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11章 带家属去上课

  没错,这个救了辞小歌一命,从蛋里出来的小屁孩是吸血鬼,而且是吸血鬼中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存在。不过那也是没变成小鬼头之前。现在这个小身板,随便从血族里来个人都能捏死他。
  那些个想要篡位的长老们也没讨到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殇泽从沉睡之地弄出来,又花了不少力气在他胸口凿开了洞,眼看着就要捏碎他的心脏了,结果剩下的保皇派赶来了,而殇泽则是在自己本源之力的保护下悄悄来到人界。
  现在血族因为失去了血皇正混乱着,所有血族分成了三派,保皇派、反动派,还有一个中立派,中立派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保皇派和反动派正在死掐中,都想弄死对方。
  两方人马都在搜寻着血皇,也就是现在这个躺在床上咬手指的家伙。
  昨晚上飞进辞小歌家的蝙蝠也不是什么普通蝙蝠,它们是那些反动派长老抽取自己一部分力量派出的爪牙,看殇泽现在退化成这样,以为自己能解决了他,谁知道他之前吸了辞小歌的血,身体内存了些许能量,不好对付。
  在殇泽全力一击后,那些蝙蝠也就歇菜了,加上被辞小歌那一击全垒打给吓着了,全部跑了。
  不过他们先一步保皇派找到殇泽算是占得先机,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辞小歌丝毫没有发觉自己惹上了什么祸害,正在地板缝儿中抠着奶粉,一边抠着奶粉一边碎碎念,把殇泽从头到尾骂了一遍心里才舒服了些。
  “咦,呀呀呀啊!”
  听到殇泽的召唤,辞小歌一个激灵,扔下抹布从地上蹦了起来,直奔卧室,边跑边喊,“大爷,你又想干啥啊?”
  进门发现殇泽正火急火燎的往床边怕,看样子辞小歌要不是进来的及时,他都能自己爬到地板上了。
  “怎么了?”辞小歌弄不懂他是要去哪儿,疑惑问了一句。
  “嘘!”殇泽伸手指了指卫生间方向,嘴里发出一个音。
  辞小歌瞬间明了,得嘞,这位小爷牛奶喝多了,想放水。
  等等,想尿尿?哎哟,赶紧的嘿!小孩儿膀胱容量不够,说不得等会就满出来了,她可别拖完地还得洗床单。
  手忙脚乱的把人抱到厕所,拎到马桶上方,撇过头,“呐,好了,赶紧尿。”
  虽然殇泽还小,虽然她这几天看过好几次了,但是吧,君子还是得讲究非礼勿视的呀。
  在一阵淅沥沥的声音过后,辞小歌把买纸尿裤这一事提上了日程。你说平时殇泽在家整天光溜溜的也不行啊,遛鸟不说万一真的哪天没憋住水漫金山了咋整?
  辞小歌拿上这几天日渐消瘦的小钱包出门了,嗯,买纸尿裤。
  风风火火出门,蔫儿啦吧唧的回来。
  辞小歌现在只想仰天长啸,这世道,物价飞涨啊!没法活了!
  一脸菜色的给殇泽穿上纸尿裤,一脸菜色的打开电脑,开始在各个招聘网上蹦跶,她要******!她要钱钱钱!
  小钱包已经不是日渐消瘦了,它这是暴瘦啊!现在就跟营养不|良的非洲难民似的,瘦的不要不要的。
  网上溜达一圈,不是离得太远的就是附近都是招全职的。
  辞小歌啃着饼干,想着明天到附近看看,大学城附近小店多,招兼职的也多。
  没钱了,只能开源节流,午饭晚饭全部靠着饼干搞定,晚上的时间全部贡献给想办法开源上面了,到了睡觉的时候辞小歌都没想起来明天要怎么安置殇泽这事。
  大早上辞小歌被闹钟闹腾醒,昨晚上殇泽什么都没干,乖乖睡着了,不过也就睡了前面的四个小时,后来的几个小时他实在睡不着了,睁眼到天亮。
  辞小歌关掉闹钟,耙了耙乱翘的头发,迷瞪着眼睛梦游似的飘到卫生间,刷牙洗脸,洗过脸后才算彻底醒过来。走出卫生间看到床上陷在被子里的殇泽,辞小歌傻了。
  OhMyGod!她忘记正事了。
  今天上学,然而要把殇泽寄放在哪儿?
  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在家吧,昨天下午就是血淋淋的教训。她要是敢把让殇泽一人在家,殇泽就敢把屋子给拆了,对于这点辞小歌一点不怀疑。
  给殇泽和自己准备早饭的空当,辞小歌又揪掉不少头发,最后决定,带着殇泽去上课。
  呜,为了房子不被拆,她拼了!今天背个大点的包,把他塞进去。
  “你一会儿跟我去学校,乖乖穿衣服,要不然把你一个人扔家里,听到没?”辞小歌拿走唯一一套完整的衣服靠近,一边威胁小孩儿,就怕他小手一挥又把衣服给毁了。
  听懂了辞小歌的话,殇泽乖乖套上衣服,把牛奶喝掉,被辞小歌放进一个超大的背包中出门了。
  把人塞进背包之前,辞小歌还不忘警告他,“好好呆着,不许乱动,不许从包里钻出来。”然后给包包露了一条缝就出门了。
  在家一磨蹭,比平时出门迟了几分钟,她得加快速度到教室才行。
  一路匆忙赶路,压根没注意自己背后的动静。
  被辞小歌塞进背包中的前几分钟,殇泽还能听话的不乱动,但是后面就憋不住了,这个地方好挤,黑乎乎的他一点都不喜欢。
  抬头看了眼上方照射进来的一道亮光,殇泽憋不住了,吭哧吭哧的站起身子,费劲儿的把拉链拨到一边,一个毛茸茸的黑脑袋从辞小歌的书包里钻了出来。
  新鲜的空气让殇泽舒服的深吸了口气,懒洋洋的闭上眼睛,头靠在背包上,随着辞小歌的步伐,背包一摇一晃,殇泽就这么睡着了。
  “诶诶,看,那女生背包里是不是有个小孩儿?”
  “真的诶!我还以为是个娃娃呢!”
  ……
  辞小歌所过之处全都是诸如此类的讨论,而当事人耳朵没那么好,没听见别人的议论,顶多只是觉得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等辞小歌后知后觉的走进教学楼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带着家属来上课的,把身后的背包小心卸下,当她看到那个露在外面翘着呆毛的脑袋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