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6章 方丈,快把这妖孽收了!

  小伙子说完后,坐在辞小歌身边的大娘可开口了,“姑娘,不是我说啊,这孩子不是你的吧?我瞅着他被饿得不轻啊,刚才你不注意的时候,他从我这儿抓了块小蛋糕吃了。”
  辞小歌的脸又红了,这回是羞的,涨红着脸跟大娘道歉,“大娘实在不好意思啊,这孩子是我小姨的,买票的时候我们没买到一个车厢,这孩子又比较黏我,今天早上可能起早了,给他喂奶他也不爱喝,现在估计是饿了。我先带他去找我小姨。”随口胡扯了几句话,辞小歌抱着小屁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逃也似的离开了离开了这节车厢。
  到餐车车厢上躲了一会儿,给小屁孩买了瓶牛奶喝着,趁着没人注意自己,辞小歌瞪了小屁孩一眼,刚才他是故意的,那大娘跟自己说话的时候,辞小歌看到这小屁孩偷笑了!不过碍着昨晚上的事,辞小歌敢怒不敢言,只想着赶紧到灵山寺。
  回到座位上,辞小歌也不敢在看着外面发呆了,把小屁孩牢牢抱在怀里正襟危坐。好在B市不远,过了一个小时也就到了。
  腰酸背痛的从高铁上下来,直奔公交车站,坐上了前往灵山寺的公交车。
  一路颠簸了两个小时,辞小歌终于站在了灵山寺前。
  看着香火袅袅的寺庙,辞小歌有种终于活过来的感觉,抓着一个小和尚询问主持方丈的下落,结果得知主持方丈今天不见客,辞小歌差点上手威胁小和尚了。
  后来好歹记起这是佛门重地,万一自己轻举妄动了,那住持方丈说不定更加不待见自己。
  想来想去只能换个方法,明的不行咱们就来暗的。
  辞小歌抱着小屁孩,三拐两拐躲过了来往的人,偷偷往后院摸去。
  山不就我我就山,辞小歌想的明白,既然住持不见人,那她就自己找上门。
  在辞小歌躲在一根柱子后面盘算着是往左走还是往右走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小沙弥端着托盘走了过来,远远望去,能看到托盘上放的米饭,辞小歌眼睛一转,便猜到是送给谁的了。
  这个时候正是晚饭时间,这又不是游客可以随意参观的地方,想来想去也只有那个住持方丈了。
  辞小歌藏好身形,跟着小沙弥来到了一处房间门口,见到他敲门进去,辞小歌赶紧找地方躲好,等到小沙弥走后才露出一个脑袋
  “既然来了,就别躲了。”浑厚的声音从屋内想起,辞小歌见自己被发现了也不扭捏,站在门口冲着方丈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可怜巴巴的说道:“见过方丈,小女子有遇上了麻烦事,望方丈救命啊!”
  方丈抚了抚自己的白色的胡子,“小姑娘遇上什么麻烦事了?”说着眼睛却是扫了一眼辞小歌手里的襁褓。
  慌乱的辞小歌没发现方丈的眼神,双手拖着小屁孩举到方丈面前,脑袋往后躲得远远地,撇过头不敢看前面,“方丈,你看,他他他他是不是那个什么?”
  辞小歌不光手抖,连声音抖得都跟那山路十八弯一样。
  方丈的眼神闪了闪,“是不是什么?”
  “妖孽!”即使不看前方,辞小歌也能感觉到刺骨的寒意,方丈再不出手她就要被冻成冰棍了。
  “呵呵,小姑娘说笑了,好好的哪儿来的妖孽?”方丈愣了一下,随即开口却不接辞小歌的话头。
  辞小歌不管不顾,把小屁孩塞进方丈怀里,扯着方丈袈裟的袖子就嚎开了,“方丈啊,出家人慈悲为怀,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辞小歌这嗓子一嚎,立马把别处的小和尚们召唤来了,小和尚冲到后院一看自家方丈竟然被人扯着袈裟威胁,情急之下用了武力将辞小歌强行拖开。
  等到辞小歌离自己一米远后,方丈才算松了口气,他这是差点晚节不保的节奏啊。不敢吊辞小歌胃口,把孩子往辞小歌怀里一塞,正色道:“这位女施主的情况贫僧都知道,这孩子跟你有缘,你且好好待他,否则日后必将失去你最重要的东西。”
  辞小歌看着前一刻还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忽然变成了正经神棍,她表示接受无能,心里认定了这方丈是在忽悠她,扑过去想把抱大|腿这想法付诸行动。
  可惜还没近身就被身后站着的小和尚给拦住了。
  辞小歌泪目,她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怕她把方丈怎么着了吗?
  方丈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两步,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该说的贫僧都说了,施主自己保重。”
  “喂!”看着面前缓缓合上的大门,辞小歌拔高了声音喊道,结果还没喊完就被后面两和尚用棍子叉出去了。
  没直接把她扔出去估计还是怕影响不好。
  辞小歌抱着怀里的小屁孩,泪眼花花的看着面前灵山寺的牌匾,活像一个被某个高僧始乱终弃的女子。
  还没等辞小歌擦掉眼角的泪花,大门又打开了,出来个小沙弥,递给她一个锦囊,“师父说这是给你的。”把这个锦囊塞给辞小歌以后,一溜烟跑了个没影,大门又重新关上了,仿佛后面有个大怪兽在追他。
  辞小歌打开锦囊,看到上面的内容后,面容惨淡却也不得不接受现实,神色复杂地低头看了眼正在死瞪着自己的小孩儿。
  大师说了,这小屁孩虽然来历有点复杂,而且不同寻常,但是养个小屁孩不亏,以后他会报答你的,而且这孩子除了喜欢咬人之外,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
  看着上面的话,尤其是最后一句,辞小歌差点炸了,什么叫除了爱咬人之外就没什么特别的人,每天冒着流血危险的人感情不是他!辞小歌用田螺姑娘的故事安慰自己,强行把内心的火气给压了下去。然后把这张纸撕巴撕巴给扔了,不毁尸灭迹不行啊,上面把这小屁孩怎么出生的,干了什么事儿都给写了,她能不注意点嘛。
  这也是为什么辞小歌认命的原因,她不认为方丈有这么多闲工夫调查她,而且查得这么详细,所以,她还是认了吧。多打几份工,帮小屁孩赚奶粉钱就行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