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一咬定情:吸血鬼殿下,求放过! > 第3章 又出现了!

  看到小屁孩那尖尖的牙齿,辞小歌的胸口就疼了一下,抬手摸上他尖利的牙齿,把上面的红色给擦干净。
  谁知她的手还没收回来,被她单手提着的小屁孩开始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趁着辞小歌没注意,两只小短手抱着辞小歌的手塞进了自己嘴|巴里。
  辞小歌感觉到自己沾血的指尖被软滑的东西一卷,手指瞬间被湿漉漉的口水包围了,汗毛炸立,立刻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皱眉看着伸出胳膊抓自己手指的小家伙,“你干什么?”
  回答辞小歌的是小屁孩歪着脑袋疑惑眨眼的样子。
  辞小歌觉得自己肯定是被这小屁孩给气傻了,要不然怎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小屁孩难道还会回答她不成。
  “铃铃铃——”下课铃响了。
  辞小歌晕晕乎乎收拾着东西,等到所有人走了之后才抱着肚子从教室里走出来。
  一个上午的课结束了,她都还没从自己孵出娃了这件事情中回过神来,更别提这个小屁孩一直往她身上蹭,还老是把口水糊到她身上这些恶劣行径。
  辞小歌飘飘忽忽的走出校门,幸好今天只有上午有课,要不然她还得抱着这个小屁孩去上课。
  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回家里,翻箱倒柜的寻找能给小屁孩穿的衣服或者是能包裹他的小棉被。
  一个上午的时间小屁孩都被她藏在肚子那里,抱着小屁孩整整一个上午了,结果他的身子还是凉凉的不见半点暖意,辞小歌怕小屁孩生病了或者出了什么意外。
  自从辞小歌的父母在她意外去世后,她就省吃俭用,把自己照顾的好好的,生怕自己生病了,要知道生病了可是很花钱的。虽然这个小屁孩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但是她也不能不管他啊,万一真被冻死了,她可是要被警察蜀黍带去喝茶的。
  好不容易找到一床小被子,给小屁孩裹上之后,辞小歌才有空思考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安置这个小屁孩。
  看着裹着被子靠坐在沙发上只露出一个毛茸茸脑袋的小屁孩,辞小歌头疼了。
  毛茸茸的小屁孩好可爱好萌,好想扣下自己养啊!
  可惜现实告诉辞小歌这不可能,来历不明的身份,还有养孩子所需要的负担,这些都不是辞小歌所能承受的。
  看着用乌溜溜眸子望着自己的小屁孩,辞小歌叹了一声气,站起身走到小屁孩身边,揉了揉他的脑袋,心里有了决定。
  而被辞小歌揉了脑袋的小屁孩看上去倒是很开心,咧着小嘴露出两颗小尖牙,笑得很是开心,似乎很喜欢辞小歌与他亲近。
  把小屁孩扔在客厅,辞小歌起身进了卧室,又是一顿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件宽大的黑色风衣,又找出很久以前买来的灰色棒球帽,对着镜子把帽子戴上,又把风衣的领子立起,望着镜子里被挡住大半脸的自己,辞小歌这才满意的收回了目光。
  “呀!”
  辞小歌被熟悉的咿呀声召唤,转过头,发现小屁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房间门口,一手推着挡住他去路的房门,细细的眉毛皱在了一起,似乎对这扇门很不满。
  看到门被自己推到一边,小家伙的眉眼才舒展开,傲娇的对着门哼了一声,然后继续雄赳赳气昂昂的爬到辞小歌面前,直起身子张开双手求抱抱。
  看着小屁孩的动作,辞小歌呼出一口气,蹲身把他抱起,走到客厅用小被子包好后出门了。
  一路上辞小歌压低着帽檐,双手紧紧抱着小屁孩走到了派出所附近。
  下午时分,街上没有什么人,辞小歌躲在小巷的拐角处,探出半个脑袋张望着,在看到派出所门口斜上方的探头后,默默缩回了脑袋。
  整理了下自己的风衣领子,将拉链拉到了最上面,把帽檐又往下压了几分,确保自己的大半张脸都掩藏衣领与帽子之下,辞小歌才从拐角处出来,低下头往警察局门口走去,趁着没人注意将小屁孩放在了警局门口附近。
  这是辞小歌刚才特意侦察过的,这个角度不会被探头拍到自己的脸。
  要不是因为不好解释小屁孩怎么来的,她也不用这么费工夫了,总不能抱着孩子跟警察蜀黍说这是蛋里爬出来的吧。
  蹲身把小屁孩靠着墙边放好,辞小歌没敢回头匆匆离开。
  匆匆离开的辞小歌没有发现,当她放下小屁孩后,小屁孩脸上那阴郁的表情。
  离开后的辞小歌一路心不在焉的往家里走,一会儿想起小屁孩对自己傻笑的样子,一会儿想起小屁孩从蛋里孵出来的样子……
  辞小歌甩甩脑袋,把脑子里的想法给甩开,这孩子以后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了,管他是胎生的还是卵生的,与她无关。
  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开,辞小歌的步伐轻快了不少,哼着歌一蹦一跳的回家了。
  辞小歌的家位于她大学附近的一处普通公寓中,这套房子是她爸妈生前留给她的,她的父母在她小时候出车祸死了。
  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随手把门带上,弯腰换鞋,眼睛不经意的往客厅扫了一眼,这一眼让她单脚站立的姿势变成了屁|股着地。太激动,摔了。
  辞小歌顾不上自己屁|股上的疼痛,尖叫着跑到沙发面前,看着面无表情,眼神透着凉意的小屁孩,失控的吼道:“你怎么在这!”
  不怪辞小歌情绪激动,换了谁都不会淡定的好吗。明明应该在警察局里呆着的小孩儿,现在竟这么大喇喇的坐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要知道这是个只能爬着走的小屁孩啊,辞小歌实在想象不出他是怎么一个人自己回来,又爬上五楼的。
  她家的房子属于十几年前的公寓楼,最高就是五层,并没有安装电梯。
  突然辞小歌打了个寒颤,心底泛起了一阵凉意,这个孩子肯定不是普通孩子,看着小孩儿那头毛茸茸的头发、粉嘟嘟的小脸,辞小歌哪儿还会觉得萌,没被吓死就不错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43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