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9章 钟爱遛鸟

  定下小屁孩的名字,辞小歌心里安定了许多,手指抚上他柔|软的头发,眼皮渐沉有了睡意。
  光了灯后,辞小歌沾着枕头立刻睡着了。
  这两天的事情已经超过了她的承受范围,她需要好好的休息。
  而在辞小歌沉睡的时候,被她揽在怀里的殇泽有了动静,原本紧闭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在黑夜中闪烁着淡淡的红光,嫣红的小|嘴微微张开,靠向那发出诱|人香味的地方,尖利的牙轻轻抵在白皙的脖子上,在他的尖牙之下是辞小歌平稳跳动的大动脉。
  在他低头准备咬下的那一刻,泛红的眸子闪动了一下,很快眼眸中猩红的红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幽深的黑色,而牙齿微微一偏,尖牙依旧咬在了辞小歌的脖子上,却巧妙的避开了她的大动脉。
  殇泽只是轻轻咬破了辞小歌的皮肤,下嘴并没有第一次那么狠,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牙,而且还不忘用舌|头在辞小歌的伤口上舔了舔,这能让她脖子上的伤口消失。
  稍微长大了点的殇泽身体内的本能逐渐显现出来,自控力也比之前那个只知道流口水的小屁孩好上了不少,否则以他今天晚上的消耗可不是只有一两滴血能解决的。
  辞小歌丝毫不知道自己在熟睡中被人采了血,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殇泽的营养补充剂。
  虽然只有两滴血,但是殇泽的脸色好了许多,体温稍微升高了一些,不再像是刚从冷冻室里出来一样。
  一夜无梦,辞小歌打着哈欠从睡梦中醒来了,很快她想起了昨晚上昏睡的殇泽,赶紧放下掩着嘴|巴的手,睁眼寻找小孩儿。
  却不想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双湿漉漉圆滚滚的眼睛,脸色红润,这会儿正对着她笑呢。
  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些的辞小歌被一个笑容迷得又找不着北了,看着殇泽的笑容自己也傻乎乎的笑了起来,唇角往上一扯两个小梨涡出现。
  看到小梨涡,殇泽的眼睛一亮,肉嘟嘟的小手伸了出去戳了戳,抬眼看看辞小歌,见她没有阻止自己,又伸手戳了戳。
  酒窝被戳了好几下,辞小歌总算有反应了,抬手当下殇泽的小爪子,笑着开口:“好了好了,不闹了,咱们起床吧,殇泽是不是饿了?”
  昨晚上辞小歌给殇泽取名字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所以听到不熟悉的名字从辞小歌口中蹦出来的时候,他疑惑了,歪着小脑袋咬着手指看着辞小歌,那苦恼的样子仿佛是在思考一件重大的事情。
  辞小歌找到拖鞋回头想跟殇泽说几句话,对上殇泽这萌萌哒的样子,立刻忘记了自己的说词。
  “呀呀?”殇泽见辞小歌呆呆地看着自己,疑惑的喊了几声。
  辞小歌这才回过神,“殇泽,你的名字,记住了吗?”
  殇泽听懂了辞小歌的话,圆溜溜的眼睛一弯,嘴角上翘,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
  见殇泽笑眯眯的模样辞小歌也跟着笑了,抱着小孩儿到了卫生间帮他擦脸擦手,然后才把自己打理干净。
  吃完早餐后,辞小歌坐在沙发上看着抓着自己手指玩得高兴的殇泽头疼了。
  这两天是周末,她才能在家照顾孩子,明天就要上课了,这可怎么办?难道直接抱着孩子去教室吗?可是不抱孩子上课去,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似乎也不好啊。
  这个问题想得辞小歌脑袋头疼了,也想出一个结果,地上倒是多了几根被她抓落的头发。
  “呀诶?”殇泽似乎看不得辞小歌自虐的模样,颤着哆哆嗦嗦的小腿扶着辞小歌的肩膀站了起来,一只手费力的扒拉着辞小歌肆虐蹂|躏头发的双手,一脸不赞同的望着辞小歌。
  辞小歌瞪大双眼看着忽然站起来的小人,嘴|巴磕磕巴巴的说不出完整的话,“你,你怎么,怎么站起来了?”
  见辞小歌不再揪自己的头发,殇泽放开了手,转道开始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嘴里还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今天早上起来辞小歌给他穿上了之前买来的衣服,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很满意的样子啊。
  “怎么了?这料子不舒服吗?”辞小歌摸了摸衣料,很滑顺,不会划伤婴儿的皮肤啊。
  殇泽没法回答辞小歌的话,只是不断地扯着自己的衣服,前几天一直没有穿衣服,顶多就用被子裹着,现在他已经习惯了光溜溜爬来爬去了,冷不丁被穿上衣服不管他躺着坐着都觉得难受。
  “不想穿?”辞小歌换了个问题。
  这回换来了殇泽的一阵点头。
  辞小歌一头黑线的看着跟衣服作斗争的小屁孩,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喜欢也得穿着,难道你想到处溜小鸟吗!”
  殇泽停下扯衣服的动作,眨巴着眼睛看着辞小歌,很显然没有理解溜小鸟是什么意思。
  辞小歌一点没不好意思,指着殇泽的开裆裤,“就这个。”
  殇泽低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管这个叫小鸟,但是莫名的不想让它暴露在辞小歌的手指尖下,屁|股往下一蹲,啪一下做到沙发上用手挡住,一手还是不死心的扯着衣服。
  辞小歌冷眼看着殇泽自己折腾,这个死孩子,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裸|奔的毛病,绝对不能惯着,要不然以后出门了难道都这么光溜溜出去?
  殇泽一张脸憋得通红,辞小歌不帮忙,他不哭不闹,两手扯着衣服跟衣服杠上了,也算这小子动手能力不错,吭哧吭哧半天还被他挣脱出一直胳膊,现在就剩一个脑袋和另一只胳膊卡在衣服里,领子卡着脖子气都上不来了,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放手,在狭窄的空间中死命的想把自己的胳膊挣脱。
  辞小歌本想指望着他自己放手的,谁知这小子死倔,说不穿衣服就不穿衣服,看着架势,憋死他也要不穿衣服。
  这臭毛病不能惯着。
  然后辞小歌弯腰,强行把殇泽好不容易挣脱出来的那只胳膊给塞了回去,板着脸看着他,“有本事再脱,脱了我还给你塞回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