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14章 浴室惊魂

  辞小歌深呼吸又深呼吸,她怕自己忍不住跟殇泽拼个鱼死网破,调整好情绪,辞小歌目光柔和的看着殇泽,声音温柔:“殇泽,你最乖了。你看炒饭冷了就不好吃了,咱们不能浪费粮食是不是?”
  “唔……”殇泽手摸下巴,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
  机会来了!
  辞小歌眼睛一亮,抓准时机冲了过去,直奔炒饭。
  殇泽匆忙抬头,只可惜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辞小歌用双手困在了沙发之间,慌乱之间炒饭脱手砸在了地板上。
  “哐啷”一声,金属撞击地板的声音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辞小歌和殇泽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两人僵硬着身体没有动弹。
  过了两秒钟,房间里响起了辞小歌崩溃的尖叫:“啊啊啊!殇泽,你这小兔崽子,我一定要揍死你!”
  地上一只不锈钢的碗还在滴溜溜的打着转,碗里还沾着几粒饭粒,其他的饭全都一点不落的洒到了地板上和辞小歌的裤子和鞋子上。
  沙发套是不用洗了,不过她还是没保住她的晚饭,而且她得洗裤子洗鞋子,还有擦地板。
  辞小歌眼含热泪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泪顺着眼角哗哗淌下,这该死的熊孩子!
  杀气从辞小歌的眼中迸射而出,在她影子的笼罩下,殇泽的身子打了个颤,敏|感的察觉到辞小歌身上不善的气息。
  只是现在殇泽被辞小歌围困在自己的双臂中,想要脱离困境似乎有点困难。
  在辞小歌伸出自己的审判之手,准备把殇泽揪住然后狠狠揍他屁|股的时候,殇泽跑了。
  不能从正面突破,他就将突破口转移到了上方,在求生(?)的本能下,两只手抓着沙发的靠背噌噌两下爬了上去,贴着墙壁踩着沙发靠背,飞速的横向移动,活像一只奔跑的小螃蟹。
  “小混蛋!”辞小歌的鞋面上还躺着一滩米饭,为了不扩大战场,辞小歌只能看着殇泽灵活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他躲到了房门后面辞小歌看不到他了,她才收回视线。
  望了眼墙上的挂钟,得嘞,等她擦好地板洗完衣服和鞋子,她也就可以洗洗睡了,还看什么电视啊。
  认命的把地上裤子上的饭粒收拾掉,把脏裤子换下,然后拿了块抹布苦逼的蹲在地板上蘸着洗洁精抹地。
  辞小歌愁眉苦脸的在心里掰着手指头算,这是她第几次被殇泽气得快去见上帝了?怎么着也得有三次了吧,他们两个这才相处了几天啊?等到把殇泽拉扯到,她都要提早进入更年期了。
  不行,这样不行啊。她得找个熊孩子调|教课程才行,为了她的生命安全着想,她还不想被气到爆血管。
  辞小歌蹲到两腿发麻两眼发晕,终于把油乎乎的地板擦干净。
  站起身跺了跺发麻的双脚,把抹布洗干净晾到阳台上。地板清理干净了,接下来就是身上的裤子和拖鞋。
  辞小歌想着反正都是要洗衣服的,先把澡洗了,一会儿裤子连着换下来的衣服一起洗比较方便。
  想了想进了房间找出自己的睡衣,辞小歌伸手打开了浴室的灯。
  不知怎么的,浴室的灯似乎坏了,灯泡闪闪灭灭就是点不亮,惨白与黑暗交替,让着狭小的空间更显逼仄。
  明明灭灭的灯光,让辞小歌恍如置身于恐怖故事的场景中,她的目光控制不住的望向了墙壁的镜子,镜子里倒映着与她一模一样的人影,眼中布满恐惧与惊惶,忽然镜中的人身后闪烁着两点猩红的光。
  辞小歌感觉到自己的后脖子处一阵凉风吹过,毛孔颤栗,后脖子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下意识的想要远离镜子,脚步往后挪了一步,不想离那两点红光更近了。
  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辞小歌隐约看见了一个人的轮廓。
  “啊!”惨叫声穿过浴室的门,传进了殇泽的耳朵。
  “呀!歌?”殇泽疑惑的望向浴室方向,迈着两条小短腿往那边走去,伸手拍着浴室的门,嘴里模模糊糊含着辞小歌名字的最后一个字。
  当脸颊被冰冷的手摸上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放声尖叫。浴室里的灯光停下闪烁,灯光惨白昏暗,辞小歌瑟缩着身子躲在浴室靠门的角落,一手抱着自己的肩膀,一手摸上了浴室的门把手,她听到殇泽敲门的声音了。
  转动门把,手臂用力往外推,浴室的门纹丝不动。
  “开门啊!开门……”辞小歌崩溃的拍着门,喊叫的声音越来越低。她能感觉到身后有一具冰凉的身体正逐渐靠近她,那道彻骨的寒意从身后传来,恍如一只冰凉的手紧紧地扼住了她的咽喉,让她喉头发紧,发不出声音。
  门外的殇泽耳朵微微颤动,除了辞小歌的喊叫之外,他似乎还听到了别的声音。门上面附着着一层力量,这股力量让殇泽很不喜欢,厌恶的皱起眉头,手心红光聚拢,往门上一拍,红色的光随着殇泽的动作如波浪一般席卷了整扇门。
  辞小歌在里面一直不停的扳动把手,忽然门锁响动,一直打不开的门竟然开了。
  辞小歌跌跌撞撞的从浴室里跑出来,坐在床边,脑袋埋在手臂上趴在床上不敢回头。
  在门打开的瞬间,殇泽就已经躲到了旁边,这才没被门板拍到。看到辞小歌被吓惨了的模样,乖乖陪在辞小歌身边,学着辞小歌安抚她的样子,一下下轻拍着辞小歌的后背。
  对于殇泽的举动辞小歌一点感觉都没有,她的思绪还被困在浴室之中。
  刚才躲在角落的时候,镜子上似乎有字,只可惜她太过害怕,没仔细去看。
  辞小歌努力在脑子里回想,发现自己真的没有看见。
  她不敢走进浴室,可是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问,镜子上的字是什么,是什么。如果她想不出来,她知道她今晚就别想睡觉了。
  辞小歌趴在床上趴了二十多分钟,心里的恐惧才一点点退去,绵软的手脚总算恢复了力气。她从臂弯中抬起头,惊魂未定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看到明亮的白炽灯才觉得自己的心跳恢复了正常的跳动。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