想要掉头往外跑,可是身后的门却无风自动,砰的一声关上了。
  随着门关上的声音,辞小歌的心也跟着一抖。在她惊惧的目光下,墙面上的字又有了新的变化。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在那两句话之后多了一行字出来。
  辞小歌靠着墙壁,缓缓滑坐到地上,双手抱膝,头埋在双臂之中。
  又是这句话,她到底惹上了什么东西?要怎样才能放过她!
  辞小歌觉得自己这几天来倒霉透了,先是莫名其妙的被小屁孩赖上了,接着就是钱包快要破产了,然后是差点被拆家,现在更是被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缠上,还有比她更倒霉的人吗?
  是不是只要按照墙上说的做了,它就不再缠着自己了?
  辞小歌不由自主的想到。
  殇泽对辞小歌来说只是一个被她捡到的小孩而已,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灵异的事情,她可以努力赚钱养他,但是现在涉及到自己的生命安全,辞小歌不得不慎重考虑。
  她的这条命是她爸爸妈妈豁出命来保护的,要说她最在乎最看重的是什么,那就是她的命。她的命不仅仅是自己的,还包括她的父母。
  之前就说过,辞小歌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那个时候辞小歌也在车上,车祸发生的时候她妈妈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她这才幸免于难。
  其实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记得,这些事还是一个很照顾她的警察蜀黍告诉她的,自从知道这件事后,辞小歌就将自己的小命列为了最高财产。
  如果身体不舒服,不管身上有没有钱,她都会去医院,过马路的时候,她会遵守交通规则……总之她不允许自己的生命有危险。
  除了这间房子,这条命是父母给她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
  辞小歌埋首想了很多,最后心里有了决定。
  不管怎么说,人总是自私的。
  在自己生命面前,殇泽是辞小歌可以割舍的一部分。
  虽然她心里会不安,会愧疚,但是辞小歌不会后悔。
  她会去想为什么那人一定要让殇泽离开自己,离开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是也只是想了一下,她就强迫自己从这样的思绪中脱离。这些事情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想的越多,她越会有负罪感。
  辞小歌从手臂中抬起头,看着坐在拖鞋上一直看着自己的殇泽,好不容易硬下的心被戳动了一下,硬生生转开视线回避殇泽的目光,伸手把他抱起,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对不起。”
  然后打开门,把殇泽放到了门外,在殇泽不解的目光下,辞小歌急急关上了门。
  她做不到把殇泽扔的远远的,这样也算是让殇泽离开了吧,辞小歌自欺欺人的想到。
  背靠着门,听着殇泽拍门的声音,辞小歌眼中闪过挣扎,好像有一只手揪着她的心来回拉扯。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